「鐘雲哥,你跟赫宰哥.......沒事了吧?」

「啊?我跟赫宰?」金鐘雲稍微從當機狀態中甦醒,轉過身問。

「因為哥最近都不怎麼理赫宰哥啊。」金厲旭把抹布放進洗手槽裡搓洗著「
赫宰哥很傷心呢,所以今天才會來探班,想要跟哥破冰啊。」

「我哪有........」金鐘雲想反駁,卻發現自己在金厲旭那雙圓晃晃的眼睛的注視下無法說謊。

好吧自己確實有在不爽李赫宰。最近不知怎麼的看到那傢伙沒心沒肺傻笑著的臉就一肚子火。

可能,是因為忌妒吧。 

忌妒他時常在沒有行程時跟金厲旭跑出去玩,忌妒他可以肆無忌憚的抓著金厲旭亂開玩笑,忌妒他的麵包店開張後金厲旭是第一個去店裡消費的成員。

好像每個成員都被自己這把無名火燒過,只是週期性或時間長短或嚴重與否的差別而已。  


「我想是不是赫宰哥不小心做了什麼事讓哥不高興了?哥也知道赫宰哥就是少根筋,你不說他不會知道的。」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那天赫宰他,沒講一聲就吃了我泡菜炒飯裡的煎蛋。」金鐘雲胡亂編了個理由搪塞「你知道煎蛋是整碗炒飯的精華所在啊,就這樣被拿走了怎麼行呢?」

「啊,赫宰哥真是的,每次都因為貪吃得罪別人。」金厲旭攤攤手,把抹布晾起「回去我替哥做宵夜,特大份泡菜炒飯裡面放兩顆煎蛋。」抬起眼、漾著笑「所以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哥~」

「我跟赫宰早就沒事了,你看我們剛剛不是挺好的嗎?」面對那純粹無暇的笑靨,金鐘雲頓時感到心裡的糾結和怨妒舒坦了許多,甚至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抱歉。不過能因此吃到金厲旭做的宵夜,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幸好哥不生氣了。今天做電台放送時一直很擔心,好幾次差點說錯話呢。」 


金鐘雲彎著眼笑了。金厲旭就是這麼善良、這麼溫暖的一個孩子啊。

走到他面前,伸手摸摸他的頭「你這孩子,像天使一樣呢。」

金厲旭抬起頭,看看金鐘雲揉著自己髮的手,然後望向他細長深邃的眼眸;金鐘雲懾溺在金厲旭軟髮的香氣和望著自己晶亮的眼神裡,什麼也沒說,只是那樣看著、微笑著,滿是寵溺。

時空像是靜止似的片刻,響起的手機鈴聲劃破了寧靜。

「呀金鐘真!不來咖啡店跑去哪裡鬼混了?」金鐘雲一接起電話就把新仇舊恨全部向話筒那頭的弟弟吼去「約會?你小子膽子越來越大了,敢翹班啊,嗯?反正薪水我照扣,沒得商量。還有我今天要回宿舍,幫我跟媽說一聲。」然後又皺著眉嚷嚷了好一會兒才掛電話。 

把手機收進口袋,卻看見一旁的金厲旭正摀著嘴咯咯的偷笑著。

「你笑什麼啊?」

「你們兄弟感情真好,很可愛啊。」  
 


「誰跟他感情好啊。」 
  

「鐘雲哥你真的很不坦白耶!明明就很疼鐘真還害羞不承認。」金厲旭指指貼在牆壁上的拍立得「這是跟鐘真去日本玩的照片吧。哥不是說放假想跟家人一起所以才沒跟我們去希臘的嗎?」

金鐘雲暗自想著:沒跟你們去希臘是因為不想看到你跟曹圭賢兩個人整天黏在一起啊。

「我很羨慕鐘真有一個這麼疼自己的哥哥。從小家裡就只有我一個小孩,親戚也不多,所以我一直很希望能有哥哥或姐姐。」
金厲旭淡淡的說著「能在我被班上的小混混欺負時替我揍扁他們,能教我功課、教我做勞作,一起唱流行歌跳流行舞,能跟我分享在工作或是生活中的事情,像朋友那樣的親近。可是終究,我還是一個人孤伶伶的長大了,直到現在。」

金鐘雲從那淡然的神情裡看見一縷深沉的落寞、似曾相識的孤寂。

突然的,金鐘雲覺得那人不再是印象裡那個懂得堅強懂得成熟的金厲旭,而是個和自己一樣害怕寂寞,渴望被關懷、被愛著的孩子。其實從剛認識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嗎?所以才想走進他的世界、想保護他守護他,讓他的心被填得滿滿的、暖暖的。


瞬間,那些以為已經消逝的感覺全然回流,竄進四肢百骸,穿梭在理性和感性的知覺神經裡。

只是,當年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推開的彼此,在相隔這麼多年、經歷種種誤解和歲月隔閡出的陌生之後,一切,還來得及嗎?

「厲旭啊,你知道嗎,這間咖啡店的名字是用我的生肖加上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人的生肖來命名的,所以叫Mouse Rabbit。」金鐘雲悄悄地走近「Mouse代表我,至於Rabbit代表的是誰,你要不要猜猜看呢?」 

「啊?不就是鐘真嗎?」

金鐘雲搖搖頭,腳步移得更近。

「不是鐘真,那會是誰啊?」金厲旭歪著頭努力想「屬兔的就是87年生的嘛,87年有誰啊,鐘真、起範、還有.........」彎著手指數著,猛的想到什麼而突然停下。


「還有你不是嗎?」金鐘雲幾乎是靠在他耳邊低喃出這句話。

金厲旭感到呼吸一滯,慌忙的轉過身去,卻不小心撞在咖啡架上;金鐘雲從後圈住他,為他擋住從架上掉下來裝著咖啡豆的袋子。

「哥你沒事吧?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金厲旭趕緊回過頭查看金鐘雲有沒有受傷,但金鐘雲卻是閉著眼,下顎抵著他的肩,輕淺呼吸著,收緊了環繞在胸前的手。  
  

「那個,鐘雲哥,可以放開我嗎?我們這樣好像有點奇怪耶。」

「厲旭啊,」金鐘雲輕緩的呼著氣,用低沉的嗓音喚著他的名字「有些話我早該告訴你,卻一直拖到現在。我以為我會沒有勇氣說,可是我發現如果不說,我會後悔一輩子的。厲旭啊,你想要有親哥哥或親姐姐這個願望我無法幫你實現,但我會待在你身邊,保護你、照顧你,分擔你的心事和煩惱、替你趕走悲傷趕走寂寞、給你快樂,做你的寄託、你的靠山、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最重要的人。如果你願意讓我成為那個人的話。」 


「我以為哥不喜歡........」 

「對,我不喜歡CP遊戲,因為那是為了取悅飯們才做的。可是我喜歡你啊,厲旭。我不要跟你做什麼CP,我們得是real才行。」 

「鐘雲哥.........」有什麼在金厲旭的眼裡閃動著,水汪汪的、明亮澄澈。 
  
 
 
金鐘雲將他轉過來面向自己,溫柔對視「在我心裡,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那,可不可以也把你心裡最重要的位置交給我呢?」  


  


歌曲結束,坐在後台椅子上補妝的曹圭賢噘著嘴瞪著鏡子裡的金鐘雲。

「再瞪鏡子都要被你瞪出洞來了。」

「哥你今天很奇怪耶,幹嘛老是黏著厲旭?哥平常不是不愛做這種fan service的嗎?」  


見曹圭賢滿臉醋意的模樣,金鐘雲暗自嘆息,到底還有多少情敵要擺平啊。

「再怎麼說我們才是官配,你少來攪局。」

「哥你還好意思說,fan service這麼少藝旭飯都要爬牆了。」

「那好啊,我叫她們爬去賢敏牆吧。」

「呀!金鐘雲!」

舞台邊PD喊著要上台了,金鐘雲略過在一旁鬼吼鬼叫的曹圭賢,上前直接牽住金厲旭的手。

「曹圭賢你聽好,第一,要叫我鐘雲哥;第二,你說我們的fan service太少了是吧,那從現在開始我會努力補足的。」然後在曹圭賢還來不及反駁時,拉著金厲旭往燈光逐漸亮起舞台中央跑去。

尖叫聲從四面八方湧進,金鐘雲緊緊握住金厲旭的手,笑得燦爛;金厲旭待在金鐘雲身旁,感受兩人掌心交疊傳來的溫度,也笑著。

現在的我們,很靠近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於藝旭:

這篇藝旭是曹阿關小姐的生日禮物喔!!!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藝旭(雖然他們真的不高調),不過寫藝旭文還真的是第一次,傾向那種不甜不虐淡淡的文風,不知道壽星還喜歡嗎?ㅋㅋㅋ 

然後跪求有人能推薦或是寫學長學弟的藝旭文給我嗎XDDDD 我要看純純的校園愛情故事(誤)

最後雖然已經過了,但還是要祝壽星曹阿關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