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圭賢感到一陣暈眩,吃力的睜開眼,卻只看得見左半邊的視野。

他照著李晟煥所說的地址來到一處偏僻的廢棄工廠,走進去一片漆黑。突然,又重又快的一擊打在腦袋上,瞬間失去平衡而倒向地板,險些暈厥過去。 

前方的視野轉為明亮,李晟煥坐在那兒,臉上帶著的是嚴絕的冰冷。

「晟煥哥?」曹圭賢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抹去從額角流下浸滿右眼眼眶的血。


「你可終於來了。準備好欣賞我為你準備的精采好戲了嗎?」李晟煥從椅子上站起身,慢慢走向他「要先聽劇情導讀,還是直接開演呢?」指指不遠處平台上躺著的人「演員都已經準備好了呢。」

「你對他做了什麼!」認出失去意識躺在那裡的人就是金厲旭,曹圭賢激動不已,想上前卻被身後李晟煥的手下給抓住「如果想報復針對我就好,別把他牽扯進來,這不關他的事!」

「哈哈哈,曹圭賢,看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我真替你感到可悲啊。」李晟煥歇斯底里的大笑起來「金厲旭是替我做事的人,你不知道吧?」 
 

原本掙扎著的曹圭賢一瞬間愣住,瞪大眼,滿臉錯愕。

「他是我用來報復你的計畫之一,因為我要你嚐嚐被人背叛的滋味。所以
從他出現在你面前的第一天開始,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為了讓你掉進陷阱所設的局。想不到吧,這個溫柔體貼的可人兒從頭到尾都是在演戲呢。」

「他不會做這種事的,他不是這樣子人。」聲音顫抖著。

「是嗎?」李晟煥輕蔑的訕笑著「那麼你知道他以前是個靠欺騙別人感情來獲得商業機密的商業間諜,這件事嗎。」一字一字加重語氣「比起以前的工於心計,演這種兩小無猜的愛情戲碼對他來說實在太容易了,也難怪他只需要耍點小手段你就對他付出真心。可惜啊,你這麼愛他、這麼相信他,他卻只把你當成任務對象而已。」  


李晟煥的話像針一樣刺進曹圭賢心裡,一根一根深深紮入,又痛又麻。

一個個片段從他腦海中閃過。

那人第一次出現在家門口提著大包小包的模樣,那人穿著圍裙在廚房作菜的模樣,那人拿著酒杯微醺的模樣;那人笑得溫暖可愛的模樣,那人生氣對自己吼著的模樣,那人在醫院裡為受傷的自己哭腫眼的模樣。

那人被自己吻住,那人被自己牽上,那人靠在自己懷裡,那人睡在自己身邊;

那人說你會相信我嗎,那人說一直待在這裡不要離開,那人說每晚牽著我的手陪我入睡讓我有個好夢好嗎,那人說不要走,那人說...........


『我愛你。』  

所有片段依舊清晰、無比深刻。怎麼能相信,這一切只是個謊言,從沒真實過呢? 

「不可能.........」曹圭賢失神的用力搖著頭「金厲旭你快點醒來,告訴我他在說謊,快點說啊!」轉向金厲旭的方向喊著「快點說啊!拜託你.......說啊.........」頹然的、失去力氣的、近乎絕望的,聲嘶力竭。

躺著的人似乎動了下手指、睫毛微微顫動著,卻仍然沒有恢復意識。如一具被囚禁在鎧甲中的軀體, 靈肉依在,卻無法擺脫禁錮。

「我答應過,如果完成任務就不會再干涉他的生活。」李晟煥漫不經心的點起菸「他是個聰明人,躲著你、避得遠遠的,唯恐你跟他之間還夾雜著感情。本來,如果你因為被他傷害了而恨他,那麼我會讓你帶著那樣的痛苦那樣的恨繼續活著;可是你沒有,沒有恨他、沒有因為他的背叛和謊言而感到痛苦。所以說,我怎麼能放過你,又怎麼能放過他呢?」 

走到平台邊,吸了一口菸、再深深吐出,濃濃的白菸飄散而下圈住金厲旭那張無害的臉。

「他的手段傷害不了你,沒關係。」彈了彈手指,焦燙的菸灰落在金厲旭的手臂上,留下灼熱的紅印「但如果我傷害金厲旭,你會不會感到心痛呢?」

「不准碰他!」曹圭賢喊著嚷著,不停扭動、掙扎著「你要怎麼對付我都可以,不要傷害他!」 

李晟煥把菸丟在地上,使了個眼色,旁邊的手下一腳把曹圭賢踹倒在地,三五個人圍上去一陣狠打;在曹圭賢覺得全身疼痛近乎碎裂、呼吸開始困難、即將失去意識時,那些人停止了動作。

李晟煥在他面前蹲下、用力扯起他的頭髮「真可笑啊曹圭賢,口口聲聲說你愛晟敏,結果現在又跟金厲旭拉拉扯扯。這就是你說的愛,對晟敏的愛嗎?」伸手拿了瓶礦泉水澆在他臉上「你可別昏過去啊,不然就要錯過接下來即將上演的好戲了。」湊近他,以只有兩人能聽到的音量說「我已經準備好要跟他好好敘舊了。你嚐過他了吧,可真誘人是不是?但不知道他是在你的床上比較熱情,還是在我面前比較淫蕩.........」


「李晟煥!!!」

見曹圭賢因憤怒而扭曲的表情,李晟煥揚起笑更是得意。 

「別看他好像是睡著了,其實他還是有知覺的,對他做什麼他都能清楚感覺到。這就是迷幻藥的魅力所在啊。」放開手,站起身拍了拍衣角,走回平台邊。


接下來發生的事像是很遙遠,卻又活生生血淋淋的呈現在眼前,那般的驚悚。

金厲旭痛苦難耐的呻吟一聲聲打進曹圭賢的耳膜,像子彈貫穿過心臟,那般致命。

他哭喊著,想用最後一點力氣去阻止,卻被一旁的人拖回去;再次撐起手肘,卻遭受到更多凌虐。

即便如此,他仍不死心的一次又一次嘗試,嘴裡喊著那人的名字,儘管地板上盡是他爬行過而留下的斑斑血跡。



聲音止住了。

李晟煥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坐回椅子上。


「好戲上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厲旭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對你的..........QAQ

然後不要問我為什麼曹圭賢只有被打趴的份無法還手
因為他一開始就被偷襲了嘛 (其實是作者懶得寫打鬥戲碼XDDDD)
(曹:...................................)  
 
 


※ 問:  


話說平常我都是用google瀏覽器。

有一天改用火狐開無名,結果竟然發現我文章裡的字全部黏在一起(驚) 

可是換成IE或是google又是正常的了。

由於本人對排版這件事極度龜毛,常常為了這段要空幾格空格在那邊糾結半天,所以當我發現火狐竟然毀了我的排版就莫名的感到傷心........

有人可以告訴我到底為什麼火狐要這樣對我嗎?(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