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站過來一點,記者要拍照了。」

特哥在隊伍的另一頭喊著。

平時我誰的話都不聽只聽特哥的, 可現在身體跟心都在反抗,雙腳留在原地動也動不了。

最後是金厲旭把我推了過去。

「專業一點。」他輕聲說,替我把帽緣壓低「21個月,很快就過去的。」   

閃光燈啪啪啪的響起,眼睛有點痛。

我吸了吸鼻子,望向隊伍中央那個理了平頭、咧嘴笑得牙齦外露的人,慢慢收回視線。

 
「我會等你。」

「等什麼啊,傻子,我回來就換你去啦。」

他摸摸我的頭溫柔的笑著。

他不知道我是多麼艱難的開口對他說出這句話,也不知道這句話帶有多少認真的意義。
  
 
 
 
 

只是笑著,然後轉身,去履行他身為一個男人該做的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你放著自己的咖啡店不去,一天到晚跑去赫宰哥的麵包店幹嘛?」   

「你管我。」 

「唉,曹媽媽真可憐,兒子像潑出去的水一樣都不回家幫忙的。」


 
「偶吧怎麼突然要這麼多簽名照?」

「朋友整天吵著跟我要,都快煩死了。妳說如果他們知道少女時代私底下的樣子,還會把妳們當成女神嗎?」  
 
 


「我也很好奇如果偶吧的飯知道你私底下其實很幼稚、沒禮貌又愛生氣人超差還會愛你嗎?」


 
「圭賢Xi?請問有什麼事?」  


「不好意思,突然打給妳這樣有些唐突吧?可是有事要拜託妳幫忙,所以........」

「沒關係的。如果幫得上忙我一定會盡力去做。」  




赫宰啊:
                我親愛的兒子,過得好嗎?得好好照顧自己啊。       
                不用擔心我們,也不用擔心麵包店,一切都很好。
                我們赫宰上輩子是修了什麼福氣,才有這麼好的成員?
                對我們很照顧啊,可惜你姐姐有男朋友了,不然媽媽想要多個兒子。
                上次說想吃辣炒年糕,等放假回家媽媽給你做吧。
 
赫宰哥:
                收到我的信開心吧~你人緣這麼差一定只有我寫信給你對吧ㅋㅋㅋ
                哥在軍隊生活得很好吧,因為哥像蟑螂一樣生命力旺盛啊~~~
                其實有點擔心,像哥這麼沒眼色又天然呆的個性,似乎很容易得罪別人啊~
                特地拜託少時妹妹們準備很多簽名照給你,要好好使用喔^^
                不要太感動偷哭喔,記得以後也要對我這麼好才行~
                對了,麵包店生意很好,伯父伯母也很健康。
                我會一直等著哥,要成為帥氣的男人回來喔~fighting~撒朗嘿~



赫宰:
                聽圭賢Xi說你有些感冒,可是怕我擔心所以沒說。
                傻瓜,該告訴我的呀!不然我就是個失職的女朋友了。 
 
                準備了補藥跟補品給你,記得按時吃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我很不喜歡開車。

可是難得他放假,又難得其他成員都有通告只有我閒著。

所以就算是一大早他嚷嚷著要去那家遠得要死的餐廳吃飯,我連眼睛都還睜不開就點頭答應了。 
 


 
四月的風從車窗吹進來,舒爽宜人。

他把手伸出窗外,手掌觸著鼓鼓清涼,握住又放開。

又曬黑了不少。手臂結實了,本來就有稜有角的側臉線條更加分明。

可從沒變過的是,那如四月的天氣般爽朗明亮的笑容、透澈澄淨的眼眸,依舊。 

「把手收回來吧哥,很危險的。」 

風聲有些大,話語似乎傳不進他耳裡。

於是我伸過手,把他晾在外頭的手給拉進來。  
 
    

十指緊扣的,牽住。           

「放開啦,這樣我很不舒服欸。」

「誰叫你不聽話,盡做些危險的事。」  


「我會流手汗啦。」 

「不會臭就沒關係。」 

「呀!」 

這時廣播節目放起我們的歌。

如昔日默契的手舞足蹈,模仿成員們的聲音和動作,大聲笑著、鬧著。 


「再過6個月哥就退伍了吧。」 

「嗯。等我回去後,你就準備從代理領舞的位置退下吧。」 

「哥那麼久沒練舞早就被我超越了好嗎。」 
  

「是嗎,那好下次不止是sorry sorry,Mr.simple的獨舞也給你跳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部隊前一晚、他生日那天,成員們舉辦了個簡單的生日會。  

禮物是兩個鮮奶油蛋糕。
當然,是用來砸的。  

「呀!曹圭賢!」 

這是報多年前在演唱會上的仇,哈哈。



「哥。」

「幹嘛?」他站在洗手台前把臉上的奶油洗掉。  

 
「生日快樂。」 

「知道了,你這個臭小子。」

「哥。」  


「又怎麼了?」 

靠向他,在他耳邊說著。 

他抬起頭,對著鏡子裡的我笑了笑。

然後轉過身給了我一個似微風般輕巧的擁抱。


늘 고맙고 사랑한다


나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