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把曲子寫好就閉上嘴跟我走。」

 

厚實大手牢牢圈住手腕。

金厲旭完全無法思考曹圭賢帶自己來到電視台的原因,腦袋胡亂翻攪著、熱呼呼的。

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太過張揚,那些無法定義的情緒太過猖狂,在心裡鬧騰著。

 

「吶,給你。」曹圭賢拿著像是識別證的東西在金厲旭面前晃了兩下。

是一張工作證。

「這可不是隨便誰都拿到的啊,完全是靠人脈啊人脈。」

「我們現在是要做什麼?不會是要去哪個電視節目跑腿打雜吧?」

「你是待在家裡太久腦子生鏽了吧?!」曹圭賢斜著眼,嘴角勾出微妙的角度「還是說其實你的志願是在電視節目當工作人員而不是作曲家?要不,我去跟認識的前輩打個招呼,給你安排個電視台的工作?」

「呀,你講話怎麼還是一樣討人厭啊。」金厲旭撥開眼前那張工作證,鬆脫了被握住的手腕「不管你要做什麼,不要把我牽扯進去。」往後退了幾步,拉出一段過於安全的距離。

「就這麼不想靠近我嗎。」那是個平靜的陳述句。本該是不帶任何起伏,卻隱約感覺到些什麼「也是。一聲不響離開首爾、要哥哥們別告訴我你手機的新號碼、知道會有我出現的場合就刻意避開,這樣再明顯不過了。」

眨了眨眼,黑色瞳孔裡蕩漾起一池波瀾,緩緩化開、緩緩平息。

「這一次合作,你是考慮清楚才做決定的吧。既然決定了,那在計畫結束前,接觸是必然的。如果我們無法溝通、無法交流,有辦法好好合作嗎?」往前邁進一小步,停住「我知道你顧慮的是什麼。從開始我就沒有那樣的想法,只是單純的想再回到朋友關係而已。現階段看來,我們是無法回到那樣的關係;但至少以同事身分做出的關心,你應該接受、該相信的吧。」

「我沒有擔心過。」視線移向那人左手無名指上低調款式的銀戒,再向上轉、對上那人注視著自己的眼神「只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誤會或麻煩,也不想再互相牽扯。不過似乎是我敏感過頭了啊,連同事間該有的禮貌往來都給忽略了呢。在計劃結束以前,我們就以這樣的關係舒服的相處吧。」

那在計畫結束以後呢?曹圭賢想問,卻突然沒了講出前面那番話的勇氣。

又或許是,心裡早就知道答案。卻沒有勇氣聽那人親口說出。

「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做了個深呼吸,緩解了內心片刻的沉重,對著那人展開笑顏;

而那人,也露出了笑,一個卸下武裝、美好如初的明媚笑靨。

卻在轉過身的瞬間,眼底閃過一絲憂傷。似湖水般澄澈剔透、卻冰冷而幽深。

 

而同樣的傷,也在轉過身看不見的背後,不著痕跡的劃過那人的臉龐。

 

 

 

 

「卡—!!! 休息十分鐘。」坐在導演椅上的男人吆喝著。

攝影師放下手中的器材,經紀人、造型師、髮型師圍上前替演員擦汗補妝。

演員休息區裡的其中一個男孩朝場邊角落望去,立即露出欣喜的表情,揮了揮手、走了過去。

「圭賢哥~」男孩乖巧的湊到身邊,滿臉燦爛;在看見一旁站著的金厲旭後連忙收斂表情、禮貌的鞠躬「你好,厲旭前輩。」 

金厲旭點頭示意,微微挑了挑眉。

眼前這個鞠躬問候的男孩不是別人,正是即將演唱自己製作歌曲的新團師弟,也是那部當紅水木劇的男主角。

先前在公司製作會議上見過幾次,除了公事之外,僅止於基本的問候,連對方是幾年次、出道曲叫什麼名字都不清楚;雖然這孩子笑起來的樣子是那麼的單純傻楞,像極了當年EXO團裡的都暻秀,那個自己特別疼愛的孩子。

更是不清楚這孩子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曹圭賢熟稔起來,沒了前後輩的緊張關係,反倒像是同齡朋友一般無所顧忌的說著平語;甚至是在電視劇劇情進入高潮、電視台為了防止劇情提前洩漏,嚴密控管拍攝現場進出人員的當下,連探班的工作證都能給,交情遠比想像中來得深。

似乎從以前就是這樣。

不管在哪裡,曹圭賢總是擁有能迅速融入環境的社交能力,讓前輩愛護他、讓平輩親近他、讓後輩尊敬他的魅力。

掌握分寸的對談、禮貌卻不失幽默的進退應對,他就是這樣一個圓融得體的人。

「怎麼對我就表現得那麼拘謹,差別待遇喔。怎麼說作曲家是我啊,不是該打好關係才是嗎?」

「啊,不是啦前輩,我...........」

看著小師弟想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驚慌模樣,金厲旭不禁笑了出來;曹圭賢搖著頭裝作感嘆的說什麼時候你學會用前輩的口氣調侃後輩了,真是個不可愛的前輩。

隨意閒聊幾句,直到遠方傳來工作人員的呼喚:「朴燦勳Xi,下一場戲要開始了,請過來做準備。」小師弟才連忙鞠躬道別。

「以後也叫我哥吧。」在朴燦勳離開前,金厲旭這麼說道。

 

 

 

 

攝影機燈亮、鏡頭對上的瞬間,金厲旭看見了截然不同的朴燦勳。

不是乖順可愛、帶著天真傻氣的大男孩,而是完全投入角色、置入主人公性格感情甚至是靈魂的專業演員。

吶喊、咆嘯、痛哭、暴怒,不同於透過螢光幕上所呈現的那樣,每個極端的情緒反應、每個表情動作都是那麼的真實而觸動。

 

認識金厲旭的人都知道他是個電視劇狂飯,行程再多、活動結束後再累再疲憊,犧牲睡眠也要抓時間追看ON檔劇,甚至還會上討論區留言。

金希澈曾在電台裡說過,在宿舍金厲旭會一邊開著電視關心劇情進度、一邊拿著手機檢視飯們對於Super Junior的談論和評價,可憐兮兮的對自己說『哥~怎麼辦,主人公太可憐了~』或是『哥~原來還是有很多人不喜歡我們的啊,好傷心..........。』之類的的話,再再證明金厲旭最在意的兩件事情是:人氣和電視劇劇情。

 

曹圭賢瞄了眼站在身旁看得入神、甚至已經淚眼汪汪的金厲旭,露出淡淡的笑。

 

他想起某個行程結束後的夜晚,自己擁著金厲旭躺在飯店房間床上,兩個人湊在平板電腦前收看當時非常火紅的一部日日劇。

老實說當時自己根本沒心思理會平板電腦裡播放的內容,腦袋裡除了濃濃的睡意,還有一些深夜時分會產生的念頭。

摟在腰上的手來回摩娑著,溫熱的氣息噴灑在頸間;把臉湊進唇邊,卻被懷裡的人一掌推開。

「你擋到我了啦。」

頓時,曹圭賢強烈感覺自己失寵了。原來世界上除了長頸鹿以外,電視劇也是自己的情敵。

低落的心情、沉重的眼皮,曹圭賢抱緊懷裡那副柔軟溫熱,漸漸進入睡眠狀態。

迷迷糊糊中,聽見金厲旭對自己說:「如果能去一次拍攝現場就好了。圭賢啊,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替喜歡的電視劇寫OST。」

自己好像回答了什麼。然後,愛人主動覆上的熱情親吻,奪取了記憶。 

 

「你還是一樣這麼容易入戲啊。」

「在現場看感覺更強烈嘛。」

「記住你現在的感受,把它們用在作曲裡。不然你的眼淚就白流了。」

「我知道啦.......」抹了抹眼角,傾吐出細小卻是意義非凡的語句「謝謝你,曹圭賢。」

 

兩人並肩站著的角落裡,靜著。

有什麼東西正發酵著、躁動著,卻又如此平靜;

流動著的是過去曾有過的什麼,或是現在有過的什麼,說是改變,卻也未曾改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久不見^^

大家好,似乎很久沒在文章下面留言跟大家說說話了呢,所以來報告一下近況。

最近開始工作了,生活很忙碌卻很充實;但是對於偶吧們的關心程度,嗯,分給主君的太陽了(喂XDDD)

我真的很佩服有在工作還能定期更新的作者們,你們是神啊!!!

每天回到家洗完澡後就攤在那裡不想動,看完兩集韓劇就馬上昏迷,寫文什麼的根本不要妄想(←其實是自己懶惰又愛睡)

所以我想,以後如果某兩隻沒有發生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重大事件(?),應該就是以月更的狀態出現。

本來有過『反正現在才寫四集,那就華麗的棄坑,當作沒這回事吧~』這樣的想法,但當初在架構這個故事時花了我很多心血、想表達的想法也很多,就這樣放棄覺得很可惜,當然也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

因此,不管還剩多少人在看,我還是會努力把這篇寫完。

謝謝有持續發摟還會不時冒上來留言替我打氣支持鼓勵我的親古們:)

 

喔對了,關於文章內容,我決定做一個小小的修改。

一到四集的最前面,都會以一段內心陳述作為開頭。我相信有用心看文的親古應該看得出來那是以厲旭的立場所做的陳述,而這些陳述或多或少都會跟每一集底下的文章內容有關聯。

但由於本人靈感枯竭寫不出來+為了文章的完整性,決定把從第二集開始的開頭刪除,只留下第一集作為楔子。

就請大家當作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吧(←又開始不負責任)

 

好啦,我的報告就到這邊。

有任何問題或是想說的話歡迎留言給我,但不要問我下次什麼時候出現(汗)

就這樣囉~ 안녕: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