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掉音響,音樂靜止。

姜宇斌把手交疊在胸前,眉頭緊鎖、面色凝重。

「怎麼了哥,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好?」金厲旭小心翼翼的開口。

依照以往的經驗來看,這樣的反應這樣的神情,百分之九十九不會是個好預兆。

按下搖控器、取出Demo帶,姜宇斌站起身,收斂起臉上的嚴肅「曲子很好聽,是一首很有記憶點的歌,以商業角度來說絕對適合當作戲劇OST。可是,我要的不是這種琅琅上口的Hook Song。」伸出手,指著自己的左胸口「我要的是能觸動人心的歌曲。」

「哥是在質疑我對曲子的用心嗎?」聽到這樣的評論,金厲旭先是錯愕,隨之是微微的怒氣。

 

在解散的前幾年,他陸陸續續嘗試作曲,雖然做出來的作品跟名作曲家比起來相差甚遠,但他總不吝於向人請教,該修正、該精進的,他一樣不漏一樣不少的努力做足,一點一滴累積實力;解散以後,沒了合約的束縛,他開始放手規劃、實踐自己的夢想,臻於成熟的作品逐漸嶄露頭角,由他製作發行的歌曲皆大獲好評、攻占排行榜前幾位的名次,證明、肯定了他的實力和能力。

但姜宇斌一席話,直接否定了他所構築的所有。

包括他對音樂的熱情和投入、對夢想所做的付出和心血,以及對工作所注入的精神和執著。

就這樣以一句『商業化』概括,要他怎麼甘心?

 

「你很久沒戀愛了吧。」那是個斬釘截鐵的肯定句。

「啊?」

「音樂是騙不了人的。我從你的音樂裡感受到的是精緻的音符組織和技巧高超的旋律編排,而不是有血有肉的情感。作曲家應該是藉由音符編織畫面,把自己內心想傳達的東西像說故事一樣用音樂呈現出來。如果你不願意投入自己的記憶和感情,那麼做出來的東西會感覺少了些什麼,即使歌手的歌聲再美、曲調再華麗,都無法跟聽眾產生連結、引起共鳴。」

聽到這兒,金厲旭完全愣住了。

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打住,一片空白。

「哥不是質疑你的能力或是懷疑你的用心。我聽過你之前製作的曲子,知道你的實力在哪。但製作像這樣談論深沉感情題材的曲子,你是第一次,難免會有不足或疏失的地方。這是連你自己都沒注意到的盲點,我會這樣直接說出來不止是對於這次合作的要求,也是希望對於你日後的發展能有幫助。」

「我明白,宇斌哥。對不起,剛才講話有不禮貌的地方,還請哥見諒。」金厲旭從驚愣中回過神,站起身,做了個九十度鞠躬「謝謝哥的指正,我會盡快把曲子改好交上來的。」

「你能明白就好。」姜宇斌拉開笑,輕輕捶了一下他的肩「你小子,別老是專注於工作,有空去談談戀愛吧。要不,哥給你介紹對象?」見他還陷在問題裡苦思不語,無奈的聳聳肩「也是啦,這種事急不來。但製作曲子可是有期限的啊,趕快去找個能夠觸發你的機緣,不論是什麼都好。」

 

觸發的機緣?

金厲旭愣愣的重覆著語句,眼前一片迷茫。

 

 

 

 

推開會議室大門,門後等著的是站在那兒不知道聽見多少談話內容的曹圭賢。

眼神像是一潭澄靜的湖水、不起任何波瀾,卻深不見底,籠罩著一絲肅謐的氣息。

隨即而來的是那厚實有力的大手,準確的擒住微涼發顫的手心。

「你幹嘛.......」

「帶你去一個地方。」

曹圭賢頭也不回的拉著他直直往地下停車場走去。

突然被握住的手,讓金厲旭頓時陷入當機狀態,好一會兒後才反應過來而感到莫名其妙,硬是停下腳步和那人拉扯對峙著。

「我說過了吧,我們只是作曲家跟歌手的關係,所以不要像朋友那樣約我吃飯還是幹嘛的,那會造成我的困擾。」

「你也知道你是作曲家啊。」曹圭賢鬆開本來握緊的手,眉間微微聳立「到目前為止,你有拿出身為一個作曲家該有的態度和實力嗎?我雖然從解散後就沒再唱過歌,但接下這個工作後,每天都會來公司跟老師練唱,為錄製做準備;但是你呢,已經不是第一次寫曲,卻表現得比新人還不專業,到底有沒有敬業精神啊?」

「我........」金厲旭不自覺的咬緊下唇「對不起,是我沒有做好該做的本分。」低下頭,垂墜的瀏海蓋住那對盈霧的眼,卻掩蓋不住眼裡的黯淡和落寞「我是一個很差勁的作曲家吧。也許根本不該接下這個case,太不自量力了吧。」

「照你這樣說,把你找來作曲的宇斌哥、還有因為信任你而組成製作團隊的每一個人,不都是看走眼的傻子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不然是什麼意思?懷疑自己的能力,就是懷疑信任自己的人的眼光啊。」

「我只是......找不到方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啊。」

此時此刻,金厲旭覺得全身的力量好像被抽乾似的,輕飄飄的、卻又沉甸甸的。

好需要一個港灣讓自己停靠,緩一緩疲憊、緩一緩憂傷,包容住自己的脆弱和膽怯,療完傷後再次輕裝向前、重新踏上旅途。

這麼多年以來,早已習慣一個人去面對困境,也一再的告訴自己不需要依靠;可不知怎麼的,就在那人抓住自己手的那一刻,像是抓住了汪洋中的浮木,將自己的軟弱和害怕全盤依附,渴望從那人身上得到些什麼,任何東西都好,只要能讓自己不再繼續向下沉淪。

 

似乎是感受到金厲旭眼底那即將淌溺的危急,曹圭賢再一次拉起他的手;

在身後的人開口前率先發話。

「如果想把曲子寫好就閉上嘴跟我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