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厲旭坐在機場大廳的椅子上。

望著大落地窗外頭天空裡那道又長又白的飛機雲,輕輕嘆了口氣。

十幾個小時後,自己已經在另一片土地上了吧。
 
 
※ 


 
「不要離開我。」 

金希澈說出這句話時的神情是那樣絕頂的美艷而悲戚。  
 
一瞬,打在朴正洙的視覺神經上,筆直的貫穿,清晰而灼熱。

有什麼東西閃過腦海。那是,曾經。
 
曾經絕望像場怎麼也醒不來的夢魘、一座永夜的極地,冷冰冰的啃食自己凋零著的生命。

是這個人給了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啊。

他說:呀,你要補償我啊。因為你讓冷都魅力男金希澈陷入愛情,變得一點都不冷都了。

怎麼補償呢? 問著,嘴角勾起美好弧度。

他笑著,靠近耳邊,細語:一輩子都跟我在一起吧。  
 


怎麼會忘了當時的允諾呢? 

從來自己就只是獲得的那一個,而不是給予的那一個。

現在就這樣離開,是食言、是背叛,是太過於自私了啊。

朴正洙恍恍抬起頭,對上上方金希澈哀漠的視線,顫動著嘴角,似乎想說些什麼;

同時,醫護人員紛紛跑過來,合力把他給拉了上來。  

被拉回平地後的朴正洙像是副沒了魂魄的空殼,全身軟綿綿的;金希澈接住差點跌倒的朴正洙,用力抱住,很緊很緊的。  

「沒有我的允許,你要是敢就這樣離開,就算做鬼我也會把你給追回來。」 

感受到金希澈緊緊擁著自己的力度,朴正洙先是愣了愣,接著伸手撫上他的背,緩緩開口。 

「對不起。」

然後在兩人相融的體溫裡,流下眼淚。



金厲旭坐在病床邊的小沙發上,低著頭;朴正洙靠躺在半升起的病床上,眼裡沒有焦距的直視前方。

兩人都想開口,可誰也無法先說出話。

就這樣任由沉默肆虐,在只有幾坪大的單人病房裡,無聲喧囂。  

房裡什麼都是冷的。冷的空氣、冷的氛圍、冷的心。 

只有掛在朴正洙側臉那抹淚是溫熱的。

「厲旭啊.......哥對不起你。」

「該道歉的是我啊,哥。如果我以前不去做欺騙傷害別人的事,現在也不會是這種局面,也不會連累到你了。」 

「可是你是因為我才會........」

「這是我自己造成的,怪不得別人。哥沒做錯什麼,不需要自責的啊。」


「但是我沒有辦法原諒自己啊!我怎麼能看著你痛苦還假裝沒事、假裝我沒有一點責任,這樣繼續生活下去?」
 
「哥,」金厲旭抬起頭,伸手輕放在朴正洙冰涼的手背上「如果你一直這樣自責,那麼痛苦不會結束,你、我、希澈哥、圭賢都是。與其這樣,哥為什麼不能放過自己,讓所有傷痛在這裡結束?」  

「結束.......取決於我嗎?」朴正洙轉向他,愣愣的問。

金厲旭點點頭,握住他的手。那是比陽光還要暖的溫度。


「哥,我們離開韓國吧。」   

 
※ 

 
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在美國的醫院裡了吧。

不知道住院的資料手續辦妥沒有,醫院的食物吃不吃得慣,希澈哥有沒有順利找到住的地方?

當時應該跟著一起過去的,可是三人在韓國的資產包括車子、房子這些東西都得處理掉才行,零零總總一堆事要辦,所以才會一個人留在仁川。


回到之前和朴正洙一起住的房子待了幾天,四處奔波打理各種雜事,也忙著趕緊將這房子出售。

好在最終是找到買主,順利簽了約。

交屋前一晚、也是待在韓國的最後一個晚上,忽然懷念起
以前常跟曹圭賢去的那間咖啡屋,於是便到那裡坐坐,緬懷著那些再也無法回去的時光。

只是後來發生的事完全是始料未及。

自己最終還是失控了。 

也許是想到離開韓國後,這輩子可能再沒機會見到他,便想讓自己再任性一次。

最後一次,可以忘卻悲傷、完全擁有彼此的時刻。


機場廣播著即將起飛的班次。

金厲旭站起身,拖著行李箱,往登機門走去。


越過這扇門後,是獲得了什麼,也失去了什麼。

但不論是獲得或失去,都是自己的選擇。 

如果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就留在這裡吧別帶走。 

金厲旭告訴自己。


再見了,曹圭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閒聊:

聽說明天是世界末日,那麼就末日前來發個文吧XD

如果能順利躲過末日活下來,聖誕節再來發43集吧~(YEAH第一次有存稿可以使用)

最近好喜歡K.R.Y~~~都快忘記自己是赫飯這件事了XDDDD(欸你)

拜託有生之年一定要讓我存夠錢去韓國跟偶吧告白(?!)  


是說SJM回歸+五巡讓我感覺荷包不妙啊QAQ

然後最近看了一篇很可愛的赫海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