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光十色沾染冷色夜幕。
 
街道旁大聲喧笑著的男女、沸騰的電子樂、閃著彩色燈光的招牌,一切都躁動了起來。

在染了色的光景前,金厲旭有些迷茫。
把心一橫,挑了間PUB走進去。

裡頭吵雜擁擠,香菸、酒精、慾望,在稀薄的空氣裡蔓延穿梭。

穿越人群,金厲旭挨近吧檯邊角落的位置,調酒師推了杯酒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我沒點這個啊。」

「這是請你的。」是個長得好看的年輕男子,眼神隨著話語在他身上流轉了一圈,帶點曖昧的成分。 
壓著酒杯的杯墊上寫著一串電話號碼。

聞言,金厲旭笑了笑,把身子往前傾,湊近那男人耳邊說著話;拉過他的手,用手指在掌心寫著字。

曹圭賢坐在吧檯
另一頭,在看見這一幕時瞬間垮了臉。

這是在調情的意思嗎? 


耳鬢廝磨了好一會兒,金厲旭喝完杯子裡的酒,起身離開吧檯走向中央舞池。

舞池裡人們互相靠近,撫摸、搖擺著,快感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裡極速攀升。


曹圭賢推開幾個朝自己貼過來的女人,撥開人群,在聲光靡亂中尋找著;終於在離舞池不遠處找到金厲旭的身影,但卻是自己不想看見的畫面。

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把金厲旭壓在牆邊吻著,雙手不停在他身上遊走;金厲旭攀著那男人的背,閉起眼,投入、回應著。

頓時,曹圭賢像中槍一樣,腦袋是一片死寂的空白,胸口疼得發燙;想上前狠狠揍那男人一拳,卻怎麼也移不了腳步。 
 

「我們換個地方吧,嗯?」男人輕咬著他的耳朵說。


睜開眼,對上在那男人身後望著自己的曹圭賢的視線。 

隱約感覺到金厲旭迷濛的眼神裡帶著些許恐懼,那麼的徬徨、無助;但卻僅僅只有一秒、像是錯覺般,在視線飄開後消失無蹤。 


金厲旭朝那男人點點頭,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往PUB外走去。 

到門口時他回過頭,剛才曹圭賢站的位置已經空了。 


終於還是死心了吧。  



 
那男人拉著他進了附近的一間旅館。

在櫃台領完鑰匙,電梯門一關上便迫不及待的撲過去吻著他的頸窩。 

「等等...........」金厲旭驚慌的躲開。目的已經達成,現在該思考怎麼脫身。

「你喜歡慢慢來嗎?」男人玩味的笑著「沒關係,反正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可以慢慢玩。」  


出了電梯,走到房門口,那男人掏出鑰匙轉開門把。

金厲旭想等下要是進房間就危險了,於是在他背後小心的開口。

「不好意思,我有點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都已經到這裡了才說不要,存心耍我嗎?」男人回過頭,臉色變得陰沉。  
 


「真的很抱歉,我........」

「是你先點了火,現在該好好替我滅火才對啊。」抓住他的手,用力甩進房間「在我還沒滿足以前不會放你走的。」

關上門,那男人饑渴得像頭野獸,撲向他粗暴的扯著他的衣物;金厲旭使勁掙扎著,但對方比自己高大太多,力量在情慾的趨使下更是大得驚人,任憑他怎麼掙扎就是擺脫不了箝制。

「放開我!」  
 

「裝什麼矜貴啊?會去那種地方玩不就是想找人上床嗎?」男人邊說邊舔著他的脖子「省點力氣留著等下用吧,我已經等不及要看你在床上是什麼模樣了.........」 

突然,碰的一聲巨響,箝制身體的力量消失;接著聽見一聲清脆的聲響,像是什麼東西碎裂了,然後是一陣慘叫。

金厲旭愣愣的抬起頭,看著站在自己身旁滿臉怒火的曹圭賢,還有一旁摀著不斷滲出血的鼻子、倒在地上哀號著的男人。


「滾。」目光銳利如刃,彷彿能刺穿心肺將人肢解剖劃。  

那男人嚇得連忙起身,跌跌撞撞、半走半爬的逃出房間。  

望著那踉蹌而漸漸遠離的背影,金厲旭還有些失魂,怔怔的站起身。

「那個,我...........」 

話未說完,就被曹圭賢困進牆壁和胸膛之間的空間裡,直直盯著。 眼裡的慍怒尚未平息。


「你到底在幹什麼啊金厲旭!」他幾乎是用吼的說出這句話「那種地方有多危險你知不知道?明明酒量不好還要喝濃度那麼高的調酒,還是陌生人給的,被下藥怎麼辦?還不怕死的隨便跟別人走,你不知道會去那裡的人都是生活複雜的人嗎?你想證明什麼,證明自己也跟那些人一樣放浪嗎?」

說到這,發覺自己有些失控,也發現金厲旭眼底尚存的餘悸,於是克制住情緒放軟了語氣。


「如果你不想要我再出現在你的生活裡,我會離開。不要再用這種方式傷害自己了。」把他擁進懷裡,緊緊的、卻是無限溫柔「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害怕你會被那個人傷害。所以我管不了那麼多,一路跟來這裡,把房間門踹壞、還揍斷了那個人的鼻梁,完全失去理智了啊。」輕埋在他頸間,聲音有些哽咽「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我不想看到你受傷。」

然後慢慢放開他,別過頭,吸了吸鼻子。

「走吧,我送你回家。」緩步走向門邊「放心,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你不想見到我的話我就不會再出現了。」   

金厲旭站在原地,看著他即將觸碰到門把的手,心裡盪漾起陣陣漣漪;在他拉開門跨出腳步時,忽然洶湧,成為驚天波濤,淹沒了思緒、淹沒了理智,也淹沒了最後一道防線。

「不要走。」 

身後傳來微弱的聲音。

曹圭賢停下腳步,回過頭。是疑惑、是驚訝、是複雜。 他想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不要走。」

金厲旭哽咽著,顫抖而堅定的說出那三個字。


緩緩走上前,抱住曹圭賢。 沒有任何猶豫的,擁抱。   

就讓我任性最後一次吧。


那一夜,淚水潰堤、思念氾濫。

曹圭賢緊緊擁著金厲旭,一次又一次替他吻去眼角的眼,一次又一次在他耳邊輕聲安撫著。

沒有過問原因,只是盡全力的給著安全感、給著自己的愛。

懷裡的人疲憊的睡去。曹圭賢不敢闔眼,深怕他會像曇花開謝般在一瞬間煙消雲散。


撫過他皺著的眉間、臉頰上殘留的淚痕,怎麼相愛會是這麼痛苦不堪的呢?

能不能把你的悲傷苦痛都給我,讓我來承擔?

眼皮漸漸沉重,曹圭賢再次抱緊懷裡的人,祈求著自己再度張開眼睛時,還能感受到那人的體溫,還是被需要、渴望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布點文活動得獎者:

是的,該是時候公布獎落誰家了~~~

先感謝有參與留言的各位,是說看了大家點文的菜單我覺得還滿有靈感的,也許改天有空我會偷偷拿來寫也說不定XD

然後我是用抽籤的方式選出菜單的,而且很誇張的是,我想說要跟擲筊一樣抽三次(哪招),結果三次都抽到同一張籤!!!(驚)


看來這位孩子是命中注定要雀屏中選吧XDDD

好啦,所以到底是誰中選呢?

醬醬醬醬~~~恭喜曉婷赫海文過三關斬三將(?)獲得最後勝利 


YEAH~可是我還沒有靈感,所以可能要到明年才能上菜喔.........(逃)

ㅋㅋㅋㅋ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