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

傳進耳裡的聲音帶著些許熟悉,但語氣卻又不是那麼的似曾相識。

曹圭賢努力將視線對焦,發現自己右半邊的視野因為貼上紗布而一片漆黑,只能依靠左半部的感官;消毒水的味道和白色房間讓他知道自己正身處在醫院,身上的傷口已經做過處理,但隨之湧上的疼痛感因逐漸復甦的意識而加深,令他想坐起身的念頭被重重駁回。


「我幫你吧。」聲音的主人靠過來,小心的扶起他。

曹圭賢這才看清楚那人的臉,而從剛清醒後混濁的思緒裡跳了出來。 

「在熙哥?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又怎麼會........」看了看四周,這一切早已超出他的理解範圍「厲旭呢?他在哪裡?有沒有受傷........」硬是撐起身體想下床,卻因扯動到傷口而吃痛的跌坐了回去。

「別亂動,萬一碰到傷口發炎或是化膿就不好了,會留疤的。」崔在熙將他扶起,以不觸碰到背部傷口的姿勢重新安置在位置上「是我帶你來這裡的。厲旭在另一間病房,他沒有受傷,只是還在昏睡中。醫生替他洗過胃也做了檢查,等殘留在他體內的藥效退了後就沒事了。」拿起一旁床頭櫃上的水壺,往杯子裡斟「放心,這裡是我們老闆家族專屬的私人醫院,很安全。」 

「你們老闆?」曹圭賢轉了轉眼球,試著讓腦袋活絡些。

「對,這就是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崔在熙緩慢的倒著水
「接下來我要說的可能有點難理解也有點複雜,但還是請你耐心聽完。我是MR集團的總裁特助,因為老闆的指令而出現在厲旭的生活裡。我負責觀察他的一舉一動並且隨時回報,包括他身邊出現的所有人。」不疾不徐,語氣平穩從容「所以我會成為厲旭的同事、跟他變成朋友,這些都不是巧合,而是我的工作。」 

轉向曹圭賢,見他臉上露出防備的表情,淺笑著,把斟滿了的水杯放在他跟前

「我知道這聽起來似乎有點像是陰謀之類的行為,但相信我,我們老闆絕對不是在打什麼壞主意,而是為了救他才這麼做。」 

「難道說他們認識?」


「不止是認識。他們,是彼此的初戀。」 

轟的一聲,曹圭賢愣在當下,只聽見自己腦中傳來類似爆炸的聲響,接著是一陣嗡嗡的耳鳴聲,占據了自己的思維空間。不是不知道初戀情人這個名詞的存在,只是出現在這個時間點太過出乎意料,也太過令人措手不及。 

「當年老闆之所以跟厲旭分開,是不想讓他捲入家族的內鬥跟集團紛爭裡、不想打亂他平凡的生活。所以這些年來,老闆即使覺得愧疚,還是狠下心斷絕跟厲旭有關的一切。直到半年前,老闆徹底掌權集團和家族的所有事業後,才開始打聽厲旭的消息,也才知道原來他被人威脅和控制。老闆一方面派我注意動向,一方面在黑白兩道間拉攏部屬,畢竟對方跟我們集團是合作的關係,在黑白兩道勢力也不小,不能輕舉妄動。本來老闆打算等厲旭一離開韓國就動手,沒想到對方竟然先下手,把他從機場帶走..........」說到這,崔在熙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像是嘆息般的吐出「接下來的事你都知道了。」 

曹圭賢將這一連串的來龍去脈吸收進腦子裡開始分析消化。

所以金厲旭果真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但那是受到威脅;

要不是自己,金厲旭現在應該能跟朴正洙和金希澈過著安穩的日子。

所以記憶裡那行走在火光中擁有酒紅色頭髮的男人,崔在熙口中的老闆,是救了他們的人;同時也是那個金厲旭向自己提過只丟下一句『我要結婚了』就消失了、傷透了他的心甚至讓他想不開的,初戀情人。
  
所以,他一直惦記著他,佈署一切解救他;所以,他回來了,為了他。 

「在熙哥,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很抱歉在發生這麼多事情後跟你說這些,只是站在工作的立場,我必須完成老闆的吩咐把事情交代清楚。厲旭清醒後情緒想必不會太穩定,如果連你都處於慌亂的狀況那怎麼行呢。所以我得先把你的思緒給釐清,你才有辦法照顧厲旭,對吧?而且站在朋友的立場,我也希望你能先想清楚之後再去面對厲旭。」

「我不明白.......」
曹圭賢以為崔在熙之所以告訴他那些,是在宣示些什麼。

關於金厲旭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沒有真的愛過自己,關於自己給了金厲旭多少傷害,關於自己守護不了金厲旭,也關於自己是不是沒有資格待在他身邊。

「看你的表情好像是誤會了啊。」崔在熙看透了他內心的疑惑「你認為你現在為什麼會安好的坐在這裡,而不是被燒死在那座工廠?那是因為對厲旭來說你是很重要的存在,而你對他也是同樣的想法啊。」神情溫吞,溢著笑「那次你來找我,我給了你厲旭的地址,其實是個測試。因為這樣我才確定你對他的心意有多堅定,也是因為這樣老闆才放心把厲旭交給你。」 

「交給.....我?」曹圭賢愣愣的重覆著語句。

所以那個人所做的一切,不只是為了金厲旭,也是為了自己嗎?

所以那個人的出現不是為了重拾些什麼或是挽回些什麼,這樣的用意嗎?  

「是啊,你是值得相信的吧?」

曹圭賢想開口,喉嚨卻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噎住而沒有回答。 崔在熙不悅的挑了挑眉。  


「怎麼,難道你會因為發生了這些事而打算離開他嗎?」 

「不是那樣的!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在經過這些事情後,我不知道他會怎麼想,也不知道我們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彼此。」 

「你們之間的事我幫不上忙,等厲旭醒了再好好跟他談談吧。」崔在熙走過去輕拍他的肩「我該離開了,你好好休息,
有什麼需要跟醫院裡的人交代一聲就行。還有,別忘記你答應過我的那些。」

「知道了,在熙哥,謝謝你。」曹圭賢低頭看看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抬起眼,揚起一抹淡淡的笑「也替我向你們老闆說聲謝謝。」眼底卻是沉沉的悲傷和未知的茫然。

崔在熙朝他揮揮手,轉身走出病房。 

  





  
不遠處,酒紅色頭髮的男人站在病房外,眉頭深鎖,隔著玻璃窗凝視著病床上依然沉睡著的人。

崔在熙走向他,恭敬的鞠了個躬。

「都交代清楚了?」

「是的。」

「那我們走吧。」

「鐘雲哥,真的不等厲旭醒了再走嗎?你們這麼多年沒見........」  
 


「不了,我不想增加他的負擔。況且他現在已經有想守護和守護他的人了。」男人將視線從玻璃窗移開,換上一概的鎮定「走吧,我們還有事情得去處理。有人該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代價。」

邁開腳步,在轉身離開前還是忍不住往窗內望了一眼。


只是一眼、一個瞬間,卻是無比的悸動和無限眷戀。


『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我給不了的,就由你的他來完成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於劇情:

大家應該有猜到紅髮男子就是大雲哥吧?! (提示這~麼明顯)


等了40多集終於可以放大雲出場了XD    


偷偷說,其實大雲在第30集(第一段)有出現過喔!!! (誰會知道那是在講大雲啊)

至於厲旭曾經跟圭賢提過自己的初戀情人,這是在第10集裡面發生的;

而最後在熙跟圭賢說『別忘記你答應過我的那些』是指第39集他們見面那次所聊的內容。 


呼~連我自己都有點忘記要去翻前面的劇情出來看,所以替大家複習一下XDDDD 


然後其實Mate快要完結了呢。


一方面覺得好開心終於要寫完了,一方面又覺得很捨不得,心情很複雜啊QAQ
 

※ 閒聊:

昨天買票很不順利,站第一個結果沒買到,還遇到一個沒腦的人+ 一個沒品的神經病= = 

幸好我的歐逆有陪我去不然自己一個人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好把希望放在五巡上了QAQ

And曹圭賢生日快樂  (←跟前文根本不相干的結尾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