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哪位?」
 
前一晚宿醉未醒的頭痛加上一大早被吵醒的起床氣,金厲旭接起電話口氣不是太好。

「呀臭小子!敢對你哥我說半語,不想活了是不是!」

「啊希澈哥!」金厲旭從床上彈起來,立即清醒過來「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皮給我繃緊一點。欸朴正洙你不要煩,我先講完再換你啦.......」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吵雜聲,顯然是兩個年紀不小的男人正幼稚的爭奪著話筒。


「呀金希澈!躲進廁所這招太卑鄙了吧?開門!」似乎聽見砰砰砰的拍門聲。

「吵死了,乖乖在外面等啦!」門裡的人扯著喉嚨回應道。

「哥還真有精神,不是才剛到目的地嗎。」  
 
 


「在飛機上睡了不少,加上時差的關係,難得朴正洙那弱質體力到現在還有力氣跟我吵。」經過一番拉扯,金希澈顯得有點喘「聽聲音你是剛起床吧,你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睡,美國那邊不是都中午了嗎?不會是忘記今天新房客要搬進來的事情吧?」

「啊?什麼房客?」

「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沒有動靜,還帶著些許疑惑的味道,金希澈再次扯開喉嚨「呀呀呀你都沒看email嗎?不是叫你隨時注意的嗎!你哥我為了替你找一個合適的人作室友花了多少功夫你知不知道啊!」

金厲旭稍稍把話筒拿離耳朵以免自己被金希澈的吼叫給震聾。 


似乎有那麼一點印象,朴正洙說這麼大的房子只有他一個人住不太放心,於是金希澈發了招租公告還自告奮勇的說要替他篩選房客;但隨著兩個哥哥出國旅遊去,以為招租的事會就此擱置,也就沒花心思去留意、漸漸淡忘了。

「抱歉啊哥,最近餐廳的事比較忙所以沒注意。」金厲旭重新把話筒貼回耳朵上,撒嬌著求和「別生氣嘛,知道哥最疼我了,替我找到合適的人選真的很感謝。」

「哼,要不是朴正洙每天在旁邊嘮叨,這種麻煩事老子才不幹咧!」金希澈雖是咕噥著發牢騷,語氣卻明顯放軟許多「總之事情我辦好了,就這樣,先掛啦。」

「等等希澈哥,你還沒......」話筒傳來嘟嘟嘟的聲音,還有自己喉頭裡那幾句來不及說完的話「還沒讓我跟正洙哥講到話啊。」 







  
門鈴在下午兩點鐘響起。

金厲旭隨意套了件外套,推開大門走出去。

穿過院子,一邊在腦中想像會是什麼樣的人站在門外,一邊思考著不知道這人個性好不好相處之類的問題,抱著既期待又忐忑的心情拉開石板路盡頭那道欄杆門。



在節節分明阻隔退去的瞬間,熟悉的輪廓在眼前緩緩敞開、逐漸清晰;

像是什麼東西撞進腦子裡,呼吸一滯、一股溫熱感湧上心頭,洶湧著,同時奪去了的心跳。 

「嗨。」

彷彿是來自上個世紀那樣的遙遠,此刻卻近在咫尺,久違的問候伴隨著低溫所致的白煙從那好看的唇角吐出。

以為不會再有相見的那天、以為就算見了也只會是在夢境裡,可現在竟踏踏實實的站在自己面前

那個讓自己無法遺忘停止不了思念的人,千真萬確,是他。 


「欸,別人跟你打招呼你不回應還一直盯著人家看這樣很沒禮貌耶。」那人挑著眉說。

金厲旭想開口說些什麼,可太過於震驚只能瞪大眼望著對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外面好冷喔,我們還是先進去再說吧。」呼了口氣、搓了搓手,提起放在地上的行李箱直接往裡頭走。


等金厲旭回過神,那人已經步入庭院中央的位置。 

「喔~院子很大啊,完全喜歡。」

那人睜著圓圓的大眼睛興奮的環顧四周,開了大門,像是回自己家一般的神色自若;

進門後甚至很自動的從鞋櫃裡拿出拖鞋,就這麼大剌剌的穿上然後踩上室內地板。

「有落地窗呢,可以看到外面的風景真不錯。」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後頭丟出一句沉重的語音。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轉過身來,笑著「簽了約、繳了錢,不住進來那要去哪裡呢?」 

「你就是新房客?」

「對啊,要我拿契約書給你看嗎?」  

金厲旭猛的全明白了。覺得錯愕、覺得荒唐。 卻也,覺得感傷。

「別開玩笑了,我們不可能再作室友。」

「為什麼不行?」  

「原因你很清楚不是嗎。拜託你不要讓我為難,看是要先去旅館還是哪裡,住的地方我會再幫你找,請你離開吧。」 

「不要這麼無情嘛,才剛來就趕我走........」

「曹圭賢!」  

幾乎是用全身的力氣喊出那人的名字。 然後,紅了眼眶。

曹圭賢注視著他,緩緩走過去,眼裡沉浮著某種感情,溫暖、柔和而深刻;伸出手,撫去他眼底的水氣,輕輕擁住他「好久,沒聽你叫我的名字了。」 

無視那人扭動著欲掙脫,收緊了手臂、把人牢牢栓進懷裡擁著。 

「一年前你問我愛不愛你,我說不知道。現在,我的回答還是一樣。」  

本來安靜下來的人又開始躁動,曹圭賢笑了笑,拉開兩人擁抱的距離,摟住他的肩膀和他對視。

「可是,我決定來找答案了。既然我不知道真正的你是什麼樣子,那麼我們從室友這個身分從頭開始,我會慢慢認識你、瞭解你,重新體會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有預感,我會喜歡這個真實的你,然後愛上你。而在我愛上你之後,我也會努力讓你愛上我。如果努力過了還是沒辦法的話到時候再說分開也不遲。
厲旭啊,給我一個找到答案的機會,好嗎?」  

曹圭賢誠懇的說著,握在肩頭的力度是那麼真實而堅定、凝望著的眼神像是可以把人融化一樣的炙熱,一字一句撞進心底,敲擊著封閉已久的某個部份。

 
—  它正一點一滴的龜裂。 光芒,隱約從裂縫中探出頭,等著破繭而出。


金厲旭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認真表明心意的模樣,本來揪緊著痛著的心臟,被忽然襲上的暖意包圍、完完全全包覆;原本存在著的糾結、掙扎和偏執,也在波波暖流中悄悄化開。
   
「可是我,已經不完整了啊。」

曹圭賢感覺心抽痛了一下。他知道金厲旭指的是什麼,是身體或心靈所受的傷,那些無法彌補了的殘缺。 

拉過他的手,放在自己右臉那道疤痕上「我們都一樣。」  

沒有人是完美的。你和我都是。 

「你的臉........」那傷痕猙獰太過,刺痛了金厲旭的眼,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了出來。

「怎麼,覺得醜所以嫌棄我嗎?」曹圭賢裝著難過的趴了眉。

「不是。」 

「那你哭什麼呢,傻子。」手指輕劃過那人眼睫的水珠,柔柔笑著「而且就算你嫌棄我我還是會賴在你身邊不走,你就做好會被我長期糾纏的心理準備吧。」 

「傻子。」伸手撫上那人的側臉,也笑著「你才真的是傻子。」 


 
—  光芒萬丈,驅趕黑暗、驅趕寂寞,萬彩明媚。   

 
「那請問金厲旭先生,可不可以答應傻子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一起面對,不要再丟下我了好不好?」 
 
「嗯,不會了,我不會再那麼做了。」

「我要你跟我約定。」伸出小指,像是討糖吃的孩子一般。

金厲旭踮起腳尖,直接吻上那人的唇。在即將離開時被那人一把攬過,深深吻住。 

那一瞬間,悲傷、疼痛、誤解一一遠去,留下的是感動、理解、珍惜,揉進這個美好溫柔的時刻裡,在兩人交疊纏綿的氣息中,展開另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  
 

 





 
落地窗外飄起了雪,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  

不需要許願了。因為最美麗的願望,已經實現。
 
「請多指教,roommate。」金厲旭抱住那人的腰,倚在他胸口。

那心跳和自己是相同頻率的跳動呢。

「不要。」曹圭賢把人圈在懷裡,湊近他耳邊輕聲說「我們,可不能只是這樣啊。」


—  因為我們,是soulmate啊。  




  


                                                                                                                     (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ate是伴侶的意思。

用這個名字來命名的意義是,寫著兩個人從一開始最單純的roommate,經過爭吵、拉扯、誤解、傷害,從淚水和疼痛中,發現了愛、發現了想要珍惜對方的心意,最後以堅定的心一起面對、一起走下去,成為彼此的soulmate,這樣的一個故事。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要經歷那麼多傷痛才能相愛? 為什麼這故事要糾結成這樣?

我會說,因為真實人生就是如此。那些太過美好的幻夢並不存在在現實生活裡,相反的它是複雜的、無奈的而且不堪的;我想寫的是一個有血有肉,帶著真感情、真實生活氣息的故事,因為曹圭賢跟金厲旭帶給我的真實感實在太過強烈。

我想用單純的文字,描寫出他們之間最純粹動人、最真切而深刻的感情,希望能透過這些文字讓人感動、體會,並且記在心裡感同身受。

謝謝你停下腳步閱讀,謝謝你留下足跡讓我知道你來過,謝謝你告訴我你感動了,謝謝你跟我一起發現了他們的美好。

四百零一個日子,八萬七千五百六十八字,說不完的感謝、說不完的感觸。


感謝一路支持我鼓勵我的每一個人,你們真的好重要好重要。

我愛你們:)  

 
賢旭Mate,正式完結。 2013.03.1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