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裡?」一醒來便看見金厲旭穿戴整齊站在門邊,曹圭賢坐起身焦急的問。 

「去樓下櫃台,問問看有沒有頭痛藥。」 

「頭痛?不會是發燒了吧?」曹圭賢從床上爬起來,大手按上他的額頭。

「沒事。」金厲旭朝他淡然一笑「昨天喝了酒嘛。」  


「那是。」曹圭賢放下手「以後不能喝比紅酒烈的酒,要喝酒也只能跟我喝,知道嗎?」 

「知道了。」金厲旭轉身開了門,卻移不開腳步「那個,你拉著我的手,我沒辦法走。」

忽然的被身後的人一把攬進懷裡,抱住。 

「不會再像上次一樣丟下我吧?」輕聲問。

「嗯,不會。」輕聲回答。

「我要你跟我約定。」很認真的看著他。

「好,約定。」
伸出小指。

曹圭賢也伸出手,卻是捧上金厲旭小巧的臉,吻住。  


細碎交疊的氣息在顫動的眉睫下深邃,曹圭賢不禁伸手按住金厲旭的後腦,加深這個久違的親吻。

直到耗盡彼此的氧氣才肯結束。 

「以後就改成這樣吧。」嘴角勾起一抹痞痞的笑「都是大人了,該用成熟一點的方式作約定啊。」 

「什麼成熟,根本是19禁的程度啊。」金厲旭抹著嘴抱怨。

曹圭賢假裝沒聽見,蹦蹦跳跳的回床上躺著。 

「欸,記得順便問有沒有提供早餐,我好餓。」伸了個懶腰說。

「什麼啊........」才剛溫存完馬上露出使喚人的本性了啊這傢伙。

金厲旭無奈的笑著,再次拉開已闔上的房間門。 


猶豫了下,還是回過頭,一雙眼柔柔的望向床上的人。 

「圭賢,」那是個溫潤和煦的神情「我愛你。」 

「嗯,我也是。」微笑,有什麼在眼裡閃耀著,溫暖而明亮。 

一種氣氛,透過隻言片語,在空氣裡瀰漫開來。

暖暖的,恬淡。

只是在金厲旭關上門的瞬間,曹圭賢忽然有種感覺。

這樣的美好,似乎只能停留在這裡了。  





遲遲等不到人回來,曹圭賢開始感到焦躁不安,有種壞預感即將成真的感覺。

匆匆離開旅館,一路找回那間獨棟小屋。

小屋前停著一輛卡車,工人進進出出將一件件傢俱搬進屋內。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棟屋子已經換了新主人。


「請問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

「這我不清楚耶,金先生把鑰匙交給我就走了。你是他朋友嗎?要不要打電話給他........」  



機械式女聲不斷重複,一次又一次宣告手機主人像空號一樣消失了。  

在第幾百次播出號碼的同時,手機嗶嗶嗶的響了幾聲,顯示過熱。

啪—  曹圭賢把手機甩了出去。


「呀,金厲旭,因為你,我真的要瘋了。」 

又再一次被丟下了。

以為抓住了希望,一瞬,卻徹底被打進絕望的深淵。


這次連再見也不說,就這樣走掉了啊。

只留下回眸時那個溫暖、現在想起卻是多麼諷刺的,碎裂而模糊的笑容。 

原來不只女人有第六感,男人的第六感也是準確得嚇人。 

手機在地板上翻滾幾圈後停住。 

只能停留在這裡了吧。

一無所有的自己,好像再也擠不出任何一點力氣,去追、去愛、去相信了。  


 





 
回到首爾,車程顛簸加上心緒混亂,身心飽受折磨而感到疲憊不堪的曹圭賢一進門就往沙發倒去。

一旁矮桌上電腦的視訊電話響個沒完,應該是李赫宰從美國打來的,可他現在沒心情理會,略過通話埋頭繼續睡。

不知睡了多久,手機響起。

曹圭賢煩躁的伸手按了結束通話鍵,不一會兒卻又響起。

正當他想再度按下拒接時,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讓他猛然清醒,立刻坐起身、接起電話。

「晟煥哥?」

「金厲旭這個名字你應該不陌生吧。想見他嗎?還是說你恨不得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他?」

「哥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不過是準備了一齣好戲,現在就等你來揭開序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