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才會下雪呢?」

金厲旭望向街道旁樹上掛著的裝飾燈串,離聖誕節還有一個月呢。

「好想跟你一起看初雪。」

能待在你身邊直到第一場雪的降臨。

那是我最美的願望。


 
 
只是沒想到,夢碎得這麼突然,令人措手不及。



「上車。」


那輛車停在公寓不遠處。 

李晟煥抽著煙,神情異常平靜,卻是更加懾人的冷冽。

「現在幾點了?」許久,他開口,語氣輕飄飄的,像具魂不附體的空殼。

「八點五十分。」金厲旭看了看錶小心的回答。


「再十分鐘,」他仰起頭吐出一口煙「一切就結束了。」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李晟煥熄掉手中的煙,往後靠在座位裡,閉上眼。

「晟敏出車禍那天,我趕到醫院去時,他躺在病床上,身上蓋著白布。掀開布,那畫面有多可怕你知道嗎?那麼漂亮的臉,被燒得焦黑、血肉模糊,我根本不敢相信那是我的晟敏吶。」

他說,依舊是同樣平淡的神色,可語氣中帶著些許顫抖。

「醫生宣告死亡,那時候是九點鐘。所以晟敏死後的每一天,我都會在這個時間禱告,希望慈愛的神能眷顧他,讓他在另外一個世界不用再受苦。同時,我也發誓一定要替他報仇,要讓對不起他的人付出代價。過了一年,這個誓言終於要實現了,就在今天。」  
 
 


張開眼,望向夜色那頭一盞盞通明的燈火。

「可惜啊,就這麼讓那小子死去,太便宜他了。」

金厲旭這才意識到那冰冷的視線望向的那頭正是他們住的那棟公寓,瞬間大概有一萬種可怕的想法從他腦中掠過,亂了分寸的他慌張的拉著門把想走,卻發現車門早已鎖上。

「你最好別上去,子彈是不長眼的,如果不小心被打到了那麼你的正洙哥該怎麼辦呢?」


「拜託您不要這樣!晟敏的死不是圭賢的錯啊,如果說要付出代價,失去晟敏的心痛和自責對他來說已經最大的懲罰了,您為什麼要趕盡殺絕,甚至要他的命呢?您跟圭賢都是晟敏最愛的人,晟敏一定不會希望看到你們這樣子........」

啪— 。 話未說完,李晟煥便一掌揮在金厲旭臉上。

「你懂什麼!」那張淡漠的臉開始因憤怒而扭曲「我跟晟敏相處在一起二十幾年,直到曹圭賢那傢伙出現,承諾說會好好對待晟敏,我才把晟敏交給他。結果他是怎麼對他的?失去晟敏我比他更心痛,所以我要讓他也嚐嚐晟敏受的苦。可是你啊,愛上了那小子吧?我說過別讓我失去耐心,既然你下不了手,那今天我就直接做個了斷吧。曹圭賢死了,你跟朴正洙也省了不少麻煩,這樣不也挺好的嗎?」

「求您不要殺他,您要我做的任務我會在最短時間內完成........」

「我已經沒有耐心再耗下去了。啊,八點五十七分了呢。」  


「求求您李先生,您讓我做什麼都行,求您了!」金厲旭抓住李晟煥的衣角哀求著。

李晟煥看了他一眼,冷笑。 
 


「看看你,多悲哀啊!明明可以脫離卻硬要淌這攤渾水。我說過如果事情順利結束會送朴正洙到國外去進行治療吧,想想他的情況還能撐多久?你打算為了曹圭賢不顧朴正洙的病情繼續拖下去嗎?」 

「正洙哥是我最重要的人,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圭賢死啊。」金厲旭哽咽著「所以求您了。」
 
「為了曹圭賢,你什麼都願意做?」

金厲旭點點頭。

「把衣服脫了。」

「什麼?」

「我說,把衣服脫了。這對你來說不算什麼吧?為了完成任務,應該跟不少人睡過吧?」

「我.........」

李晟煥靠近金厲旭,濃濃的煙草味、凌厲的眼神和氣息令他喘不過氣。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只剩一分鐘了喔。」 




「不是提早下班嗎,怎麼還是這麼晚回來?」曹圭賢扁著嘴抱怨。

「因為想到家裡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繞去買宵夜所以晚了啊。」金厲旭亮了亮手中的袋子。

「是米腸湯嗎?好香。」曹圭賢接過袋子,伸手攬過他的腰,卻被輕輕推開。

「你先吃吧,我要去洗澡了。」

「你這是在暗示我什麼嗎?」拉著他的手,曹圭賢笑得曖昧。

「色鬼。」金厲旭推了下他的額頭「快點趁熱吃啦。」

「不要,我要等你洗好出來再一起吃。你洗快一點喔! 」
 


關上門、打開水龍頭,熱水灑下。

水流中參雜些許鮮紅,匯流向排水孔,在蒸騰的浴室裡無聲消逝。

疼痛、屈辱,都沒關係了。 

金厲旭低著頭,在喧雜的水聲裡,痛哭。  
 
 

 

「快點過來,我超餓!」一走出浴室,立刻聽到曹圭賢在餐桌那頭的嚷嚷。


「就叫你先吃你偏不要我有什麼辦法。」

「兩個人一起吃比較好吃嘛。」  
      
  
 

 面對曹小朋友的任性,金厲旭無奈的笑笑,打開冰箱。


「你要喝什麼?汽水好嗎?」他轉過頭問,曹圭賢放大的臉孔迎面而來,直接貼上他的唇。

「別鬧啦,不是說很餓嗎。」金厲旭推開他,轉回冰箱尋找飲料。

再度被推開,曹圭賢心裡有些納悶。

這是第一次,金厲旭的背影讓他感到陌生。

「我想你嘛。」他說,從後抱住金厲旭的腰,吻著他的後頸,不安分的手將寬鬆的家居服拉至肩頭。

卻突然停止動作。

猛的將他轉過來面向自己,雙手扣住他的身體壓在蓋起的冰箱門上。

「這是什麼?」曹圭賢指著他肩頭的淡紅色痕跡,臉色沉了下來。

突然其來的反應,一時間金厲旭還回不過神。

「我問你這是什麼,金厲旭。」

將錯就錯吧。

做好表情管理後,抬起眼對上曹圭賢炙熱且複雜的視線。  


「你會不知道這是什麼?不是在我身上留過嗎。」

「為什麼會有這個?」按在肩頭的手微微顫抖著。

「你想知道嗎?那我就告訴你實話吧。」


  
 
 

真相是殘忍的,一直都是。

所以寧願活在你的謊言裡,至少那樣讓我感到幸福。  
 


可是當最後一層虛偽的包裝被拆除時,我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剩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