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曹圭賢立刻跑到玄關。

就像在等媽媽回家的小朋友一樣,滿懷期盼。

以為那扇門推開後,迎上的會是自己喜愛的那人的笑容,卻非如想像的,是雙盈滿淚的眼。

「怎麼了?」欲拉住那人的手,他卻躲開,換上一個若無其事的笑容。

「沒什麼,只是有點累。吃過了嗎?要不要叫外賣?」

「現在不是討論晚餐的時候。」曹圭賢硬是拉住他的手「我問你怎麼了?」

「不要問。我不想講。」金厲旭背對著他說。

雖看不見臉上的表情,但曹圭賢知道,那積在金厲旭眼眶忍著不掉下的眼淚,此刻正下墜著。

「還是不願意告訴我嗎?」曹圭賢放開他的手「你打算一直憋在心裡,寧可借酒澆愁也不願意告訴我嗎?我不想逼你,但最近你常常半夜作惡夢驚醒、常常躲在房間裡哭,這些我沒辦法裝作不知道。搞得自己這麼憔悴卻在我面前裝沒事,要我別問、要我假裝看不見你在難過,這樣算什麼?」


「那你呢,曹圭賢。」金厲旭轉過來,面對著他,眼神空空的、沒有靈氣。

「當你失去晟敏的時候,不也是每天靠酒精麻痺自己嗎?那時我問你為什麼要喝這麼多酒、你到底有什麼問題,記得你是怎麼回答我的嗎?你說,你的問題就是慾望太多沒地方發洩,還問我要不要幫你發洩。」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就在這裡,記得吧。」  


曹圭賢沉默不語。

「比起你那種行為,我只是求你別問,連這樣的空間都不能給我嗎?」

「我承認那時候的我真的是個混蛋,糟蹋了你的關心,讓你受傷了。」曹圭賢緩緩開口「但,你的情況跟我不一樣。那時候我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無所有;可是現在的你,不是一無所有啊。」緩緩的、輕輕的靠近「你有我不是嗎,我們不再只是室友了不是嗎。」

然後張開雙臂,將金厲旭擁入懷裡。金厲旭微微掙扎著,眼淚更加肆意的奪眶而出。

「說過想替你分擔、想守護你的話,是認真的。」收緊手臂讓他貼緊自己的胸膛「所以不要一個人獨自承擔,給我機會補償,可以嗎?」


金厲旭靠在曹圭賢胸口,聽著心臟一下一下的跳動,心裡突然有種被填滿的踏實感。

就這樣待著,不再掙扎。 

好累。可是好暖。

能不能就在這裡靠岸,讓身體和心裡受的傷、那些疲憊得到救贖?  


感覺自己的胸口被淚水給浸溼,曹圭賢順了順懷裡那人的背,吻著他的髮。 

「不要哭了,好嗎。」

「又要說我外貌不優秀,哭起來更醜了是嗎?曹圭賢你這個壞傢伙........」懷裡的人悶著臉幽幽的說。  

曹圭賢笑著抬起他的臉,與那雙哭腫的眼對望著。


「是我不想再看見你掉眼淚了。記住,你現在不是一個人,而是,」伸出手指比了個二「你和我,我們。」




簡單的吃過晚餐、喝了點紅酒,不知不覺已是午夜。


兩人躺在沙發裡,擁著,呼吸平穩而和諧。

曹圭賢輕拍著金厲旭的背,像是在哄自己的寶貝孩子入睡那樣,溫柔無比;
 
金厲旭窩進曹圭賢懷裡貼在他胸口,完全沉浸於這份溫柔。 

「前幾天,正洙哥的心跳因為突發性休克停止了。」 

「我知道。」

「你知道?」   

「嗯,昨天去醫院希澈哥告訴我的。就是晟敏的忌日、你喝醉酒那天。」


「其實你知道我難過的原因,只是想要我說出來、想聽我親口告訴你,對吧。」

「聽你說總比自己猜測好。而且,你不說我要怎麼替你分擔呢?」   


「這不是能輕易解決的事情啊。在生死面前,我們都很渺小。」金厲旭抬起臉望著他「我不想失去正洙哥,也不想失去你。」

「傻子。」曹圭賢靠近他的臉,鼻尖貼著鼻尖「我不就在這裡嗎?」

「是啊,你在。」凝視那人充滿魅力的眼眸,微笑「一直待在這裡,不要離開。好嗎?」

「我還能去哪?都見過岳父岳母了,我還逃得掉嗎?」

「呀!什麼岳父岳母!」金厲旭抗議,卻立即被曹圭賢吻住,奪去話語和呼吸。

 
他們吻著,在唇舌間交換彼此的氣息和味道。

在情慾即將點燃的時候,曹圭賢停止了動作。 

他十分清楚在這樣的夜晚、這樣的氛圍下的親吻是會吻出火的。

兩人之間有過些許親密,但那是出於自己魯莽。

像現在這樣在溫柔的時刻即將發生的情慾,對於兩人來說,是第一次。

他不確定金厲旭是否接受,因此猶豫了。


從曹圭賢眼裡看出他的顧慮,金厲旭淺淺一笑,主動勾住他的脖子,以溫潤的吻應許這一切。 

不似先前的急躁,曹圭賢選擇慢慢廝磨,每個吻、每個觸碰皆輕柔如風,緩緩牽引著兩人的思緒和浮動著的情愫。

纏綿著,直到兩人的呼吸開始變得紊亂、眼神開始變得炙熱。

曹圭賢拉開金厲旭的上衣,指尖劃過白皙精瘦的胸膛,低頭細吻,接著毫無預警的含住胸前粉點。

舌尖靈巧滑過、溫柔的細細的吸吮舔舐,使之更為綻放、鮮豔欲滴。

「別…..…..….」細碎的呻吟自金厲旭口中溢出。

突如其來的快感如電流般在體內流竄,一股酥麻感自下腹往上攀升,刺激著毎條神經和毎吋感官。

「是你先勾引我的喔,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那柔媚的嚶嚀無疑是種催情。

曹圭賢感覺下身逐漸躁熱起來,此刻腦中除了狠狠佔有身下這誘人的小傢伙外,沒有其他想法。  

他吻著他,從鎖骨到小腹,落下深淺不一的痕跡;

伸手解開褲頭,握住那人已然勃發的渴求,那人輕吟了聲,抓住他的手。

「等等…….

曹圭賢停下動作,有些遲疑的望著和自己同樣迷離在情慾中的金厲旭。

「去……去房間。」說完這句話,金厲旭難為情的用手遮住臉。

「別遮著,讓我看看你的表情。」曹圭賢拿開金厲旭的手,看著他紅噗噗的臉頰,壞笑著「唉一古,這麼容易害羞,真可愛。」

輕伏在他耳旁,吹著氣。

「要去床上嗎?如果到床上的話你就真的逃不掉囉。」

金厲旭還來不及回答,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懸空。


曹圭賢將人從沙發抱起,往房間走去。

關門,落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