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金厲旭望著天花板,發呆。 

昨晚擁抱過、那人的體溫還依稀存在,滲透在他的感覺神經裡,湧動。

想起那人和自己拉勾、說『我相信你』時,那個溫暖的眼神,如春回大地般,滋潤了每吋曾為焦土的崩壞心靈。

他靜靜躺著,在晨曦的沐浴中,感受這份悸動所帶來的衝擊和喧躁;

像是遇見初戀那樣的小鹿亂撞、那樣青澀的雀躍和期待,毫無保留的全部在心底展開。  
 
不由的嘴角上揚,卻帶著幾分苦澀的,笑。 

「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曹圭賢。」 

他對著空氣問。

那些藏在他心裡已久,折磨、掙扎著的事情,總有一天該做出選擇、該攤開在陽光底下面對的啊。


「為什麼願意相信我?連我都快搞不清楚自己是誰了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  



  
  

換好衣服走出房間,迎面而來的是將一只杯子塞進他手裡的曹圭賢。


「醒酒湯。」

金厲旭愣了愣,在曹圭賢的手離開杯緣後,才回過神。

想起自己也曾經為宿醉的曹圭賢煮過醒酒湯,現在竟然角色對換,讓他感到神奇。

「我用你的手機打電話到餐廳替你請了假,今天就在家休息吧。」

「謝謝你,圭賢。」 


低頭喝著杯子裡熱騰騰的液體,金厲旭知道,曹圭賢正直直盯著他。

他在等他開口,關於昨晚那些異常的行為舉止。 


「那個,對不起,給你造成困擾了吧?」 

「沒什麼。我只是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需要把自己灌醉。」 

「我只是.......只是因為工作上出了點問題,心情有點不好才會........。」

「金厲旭,看著我」曹圭賢扶起他低著的臉,讓兩人視線平行「你不是那種會借酒澆愁的人,一定是發生什麼嚴重的事情對吧?說出來,不准隱瞞我。」 

「我........」金厲旭欲閃躲,那人卻以不由他拒絕的凌厲氣息令他懾服,進退不得。 

「告訴我。」

「對不起,圭賢,我不能告訴你。至少現在還不行。可以請你什麼都不要問嗎,拜託。」 曹圭賢自金厲旭眼裡看見一抹無以名狀的憂傷。是種不該屬於金厲旭、透進骨子裡深不見底的傷與痛。   


「那就等你想說再說吧。」 

「對不起.......。」

「呀,別老是跟我道歉,你又沒做錯什麼。我只是想替你分擔,就像你替我分擔那樣。」

「替我......分擔?」 

「是啊。」曹圭賢輕笑「記得昨天晚上你要我跟你約定什麼嗎?」

金厲旭點了點頭。  

「我會相信你啊,金厲旭,就像你也同樣相信我不是嗎?」他說,勾起他的小指「也許我無法像你一樣付出這麼多,但我想成為你的靠山,不管發生什麼事,在你需要的時候陪著你、一直信任著你。這是我目前唯一能為你做的。可以吧?」 

金厲旭簡直不敢相信這麼溫柔的話竟是從曹圭賢嘴裡說出來的,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宿醉所以產生幻覺?

只能傻傻站在那兒,說不出一句話。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許囉!」
曹圭賢笑著放開勾著金厲旭的小指「趕快把這東西喝完,然後再去睡吧。」

見金厲旭僵在原地不動,曹圭賢低下頭、湊近他耳邊輕語「吶,難道要我陪你睡嗎.......」

腐笑。 

然後金厲旭像陣風一樣,迅速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當金厲旭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晚餐時間。

緩步走到客廳,平常這個時間李赫宰跟李東海都會出現,此時卻只有曹圭賢一人獨自坐在沙發上打電動。 

「今天赫宰哥不來嗎?」

「對,說是有事情處理,所以就不過來了。」

金厲旭走向沙發,在曹圭賢旁邊坐下。

那個片刻,他們沒有說話,只是在彼此身邊待著。

不同於前些日子的沉默尷尬,此時此刻,寧靜恬淡的氣氛在他們之間流動著,微小卻美好。

「欸,金厲旭。」

「嗯?」

「沒事。」

「沒事你幹嘛叫我啊?」

「就想叫你不行喔!」

「幼稚鬼!」

「幼稚是年輕人的權利,哪像你啊已經老了,不能像我一樣幼稚,真可憐!」

「呀!我們才差一歲而已!」


金厲旭扁了扁嘴,曹圭賢又是一個腐笑。 

同時轉向彼此、相視,接著會心一笑。  



「陪我去一個地方好不好?」金厲旭說。


「去哪?」 

「去見一個人,一個很重要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