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片寧靜遼闊的海。

一個深呼吸,曹圭賢捧著淡粉色玫瑰,恍如隔世的感傷侵蝕著。

墓碑上躺著一束白色百合,顯然在他之前已有人來過。

蹲下身,凝視那刻進心坎裡的名字,伸手撫著,

「好久不見,晟敏。」

放置手中那束玫瑰,從口袋裡掏出一本方形本子,攤開。 


「以前總說要把我們的照片收集起來、貼在筆記本上,紀錄我們一起做過的事,但始終沒有動手去做。現在,你不在了,就由我來完成吧。」本子裡貼滿照片,以文字紀錄屬於他們的種種回憶「晟敏吶,你知道一個人獨自回顧這些有多困難嗎?真的很辛苦呢。這些照片幾個月前就已經拍好了,我卻到現在才有勇氣看。這是不是代表我終於有勇氣接受,你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這個事實呢.......。」

翻閱著他們經歷過的點滴,曹圭賢又是甜蜜又是苦澀的笑。

真的真的很愛啊,那個依舊佔據他心房重要位置的人。  


「好想你。但你是不可能回來的吧。」倚靠著墓碑,伸出雙臂環抱著「對不起.......。」 

李赫宰上前順著他的背。李東海依偎著李赫宰,紅了眼眶「晟敏哥,我們來看你了。」 

「哥過得如何呢,應該不錯吧?不用擔心圭賢,我們會代替哥好好照顧他。還有厲旭,他也對圭賢很好.......。」

「圭賢打算用哥留下的設計圖做遊戲呢,哥一定很期待趕快看到成品出來的樣子吧?」

李赫宰和李東海一搭一唱說著這一年來所發生的大小事,試圖讓氣氛輕鬆些;

曹圭賢時而回應時而放空,反覆掉入回憶的泥沼中,一寸寸下陷、沉淪,得不到救贖。  



也許用一輩子的時間也無法忘懷吧。

就算遇見了其他人,那份眷戀和牽絆卻不會消失,依舊填滿思緒的每個空隙、如影隨形。

曹圭賢在想一個問題:人的一生能有幾個靈魂伴侶? 


如果所謂的soul mate曾經出現在生命裡卻失去了,是不是不可能再遇見第二個?


是否一輩子只能有那麼一個,無可取代的唯一。 


『如果有一天,我選擇放下這份羈絆,你能諒解嗎?』 


遠方,黑色賓士的車窗後,一雙銳利的眼睛正目睹著一切。
 
「開車。」 

「是,老闆。」 

 然後揚長而去,不帶一點痕跡,消失。




離開墓園,曹圭賢到酒吧喝了幾杯後,才帶著疲憊的身心回家。

客廳一片漆黑,看來金厲旭還沒下班;可能是喝多了,曹圭賢突然有些暈眩,手一鬆框噹一聲鑰匙掉在地板上。

彎下腰摸黑尋找著,忽然一道光隨著被打開的門刺入瞳孔,還來不及對焦就和迎面而來的身影撞上,雙雙跌進地板。

「呀,金厲旭.......」那人倒在自己身上、抵壓著胸口讓曹圭賢更加覺得頭昏,喊了他的名字卻沒有反應「欸你,」一股不屬於自己身上的酒味襲來「喝酒了?」

「嗯......對不起啊,圭賢。」金厲旭抬起紅噗噗的臉,眼神迷離。

「先起來吧。」曹圭賢說,欲以雙手撐起兩人的身軀。那人突然轉移重心、張開雙臂環住他的脖子,讓兩人再次跌回地板上,身體緊緊貼合。 


「你.........」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曹圭賢感到堂惶而四肢僵硬。

「對不起.......讓我這樣待著一下,好嗎?」他說,收緊了手臂。

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

隔著胸膛,兩人的心跳互相吸引著,和諧的跳動聲在空氣裡流轉。

感覺金厲旭的呼吸變得些許深沉,曹圭賢知道他睡著了。

再次撐起兩人的身體,將他抱起,往房裡走去。


「圭賢,」將那人輕放到床上,他睜開眼望著他「如果我不是你所想的那樣,你還會相信我嗎?」

「什麼意思?」  


「你會相信我的心意,相信我是真心想對你好嗎?」 

「你就是你啊,金厲旭,還能怎麼不一樣?」 

「回答我.......」他說,抓緊他的手、眼眶彷彿含著淚「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你。」

「真的?」金厲旭伸出小指「那我們打勾勾。」

曹圭賢輕笑,伸出小指和他拉勾、蓋章、複印。怎麼還是跟小孩子一樣,老愛跟人打勾勾啊。   
 



「要遵守約定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