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圭賢和金厲旭之間變得有些不同。

同樣住在一起,一樣的身分、一樣的生活;

但就是少了些什麼,也多了些什麼。 



時間不曾停止流逝,轉眼春天過去,進入炎熱的夏天。

曹圭賢的計畫順利進行著,李赫宰運用自己廣大的人脈網羅資源,加上兩人的專業技術,已設計出雛型;

金厲旭升為二廚,掌鍋、監督等大小事宜忙得不可開交,早出晚歸的生活令他消瘦許多,原本就窄小的身板顯得更單薄,在家的時間也相對減少。

李東海常哀嘆見不到金厲旭自己有多寂寞,晚餐時間三人只能叫外賣解決。
 

雖然疲憊,金厲旭反倒慶幸自己能少些待在家。

原因無他,為了避免尷尬。 
 
 


在哥哥們面前,曹圭賢一如往常的嘴賤、捉弄,金厲旭一如往常的只有被腹黑的份;

但當只剩他們兩人獨處的時候,卻怎麼也無法回到那樣自在的氣氛。


就像一次好不容易早下班的禮拜五,金厲旭回到家後想起似乎很久沒跟曹圭賢一起喝紅酒,便敲了他房門開口邀約。

坐在沙發的兩側,兩人低頭啜飲杯中深紅色液體;


電視機播放的偶像劇,在各懷心事的兩人眼裡像是齣默劇,呆呆望著螢幕上閃著的橫條光線,裡頭的人無聲動作。

沉默充斥整個空間。 

好像該講點什麼。可是,一對上眼卻立刻感到尷尬而別過頭。


就這樣僵坐著,直到戲劇播映完畢才有藉口各自回房去。


其實彼此心裡是明白的。關於他們不再像從前那樣單純無負擔的關係。

他們小心翼翼的對待這段開始變化的關係,深怕它粉碎破滅;

卻因太多顧慮太多恐懼而變得躊躇不前,停滯。  
 
  



 
「明天是晟敏的忌日,」李赫宰闔上筆記型電腦「一起去看他吧。」

「嗯。」曹圭賢點點頭,臉色漸漸黯淡下來。

「原來他已經離開我們一年了啊.......。」
李赫宰注意到曹圭賢眉間鎖著的那抹憂傷,拍拍他的肩「有很多話想對他說吧,明天就能見到了。開心點。別讓他看到你難過的樣子,別讓他擔心。」 

「哥你覺得,晟敏在那過得好嗎?」曹圭賢感覺自己眼睛蒙上一層溼熱的霧氣。

「一定很好的。」李赫宰溫軟的笑著「他在那裡一定也有很多人疼。可能還是一樣每天做南瓜粥、南瓜餅,又是撒嬌又是耍賴的要大家吃光光。」 
 


想起那人嘟著嘴假裝生氣的可愛模樣,曹圭賢笑了。

「圭賢,有件事,我想應該告訴你。」

「哥說吧。」察覺李赫宰口氣中藏著猶豫,一股不安感從曹圭賢心底攀升。 

「記得朴允熙吧,前幾天聽到她的消息。」

「哥提她做什麼?」聽見這名字,曹圭賢露出不悅的神情,從口袋掏出香煙。

怎麼可能忘記,那個用盡心機改變了他和李晟敏命運的女人。


「她現在發了瘋住進精神病院。」 

「所以呢?干我什麼事。」漫不經心點燃嘴上的煙。

「她是被人輪姦才瘋的。不止身體被摧殘,那群人還刮花她的臉,幾乎是完全毀容了。」

 突然想起什麼,曹圭賢夾著香菸的手指顫動了下,煙灰抖落差點燙著自己。

「你該明白我想說什麼了吧。」 

「哥的意思是,那是晟煥哥的報復?」

「會對朴允熙下這麼重毒手的還能有誰?圭賢,我擔心李晟煥也會報復你。」

曹圭賢想起上次在面試公司遇見李晟煥時,他說過,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

這代表他的報復隨時可能重新開始。 


「雖然朴允熙不值得同情,但好好一個女孩被弄成這樣,太殘忍了。李晟煥做事一向心狠手辣,他能對朴允熙這樣,對你一定也不會手下留情。」 


「如果晟煥哥要對付我,我也只能接受。畢竟,是我對不起晟敏。」  
 
 


「那如果他下手的對象不止是你呢?」

剎那間,曹圭賢腦中閃過金厲旭的臉。

「你跟厲旭的那點心思,我跟東海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努力偽裝還是瞞不過哥哥們雪亮的眼睛
「上次問你的事,你想清楚沒?」  

「還沒........。」 

「本來這種事是急不來的,但現在這種情況,你該趕快整理好做出決定了。」李赫宰舉起一根手指「選項一,你跟厲旭只是朋友、不可能成為戀人,那麼最好劃清界限,徹底斷乾淨以免他遭受池魚之殃;」再舉起第二根手指「選項二,你跟厲旭成為戀人,你負起責任好好保護他、不讓他受傷。」 

曹圭賢望著李赫宰舉在半空中的手指,皺緊眉頭。 

「怎麼樣,你要選哪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