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家的金厲旭才剛推開大門,一股嗆鼻的燒焦味立刻迎面而來。

順著味道往廚房走去,金厲旭突然覺得很不安。


黑煙不斷從爐上的鍋子中冒出,鍋裡是一團又糊又焦的黃褐色沸騰物,相當驚人的場景。

「這是?」金厲旭指著那團已經不算食物的東西問。

「拉麵啊看不出來嗎。」曹圭賢一派輕鬆的往鍋裡倒了些蔥。

「蛤?」

「怎麼,我們金大廚師不喜歡這種家常的口味嗎?」

「不是啦,只是平常晚餐不都是我煮嗎,怎麼今天........」話未說完,貼著膏藥的左手被曹圭賢輕輕撈起。

「傷還沒好不是嗎,這幾天晚餐我來負責。」

「不要緊的,我上班也是要切菜煮菜的啊........」

「欸都說了我煮嘛你哪來這麼多廢話啊!」放下金厲旭的手,指向餐桌旁的椅子「過去坐好,馬上就可以吃了。」


 對於曹圭賢霸道又強勢的命令,金厲旭只有乖乖順從的份,像個被媽媽斥責的孩子老老實實在餐桌旁待著。

「吃吧。」曹圭賢把一碟泡菜和裝著拉麵的金色鐵鍋放在餐桌中間,遞給金厲旭一雙碗筷。

「嗯,會好好吃的。」眼前的食物讓金厲旭替自己的胃感到擔心,夾了些黏稠的糊狀物到碗裡,努力從鍋底撈出濃稠的湯汁淋上,接著鼓起勇氣全部往嘴裡送。

「好吃嗎?」看著金厲旭那皺成一團的苦瓜臉,曹圭賢壞心的笑著。

「好.......吃。」這麼違背良心的話竟然說得出口,金厲旭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不過曹圭賢難得下廚,應該給他點面子、稱讚下他的廚藝,才不會傷了他的自尊心。  


「是嗎?」曹圭賢挑了挑眉,把鍋子推向金厲旭「既然你喜歡就全部吃了吧,要吃光光一點都不能剩喔!」

金厲旭勉強擠出的笑臉在那一瞬間猛的垮下,曹圭賢則是一臉腹黑的表情。


「我一個人吃不完啦!」哭喪著臉,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你食量才沒這麼小。」悠哉的吃著泡菜。

「真的啦,我其實不太餓........」

「唉,我看你根本是嫌棄我煮的拉麵吧!也是啦,大廚師什麼美食沒吃過,怎麼會喜歡這種簡陋的料理呢?」


「不是啦!我怎麼會嫌棄圭賢煮的東西呢?」說著,夾起鍋裡的麵條「很好吃我很喜歡,真的!」然後一大口送進嘴裡,艱難的咀嚼著。

「你知道我大學室友替我取的綽號是什麼嗎?」曹圭賢一個壞笑,湊向他低聲說「地.獄.廚.神。」

「蛤?」

「我煮的料理連我自己都不敢吃,沒想到你這麼喜歡啊,虧我還叫了外賣,看來只好我自己一個人吃囉!」說著,從餐桌底下拿出外送的保溫鐵箱,拿出裡頭的辣炒年糕、煎餃和炸醬麵放在桌上。


「呀!曹圭賢你又耍我!」金厲旭放下筷子喊著,恨不得馬上衝進廁所把剛才吃的食物給吐出來。

「這要怪你自己幹嘛不說實話,說實話就不用白白受苦了不是嗎?」曹圭賢拿開那鍋地獄拉麵,把辣炒年糕推向金厲旭。

「我是怕說實話會傷了你的自尊心才假裝好吃的耶!」

「我才沒這麼脆弱咧!再說下廚又不是我的強項,就算被批評了又何必在乎?」

「你........!」語塞。

「好啦別廢話趕快吃不然都冷掉了。」K.O.。


已經很久沒有兩個人面對著面吃飯,輕鬆的聊天說笑了。

雖然又被曹圭賢捉弄,金厲旭卻有種鬆了口氣、終於放下心的感覺,因為這表示曹圭賢已經想通,開始慢慢走出低潮、漸漸恢復以前自信從容的模樣,而不是一味的糾結過去、沉淪悲傷的情緒之中。

看見這樣的曹圭賢,金厲旭著實感到欣慰。

「晚一點我約了朋友來家裡,沒關係吧?」吃飽後兩人收拾著桌上的碗盤。
 
「朋友?」金厲旭抬起頭疑惑的問。

平時看曹圭賢似乎沒什麼跟人連絡的樣子,現在竟然邀請朋友來家裡,真稀奇。

「正確的說,是以前公司的同事,一位很有能力的前輩,想請他幫忙設計那款遊戲。」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既然處處被斷生路只好自己殺出一條血路。這是曹圭賢的想法。

「嗯,能找到人幫忙真是太好了,又離完成你的願望更進一步了呢。」金厲旭將盤子疊好交給他,露出一個和煦的笑容。

「金厲旭,」曹圭賢望著那笑容,隨後低下頭將盤子放入鐵箱中「謝謝你。」  


「啊?為什麼說謝謝?」

「總之就是謝謝。」


依然沒抬起頭,只是默默的將箱子闔上,然後轉身離開餐桌。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