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開保母車車門,裡頭後排座位的人裹著外套、蜷縮成一團靠在車窗邊上假寐。

「怎麼不下來吃晚餐?減肥啊你?」

那人分明聽見了自己的聲音,卻一句也不回應,動了動身子更往裡頭移動。

曹圭賢不悅的皺了皺眉,一腳跨進車裡、擠進擱在座位上哥哥們的外套和那人之間的空位。

「一整天沒吃東西了你,不要再說沒胃口什麼的,進去喝點湯暖暖胃也好。」

「比起吃飯,我更想把時間拿來休息。所以不要理我,進去吃飯吧,再不進去好吃的都要被搶光了。」

眼睫微張,金厲旭轉過臉懶懶說著,然後再度闔眼。

深鎖在眉間斂起的深意以及每句語尾裡試圖隱藏住的濃重鼻音,都讓曹圭賢很是在意。

回歸舞台、公演活動、節目、音樂劇,行程滿檔的宣傳期一天又一天、沒有盡頭似的疲勞轟炸;在這樣龐大的工作壓力下,成員們各個都是繃緊了神經、猶如在弦上的箭,一點點風吹草動都有可能離弦突進,疾速向前、衝破理智那條線,那樣的脆弱敏感。

輕嘆一聲,曹圭賢掀開外套一角,大手蓋上微涼的掌心。

「還是很介意吧?那些Anti說的話。」

手裡有著和煦的溫度,在這深秋涼夜,溫暖得讓人心醉、柔軟得幾乎流出淚。

沉溺在那樣的溫度裡,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卻像擁有了一個世紀的時光那樣璀璨輝煌;

有些突兀的熱度在金厲旭眼裡凝結,卻在那人繞上指尖時抽開了手。

「呀金厲旭,你要因為Anti講的話跟我保持距離嗎?別人怎麼想不要在意,我才是跟你一起生活的人啊。」語氣微慍,曹圭賢拉住逃離自己的那隻手、緊緊扣上,儘管那人倔強的不願回頭看自己一眼。

 

不是你教會我怎麼面對惡評、解開心結的嗎?

曹圭賢想起自己剛加入時,因為時間點敏感、身分特殊而收到不少粉絲的批評和攻擊,那時金厲旭總會拉住自己的手,注入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輕聲說:『那些話不要看也不要聽,我們圭賢是最好的,不是嗎?』

『難道你能不在意嗎?』自己問。

『不是不在意,是不能在意。如果表現出難過的樣子,只是讓想擊垮你的人稱心如意。所以不能在意、不能軟弱啊圭賢,因為我們是藝人,在被讚美的同時也會受到同樣多的批評,沒有辦法做到讓所有人都喜歡那種程度。努力做好自己、不要有遺憾,這樣就足夠了。』

不能在意,可是卻躲避不了被刺傷。

那時候青澀懵懂的自己,在被刺傷時總能藉著酒意拉著誰傾訴,在誰面前流淚、依靠著誰;

一晃眼就是幾個年頭,退去怯懦、磨去稜角,在淚水和掌聲中贏得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而一路陪伴走過的,依舊是那副恬淡靜好的面容,悉心守候、相知相惜。

 

「你聽清楚了,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一定會站在你這邊。所以相信我吧,偶爾也依靠我吧,不要總是一個人撐著,你不是超人啊金厲旭。你是需要我的,不要再把我推開,我也需要你。」

溫醇的嗓音飄進耳裡,語氣裡的真摯堅定,鏗鏘有力的擊中金厲旭在這些灰暗的日子裡一天天築起、那道高聳沉厚的心牆,碰的一聲、碎裂倒地。

一股暖源傾瀉而出,緩緩地流淌在血液脈搏中,直達心窩。

「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相信我吧,厲旭。」他說,交疊的掌心綿密的熱度,給予無限悸動。

 

從來金厲旭就是一個習慣掩藏傷痛的人。

即使是快要死去那般疼痛也總能完美隱藏,只有在獨處時能放任痛楚蔓延侵襲、撕心裂肺。

也許他原本就是這麼倔強的一個人吧?不願輕易讓人看見他的軟弱、知悉他的傷痛,也不願輕易讓人走入他的心。

所以在走進金厲旭的世界的那一刻起,曹圭賢早已有所決心,要把埋藏在他心裡那些看不見的、大大小小的傷口一一找出,撫平消滅;也許自己並沒有力量讓一切完好如初,但至少不要再讓金厲旭痛了。

不會丟下他一個人,不會讓他獨自承受這些。

『會一輩子對你好』這句話不是一時忘情而隨意說出口的承諾,而是他放在心中許久、認真想要守護一個人的執念。

 

「曹圭賢......」他轉過身,雙眼氤氳、水氣迷濛,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那人拉進懷裡。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曹圭賢用力擁住金厲旭,緊靠的身軀傳來對方的體溫和急促的抽蓄聲。

淚水浸濕胸口,灼傷了曹圭賢的心;悲傷像會傳染似的,在眼眶發酵。

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決定再也不放開這個人、要對這個人好的啊。

多年來始終如一,沒有變過。

 

只是曹圭賢從沒想過,有一天讓金厲旭痛的,會是自己。

 

 

 

 

 

「哥在這裡在做什麼。」

「我才要問你來這裡做什麼呢!」

面對曹圭賢殺氣騰騰、一副對自己興師問罪的模樣,李赫宰著實感到不爽。

好端端待在餐廳裡等著慶生,突然接到曹圭賢的電話要自己出來一下、口氣冷得很;一出餐廳就在門口看見那小子,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自己分明沒有約他來的啊。

「那位,」曹圭賢指了指餐廳玻璃窗裡頭、和李赫宰同桌座位的女子「跟哥是什麼關係?」

「你什麼時候對我的交友情況感興趣了?」

「哥先回答我的問題。」

 

一切都是非本意的。

曹圭賢不過是去了趟超市、採買妻子交代料理晚餐需要的材料,回家途中經過那間著名的高級餐館,無意的從玻璃窗看進去;

坐在裡頭同張桌子的一對男女,一位是自己認識了大半輩子的哥哥、另一位正是出現在金厲旭手機桌布上的那個女人。

當自己回過神時,已經非本意的按下通話鍵、理智什麼的瞬間蕩然無存。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吧。」

「那麼,哥知道那位跟厲旭是什麼關係嗎?」

聞言,李赫宰露出疑惑的神情,甚至還帶著些許稍縱即逝的驚慌;曹圭賢捕捉到這一複雜微妙的表情,燃燒在喉頭的怒火逐漸炙熱。

「我不知道你有什麼誤會、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把厲旭扯進來。總之你先離開,有什麼想說的我們晚點再談。」

「哥,」曹圭賢靠向他,壓下眼底的慍怒、一字一句用力說著「厲旭的手機桌布是跟那位的合照,你覺得他們會是什麼關係?現在她跟你坐在餐廳裡慶祝生日,我會覺得你們是什麼關係?」

被這麼一問,李赫宰張著嘴,想回擊些什麼,卻又把話全都吞了回去。

「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最後,李赫宰面有難色的說出了這麼一句。

「呀李赫宰,你是這樣子的人嗎!」曹圭賢揪住他的衣領,領口被扭得皺巴巴的,脖子緊繃得生疼。

「呀你小子,在我還好好說話的時候快點給我放手!」

 

氣氛劍拔弩張的同時,餐廳裡座位上的女子放下菜單,拿起手機、按下通訊裡的一串號碼。

「嗯,厲旭啊,是我。餐廳客滿了,我們改到赫宰家吃飯。蛋糕拿了嗎?好,路上小心,等等見。」從容的結束對話,女子收起手機、優雅的站起身,開門走出餐廳。

高跟鞋的清脆聲響劃破僵持不下的冰點。曹圭賢鬆開手,視線望向迎面而來的女子。烏黑秀亮的垂肩短髮、剪裁大方的深色洋裝、幹練沉穩的內斂氣質、美艷精緻卻氣勢懾人的姣好臉孔。

她走向前,明亮俐落的眼眸毫無懸念的對上了曹圭賢的眼「初次見面你好,我叫孫多珍。」簡潔有力的自我介紹,眼底一片平靜、波瀾不驚「我跟赫宰不是你所想的那種關係。至於厲旭....」

「呀,孫多珍,妳想說什麼?」李赫宰拉住她的手緊張的問;她輕輕撥開抓住自己的那隻手,給了他一個嚴厲的眼神、示意不要插手。

「我是厲旭的心理醫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秋節快樂^^(←都已經過了才說XD)

這篇上半部關於過去的部分,是對於2011年底那件事的有感而發。(身為賢旭飯都懂的TTTTT)

其中也包括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那些我對於金柳物心疼和不捨的心情。(想知道是什麼事的可以悄悄話問我,已經知道的就不必問了XD)

下半部公開神秘女子的身分,她潛伏(?)好久終於現身說法了wwww

然後目前為止劇情走向還是有點沉重、暫時開心不起來。

我知道最近這兩隻高調放閃甜蜜蜜到不行、根本讓賢旭飯幸福到有種死而無憾的感覺(太誇張w),大家想看閃文、我也想寫。但這篇還需要交代一些事和需要多一些描述內心情感的部分,雖然我也想努力趕工、早日完結,之後就可以開心的寫甜文,但有些地方我認為是需要再花多點筆墨去描寫的,畢竟情感這種東西細膩而複雜,某些情緒層面的轉折和事件的陳述甚至用文字也很難表達,這些讓我撞牆撞了一段時間、也寫得很辛苦很煎熬,幸好這兩隻近期好消息頻傳,給了我不少動力ww

所以請各位再多點耐心,也請對於我筆下的賢旭多點信心,在完結的時候我會好好說明為什麼選擇這樣的題材構築賢旭的世界以及想傳達的是什麼(也許有些人已經知道、跟我想法一致w)。

所以請相信我,相信我對於賢旭的愛和用心、相信我是真愛親媽飯XDDD

最後溫馨的(?)小小bonus,這幾天我認真想了一下外貌氣質可以代表李智律和孫多珍原型的韓國藝人,結果還真的找到了ww

是說,有人會想知道嗎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