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一陣掌風準確無誤的拍在腦袋上「臭小子不是跟你說我們在南出口嗎!南出口南出口!」一把抽起那人正拿在手裡刷著的平板電腦「我跟赫宰在那邊等半天冷得要死,你小子倒是玩得很開心嘛!

「不要這樣嘛東海哥,」曹圭賢揉了揉自己的腦袋「這麼久沒回來,多吸點韓國的新鮮空氣懷念一下嘛。」

「你講話怎麼還是一樣討人厭啊。」李東海給了他微不足道的一拳。


「哥再嘮叨的話就真的要來不及了。」曹圭賢接過李東海手中的行李「我去攔車,哥先在這裡等一下。」然後快步朝機場大廳的旋轉門外跑去。 

「欸東海,」望著旋轉門外那隔離了世間喧囂和慘淡愁漠的修長身影,李赫宰緩緩開口「竟然已經過了一年了呢。」語尾略帶悵然而隱晦。

「是啊,一年了。」李東海輕聲應著,把視線投往一樣的遠方。 

 

那個人離開韓國已經一年了。

人的心是柔軟而善變的,可以因為一個插曲一個衝突而晃動、破碎;那麼一年的時間所承載的時光軌跡,是深刻到早已易世。

可以變得強壯、變得光明,也可以變老、變得枯竭到可以遺忘可以不在乎很多事。 
 


包括他對他曾有過的那份執著。


這一年裡,曹圭賢找了個單人小套房搬進去。
連他自己都記不得在離開原本那棟公寓時,帶走了哪些東西,又留下了些什麼。

李東海正式接管叔叔的事業。
李赫宰以助理的名義在李東海身邊跟進跟出,兩人小心翼翼的談著一場地下戀,卻也甘之如飴。 

電玩遊戲順利上市,市場反應相當不錯。
謝絕那些遊戲公司所開出的優渥條件,曹圭賢將版權等相關事宜全權交給李赫宰信任的前輩管理,把自己所得的那份利潤投入在另一件事情上建造孤兒院。 

從前李晟敏就很喜歡孩子,時常會在假日到孤兒院陪小朋友玩,教他們寫字、畫畫。
用他們設計的心血來做這件事,曹圭賢覺得,李晟敏會是樂意贊同的。 

李晟煥因官商勾結和毒品軍火走私被判了重刑入獄;是誰挖出這些,曹圭賢心裡有數。

他去探望過李晟煥,雖然痛恨他的所作所為,但這個人是李晟敏的親哥哥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事實。
  

朴正洙每個月都會從美國寄信來。內容是他們的生活近況,有時還會附上幾張風景照。
只是每次曹圭賢都會選擇略過不去讀信的結尾,那些關於那個人的消息、寫著那個人名字的筆跡。

 
 
「你說,他還會想他嗎?」李東海吐出悶在胸口的氣、那股消磨不了的惆悵,眼眶有些熱。 

「會啊,只是不願意承認罷了。」李赫宰說,抬起手溫柔的撫過他眼尾「傻瓜,哭什麼呢?小心等下被孤兒院的小朋友笑喔。」轉頭瞧見旋轉門外對著自己揮手的身影,於是一手拖起皮箱、一手牽上李東海「走吧,圭賢在叫我們了。」

 





  

落成儀式圓滿結束。

曹圭賢意外的獲得眾多小朋友的喜愛。

「叔叔,你臉上為什麼有疤啊?是跟壞人打架嗎?」幾個小男孩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好奇的問。

「對啊,這是刀疤喔,酷吧!」曹圭賢指著自己右臉邊緣那條延伸到脖子上的疤痕,裝作很了不起的樣子。

「哇嗚~真的好酷耶!」孩子們竟然就這樣被他唬住,把他當英雄般,左一句右一句『刀疤叔叔』的喊著,拉著他要他說對付壞人的英勇事蹟。


那道疤是那場大火留下的。

李赫宰始終不明白,以現在醫學美容技術的發達來說,做個手術或是雷射什麼的就算不能徹底除疤至少也能淡化些,但曹圭賢卻堅持不做,寧可讓那紅褐色的痕跡突兀的爬在他原本白淨的皮膚上。 

看著那道怵目驚心的痕跡,李赫宰想,那些塵封已久的往事,是不是非得用這樣強烈的圖騰才能證明它曾經存在過?

那麼生命又是不是總得經歷過些什麼,才能從疼痛中明白、領悟、蛻變。      







 
把李赫宰和李東海送去飯店後,曹圭賢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閒逛著。

本來還是大晴天的天空突然變得灰濛濛的、烏雲密布,並且在幾聲雷響後,無預警的下起雨。

沒有帶傘的曹圭賢隨意找了間店進去避雨。可才踏進門,他就後悔了。

怎麼偏偏是以前和那個人來過的煎餅店?


服務生將毛巾和熱茶遞到他跟前並親切的噓寒問暖一番,讓他不好意思轉身就走。 

在等待食物的同時,忽然想起自己跟那個人在這裡還有件未完成的事。


「圭賢,」那人指著掛滿吊卡的許願樹,眼睛溢著明亮柔和的光「我們也來寫許願卡好不好?」 


「你相信這個啊?」食物塞得滿嘴

「欸你吃相很差耶!」那人拿過紙巾替他抹了抹嘴邊的油漬「怎麼樣嘛,寫不寫?」 

「你寫我就寫。」

那人興高采烈的起身,從櫃台的小抽屜裡抽出兩張吊卡。  


「欸你寫了什麼?」伸長脖子想窺探對方卡片上的內容。

「不准偷看!」那人用手遮住自己卡片上的字,轉過身去。

 最後他們各自把卡片藏掛在樹上的某一處,約定好下次來的時候才能看對方寫的願望。 
 



想到這兒,曹圭賢心頭一顫,猛的站起身,往許願樹的方向走去。 
  
  
撥開一張又一張吊卡,鬼使神差似的,像瘋了一樣的拚命尋找。


那些以為可以壓進心底深處如死灰般的感覺,在一瞬間復甦燃燒,燒成燎原的烈火;
彷彿有一個聲音牽引著他,他心裡所惦念著的解答,就埋藏在眼前這片荒謬的文字堆裡。 


經歷一陣艱辛的翻找,那熟悉的字跡在眼前浮現。

連同自己那張一併扯下,攤在手心裡放平。眨了眨眼,偋住呼吸,小心凝視著。

許久,在他因緊張而乾澀的唇邊,劃出一抹淺淺的笑。 
 
 

兩張許願卡,印著不同字跡,卻寫著同一個願望。

 
『永遠和你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