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在浴盆裡放入冷水後再放入熱水,接著用旁邊的溫度計測量水溫,38~40度是最剛好的溫度。用紗布巾幫寶寶擦完臉後,就可以讓他下水洗澡囉。」

講台上,老師抱著假人娃娃一邊示範一邊解說,底下的新手爸媽們集中精神仔細聆聽,跟著開始動作。

有些人依照教學做得很好,快速且極具技巧的替寶寶清洗一雙小手小腳;有些人則手忙腳亂、水花四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寶貝給弄得嚎啕大哭。

 

而在這群新手爸媽中,有三個男人正突兀地擠在一張浴盆前議論紛紛。

「鐘雲哥你這樣抱不對啦。」曹圭賢糾正著他的姿勢。

「我是照著老師說的做啊....」看看前面老師的動作、再看看自己,金鐘雲頭上浮現一個好大的問號;被自己以生硬手法環抱、坐在浴盆裡的兒子小春不斷踢著腳,怎麼也不肯乖乖躺下。

「應該這樣做才對,鐘雲哥。」金厲旭挽起袖子、把手伸進浴盆裡,動作輕柔的托住小春的頸子,捏捏那雙小胖腿、凝起笑,眼裡溢出柔光;本來躁動不安的小春立刻安靜下來,舒服的躺在金厲旭的手臂上,朝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讓我試試。」照著金厲旭的姿勢在空氣中模擬了半天,金鐘雲再次接手;沒想到一換手原本燦笑著的小春竟然一秒變回臭臉,讓他陷入震驚中。

「小春你、你到底是誰的兒子!我才是你爸爸啊!」

 

好不容易完成一連串洗澡的工夫,金鐘雲將兒子從浴盆裡抱起、包在大毛巾裡擦乾,抱在懷裡輕輕搖晃、嘴裡哼著輕柔的曲調。

「你看鐘雲哥手那麼小,竟然抱得住小春耶。」

「記得鐘雲哥跟我們比過手掌大小嗎,真的,不是開玩笑的,超級小。」

「鐘雲哥的手大概只有這樣吧。」晃晃自己縮起五根手指的手掌,兩人壞笑著。

「你們兩個不想被揍的話就不要在那邊竊竊私語!」金鐘雲瞪了眼在一旁低語的兩個弟弟。

同時懷裡的小春竟咯咯的笑了起來,讓他再度懷疑這個胳臂向外彎的兒子到底是誰家的孩子。

 

課程結束後,金鐘雲帶著兒子先行回家。

金厲旭帶著曹圭賢來到一間咖啡廳和金希澈見面,讓曹圭賢接收金希澈已經用不著的嬰兒用品;離開咖啡廳後的路上又拉著曹圭賢進了書店,選了幾本專家推薦的育兒書給他,叮嚀他一定要好好閱讀。

 

天色逐漸轉暗,金厲旭低頭看了看錶,怎麼一轉眼就到了這個時間。

婉拒了曹圭賢打算送自己去車站的提議,把他塞進駕駛座裡、關上門,催促他趕緊回家。

 

隨意在車站商店買了點零食和飲品,金厲旭選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用零食和耳機裡的音樂補充忙碌了一整天所消耗的能量。

就在隨機播放的音樂清單跳轉到那人初次得到一位的solo曲時,手機螢幕跳出紅色及綠色的話筒圖樣、來電顯示的黑色方框裡出現那個人的名字。

 

『喔,圭賢啊?』

『今天謝謝你了,厲旭。』

『怎麼突然這麼說?』

『謝謝你今天陪我來找鐘雲哥見習。』

『沒什麼,剛好我也想見小春所以就一起過來了。』

『也謝謝你告訴希澈哥我需要什麼。』

『希澈哥說反正那些東西留著也沒用,有人接收他很樂意。』

『還有謝謝你送的那些書,我會好好讀的。』

『呀,你真的要好好讀啊,遊戲少玩一點知道嗎。』

『嗯,我會的。對了,還有謝謝你之前介紹給我那位心理醫師,多虧她的治療讓智律的情況好轉、才能出院回家休養。』

『那位醫師是素拉怒娜的朋友,你應該感謝赫宰哥才對。』

 

在金厲旭和李赫宰的引介下,曹圭賢跟妻子開始一起接受孫多珍的心理諮商。

只是在診療室裡,曹圭賢得裝作第一次見到這位醫生,不論在金厲旭或是在妻子面前都是。

 

『吶,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一直說謝謝啊?』

『厲旭啊,』電話那頭的聲音溫暖而寬厚『以前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父親的角色,從知道即將擁有孩子的那一瞬間開始,我沒有感受到擁有的實感,甚至是感到恐懼的,對未來感到迷茫、也對自己感到失望。但是對於那樣膽怯渺小的我依然伸出手的你,給了我力量讓我不再害怕,也好像有了自己可以做得很好的自信,這些都是托你的福、得感謝你的事啊。』

『你是受了什麼刺激才感性爆發嗎。』 電話這頭,是恬淡輕淺的笑意『如果是我需要你,你也會對我伸出手的不是嗎。』

 

其實該說感謝的應該是我呢。

感謝能讓我陪在你身邊,看著你一點一滴找回生命中的光彩,成為某個人心中一顆閃耀明亮的星星。

而在你照亮某個人生命的同時,我好像也得到勇氣、能夠走出記憶的那片黑影,踏出腳步、堂堂正正朝著光明的花路走去。

 

『車來了,我要掛電話了。趕快回家吧,路上小心。』

『嗯,知道了。你也是,回家注意安全。』

『圭賢,』 

『嗯?』

『我會一直在這裡,所以,不要擔心也不要害怕。』

電話那頭停頓了幾秒,而後溫潤沉厚的語句在耳際響起,緩緩流入心扉。

『我也是,一直都會在這裡,永遠都是。』

 

 

 

 

漆黑如墨的夜裡,一輛黑色轎車疾駛在燈火闌珊的高速公路上,車輪極速摩擦的聲響和加速過快轟隆作響的引擎聲劃破夜的寧靜。

在睡夢中接到曹圭賢的電話後,金厲旭抓起手機和車鑰匙奔出家門,不顧自己在醫生的勸告下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開過車,鑰匙一轉油門一踩直接駛向醫院。

同樣的深夜、同樣突如其來的電話,同樣的驚慌失措、同樣的脆弱無助,與那一年曹爸爸心臟病發作的那個夜晚、那塊記憶的碎片重疊。

曹圭賢那張焦急徬徨的臉孔自腦海浮現、彷若在目,零碎的片段不時從眼前閃過。

而同樣的,自己也是如此的不安及恐懼。

那個人好不容易才握在手裡的幸福,不可以就這樣消失,絕對不行.....。

 

到了醫院,金厲旭一路奔馳上樓;

在亮著紅燈的手術室外找到了正低著頭雙手交握、嘴裡不停禱告著的曹圭賢。

「情況怎麼樣?」他走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那人抬起眼、像是丟了魂似的望向他,眼裡是深不見底的黑色。

「智律她....難產引發血崩,現在還在搶救....孩子也還在危險中....」他幽幽說著,緊擰著眉心、紅了眼眶「厲旭啊....我該怎麼辦....我好害怕會失去他們.....」

那人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氣,絕望的無助的顫抖的,斷斷續續重複著沙啞哽咽的語句。

金厲旭握緊他冰冷的手,手心裡的溫度卻怎麼也無法溫暖那雙顫慄著的手;那樣驚恐慌亂的神情、那樣悲痛欲絕的淚眼,再次與記憶的片段交疊,刺痛了他的眼、擊碎了他的心。

不要,他不要看見這樣的曹圭賢,不要任何傷痛再度無情的衝擊這個已經受過太多傷的男人。

眼前的這個人好像下一秒就會沉溺在絕望的漩渦裡,而現在能伸手拉住他的,只有自己了。

 

「曹圭賢你振作點!」他大聲喊著,握緊的手增加了力度「他們都還在努力的活下來不是嗎,他們沒有放棄你也不可以放棄。」

那人依然垂著頭沒有說話。金厲旭鬆開手,一掌拍上他的左臉。

疼痛的感覺讓他從渾屯的思緒中緩緩轉醒,眼裡逐漸恢復焦距。

「看著我。」他捧住他的臉,直視那雙黑霧霧的瞳孔「不會有事的,相信我,他們不會有事的。」

那對澄亮的眼眸像是有魔力似的,一股心安的感覺填滿胸臆。

他嚅動著嘴唇想說些什麼,眼淚卻先流下;他沒等他說完,往前跨近一步、給了他一個似月光般溫柔的擁抱。

「不要怕,我會一直在這裡。不會有事的。」

他說,手掌輕輕順著他的背;他點點頭,把臉埋進他窄小的肩膀裡,淚水浸濕了肩頭的布料。

 

時間不曾靜止,生命中的美好仍舊一分一秒消逝著;

歡與喜、悲與傷仍舊是命運的排列組合,編寫著人生的起伏潮落。

他們相擁著,默而不語。

擁抱著、哭泣著、放肆著張揚的悲傷,在誰都不知道會如何的明天到來以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集完結篇!!!(終於XDDD)

小小補充:

1. 金鐘雲的兒子全名是「金春雨」(←趁機宣傳新專輯),「小春」是小名XD

2. 一直以來都沒有解釋過為什麼金厲旭都是搭車而沒有自己開車過,剛好利用這集解釋一下。雖然原因是精神狀況不穩定的人不適宜駕車,但其實最一開始的設定是因為金厲旭要沒開車這樣曹圭賢才有機會載他(欸)XDDDDD

 

 

PS. 希望完結篇出來的時候有人發現,這裡都快荒廢了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