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在路上了,哥。會準時到的,等等見。」

結束耳機裡的通話,曹圭賢瞄了眼時間、再看向車窗外頭,現在正是塞車的尖峰時段。

「在前面停車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妻子輕聲說著,指了指前方不遠處的地鐵站。

「不行,怎麼能讓妳一個人回去,太危險了。」

「沒辦法去婚禮已經很抱歉了,如果還讓你遲到,我就真的太失禮了啊。其實你今天不用陪我去作檢查的....」

「沒關係的,別擔心。」拍拍妻子的手背,接著轉開音響按鈕「剛才做檢查累了吧?休息一下,我放音樂給妳聽。書上說這張莫札特的CD很適合懷孕的人聽。」

「嗯,謝謝你,圭賢。」

「說什麼謝謝呢,傻瓜。吶,回家後記得吃媽媽帶來的補品,還有我昨天燉了湯放在冰箱裡,晚點回家再陪妳吃宵夜。」

「知道了。」妻子臉上是溫柔的笑容「替我向你的朋友們傳達問候。還有記得跟厲旭Xi道謝,謝謝他送我們漂亮的嬰兒服,找個時間請他來家裡坐坐吧。」

「我會告訴他的。」曹圭賢微笑著點點頭,然後將視線專注在前方的車潮裡。

 

那個人的名字,依舊是那樣溫暖著他的生活、他的心。

 

 

 

 

金鐘雲在休息室裡來踱回,反覆按下手機播號鍵、咬著指甲,但怎麼都是無人接聽。

賓客陸陸續續到達會場,主持人和樂隊順著流程做最後的確認,一切準備就緒,只差人數眾多的伴郎團還未到齊。

「哥你不走嗎?工作人員要我們過去準備了耶。」李東海從門外探頭進來問道。

「你先過去吧,我再打電話催催那小子。」金鐘雲指了指貼在自己耳邊已經開始發燙的電話,滿臉無奈。

「呀真是!曹圭賢那傢伙,等下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在掛斷不知道是第幾通電話後,曹圭賢終於風塵僕僕的出現在休息室的大門口;

頭髮因匆忙奔跑而凌亂不整,最糟糕的是身上竟然還穿著休閒服。

「又!哥你又來了!」還沒來得及開口,那個遲到的傢伙竟睜大眼、擺出一副糾察隊的樣子,搶先糾正他正在咬著手指甲的行為。

「又!你又遲到了!從以前練舞到現在正洙哥結婚,你還真是沒有一次準時啊。」金鐘雲放下手指,抽起架子上掛著的一套西裝塞給他「快去整理一下,不然等等趕不上唱祝歌了。」

  

樂隊演奏著悠揚的婚禮進行曲,新娘由父親牽著手步入禮堂,緩緩走向紅毯那頭等待著與她共築未來的新郎。

燈光灑落在新人身上,一襲純白色禮服在黑暗中顯得閃耀動人,殞落的天使終於在凡間找到了他生命中的天使。

新郎新娘深情凝視著彼此,宣讀誓言許下承諾,替對方戴上戒指、交付真心,在感動的淚水和甜蜜的笑靨中相吻。

掌聲和歡呼聲響起,在濃濃的祝福氛圍裡新娘丟出了捧花,將幸福傳交給另一個相信著愛情的女孩。

在新郎為新娘獻唱時,曹圭賢望見人群那頭、那個人小小的身影,正低著頭偷偷落淚。

他走到那人身邊,小聲地喊了他的名字;那人抬起頭,閃著淚光的眼裡帶著些驚慌。他拉著他湊進角落的位置,指了指眼睛、示意他注意臉上的妝,然後遞了包面紙給他。

「不要哭~不要哭~」他搞笑的小聲喊著「欸欸正洙哥結婚的日子不是應該笑嗎?」

「我也不想哭的啊。」那人背對著他、仰起頭小心的擦乾眼淚「但就是忍不住嘛。」

「等下輪到我們上去唱祝歌,你眼睛紅得像兔子該怎麼辦啊。」

「腫起來了嗎?」他轉過身,著急的問道。

「還好沒腫起來。你在這裡等,我去外面要點冰塊和毛巾,敷一下就沒事了。」

「嗯,麻煩你了。」那人看著他,有些難為情的說「謝謝。」

「記得不要揉眼睛喔。」他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轉身走出會場。

 

 

曹圭賢走在通往服務台的長廊上,迎面而來的是一個令他意想不到的人。

「圭賢哥。」

「喔,炯植啊,好久不見。」

一向不擅於表情管理的曹圭賢,在見到眼前這個正笑瞇瞇向自己打招呼的弟弟時,嘴上雖是禮貌性的回應,表情卻是本能性的僵化。

是真的很久沒見了。以前不過是回歸時期偶爾在活動中遇見的前後輩關係,團體解散後,自然也沒機會再遇見了。

聽說這傢伙在跟舊公司結束合約後,全心投入演員事業,近年拍的幾部電影成績都不錯,發展得挺成功。

不知怎麼的,自己對於眼前這個其實跟自己沒什麼交集也沒什麼交情的弟弟,在相隔多年又再次遇見的當下,仍舊是一如既往的非好感,甚至可以說是懷有敵意的想法。那份根深蒂固的感覺,似乎沒有因為時間而減退。

「沒想到還會再見面呢。要不是正洙哥的婚禮,我們應該沒有機會再見面吧。畢竟哥一直不是很喜歡我呢。」

開朗善良的語氣、明亮無害的眼神,卻丟出帶刺的直球語句。

這大概就是自己不喜歡這傢伙的原因吧。

「說什麼呢,不會是因為哥沒找過你喝酒所以生氣了吧?」

「哥不是因為厲旭哥的關係所以不喜歡我嗎。」保持著同樣的笑容,眉毛都沒挑過一下。

「沒有這樣的事啦,哈哈哈。」敷衍的乾笑幾聲,心裡暗自腹誹。

那傢伙的笑容實在讓人討厭。就像從前每次在舞台上,那傢伙一邊乖巧的喊著『厲旭哥』一邊湊過去摟腰搭肩、露出那燦爛而帶著點炫耀意味的笑容。

「聽說哥結婚了,恭喜。」

「謝謝。你呢,有對象了嗎?」

沒有回答,只是維持著平和卻看不穿情緒的表情。

「哥這是要去哪裡呢?」

「去服務台拿點東西。」曹圭賢說,同時瞥見朴炯植手裡攒著的毛巾「這是?」

「剛才看見厲旭哥哭了,就到服務台要了這個。我要先回去會場了,哥。」禮貌的鞠躬之後,朴炯植挺直身子、逕自往前走;在和他擦肩而過時停下腳步,思索著些什麼,而後開口「其實哥不喜歡我的原因,也是我不喜歡哥的原因呢。」

「MO?!」

「因為我和你一樣,喜歡厲旭哥。」

朴炯植背對著的他,雲淡風輕的說出如此震撼的一句話。

曹圭賢直視著前方、沒有看向身後的人,消化著這個並不意外卻是意料之外的回答。

早在很久以前就猜測到朴炯植對金厲旭的感情是友達以上;一直以來明著暗戀卻總是打著太極閃爍其詞的朴炯植,現在竟然這麼直接的承認了對金厲旭的感情,話語背後是猜不透的深意。

「我喜歡厲旭哥,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不過我很清楚自己在他心裡是什麼樣的存在,也知道自己該待在什麼位置上。我會繼續待在這個位置上守護著厲旭哥。他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在他身邊;他不需要我的時候,我也會繼續過我的人生。」雖是背對著看不見表情、雖是裝作滿不在乎的語氣,卻能清晰感受到那份無法說出口、執著堅定的愛戀。

「我說啊,你要告白的對象又不是我,跟我說這些做什麼?」

朴炯植轉過身,勾起一抹笑、劃過那副波瀾不驚的俊俏臉孔「那麼哥呢,已經待在正確的位置上了嗎?喜歡一個人有很多種方式,待在正確的位置上、做正確的事,就算只能這樣過一輩子,只要他過得好過得幸福,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你說對吧,哥。」

曹圭賢思量著問句,握緊了手心;在感受到指節上那只冰涼的銀製戒指後,慢慢鬆開了手。

鬆開手的那刻,似乎有什麼跟著落下,連同腦海中那些不再屬於自己的記憶和輪廓,一點一滴從手中滑落。

摸了摸無名指上的婚戒,一圈暖意流竄在戒緣和指節之間;

聽說無名指有著連通心臟的血脈,如果圈在手指上的是能夠溫暖自己的心、能夠通往幸福的誓言,那麼就是該好好守護的吧。

 

 

 

「哥,這個給你。」

「怎麼是你啊炯植?剛才圭賢說要去幫我拿毛巾的啊……」

 

 

 

由K.R.Y所演唱的婚禮祝歌,是多年前他們曾翻唱過的世紀情歌《花木水》。

一樣的的站位、一樣筆挺的西裝,溫柔清潤和蒼涼交織而成的歌聲宛如天籟,傳唱著永恆不朽的美麗情懷。

【希望無止盡的波浪終有風平浪靜的一天 但願你和心愛的人能百年好合】

他唱著、閉上眼,腦海中浮現的是年少青澀的他們、那些相知相伴的年歲;

他唱著,一轉頭和剛好睜開眼的他對上了視線,相視著、眼底映上彼此的身影。

【但願你和心愛的人能百年好合】

溫柔偕著清潤,他們相望著,唱出最後一句和音。

 

請啟程吧,你先啟程吧。

在通往幸福路上徘迴著的我們,終有一天無盡的夢會圓滿結束。

但願你幸福。曹圭賢/金厲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ina
  • 好久不見!! 哈哈XD
    我會說我點開之後第一件做的事是回頭去翻27嗎.....XDDDDDDDDD
  • 真的好久不見XDDDD
    回去複習前面的內容完全正常啊,連我自己都快忘記前面寫了什麼XDDDD

    EC 於 2017/03/22 11:24 回覆

  • CHU
  • 炯植啊!!!!!!!!我們炯植長大了臉跟心(?)都不一樣了感覺穩重好多www如果現在是植旭我也可以(沒有人問你。)本來以為事情已經漸漸明朗化,從原本的還是希望賢旭可以有點什麼(?),到後來看他們努力(?)退回朋友關係,厲旭在病房外看著圭賢和弟妹看似幸福(?)的模樣,然後好像漸漸的,在這個故事裡面,我試著從別的角度去看賢旭的「幸福」,或許這樣的結果,未必是不好的,曹圭賢與妻子、小孩過著平安快樂的生活,而金厲旭也完全放下了一切,過著讓自己順心的生活。然而就當我開始接受(沒人免強你#)這個設定時,炯植竟然出現了XDDDD
    也因為炯植說了「因為我和你一樣,喜歡厲旭哥」,讓我又開始期待後面賢旭的發展!!!!!果然,曾經那麼深愛過的人,就算是自己,也無法輕易的控制自己的心吧。
    炯植的話也讓圭賢瞬間清醒,無法隱藏的心就這樣浮現了出來,但也只是那一瞬間而已,在意識到手上的戒指冰涼的提醒他,「不要愛,也不能愛」的同時,又回到了原點。其時我還是私心的希望賢旭可以幸福,但是是我希望的那種幸福。(誰管你阿XDDDDD) 坐等續集(竟然) 加油,辛苦了^^
  • 哈哈哈哈哈竟然植旭也可以嗎www
    那說好的赫旭呢?(←沒人跟你說好啊XD)

    炯植的確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不論是以前或是現在都是。朴炯植真的,非常有事。www
    但很遺憾的(?)告訴你,賢旭之後不會再有什麼令人期待的發展了XD
    朴炯植的出現只是提醒曹圭賢「我和你一樣都是喜歡著厲旭的人,但我知道自己該待在哪個位置上,而你呢?也應該待在正確的位置上吧。」
    就是因為你喜歡著那個人,所以即使只是一句關心、一個貼心的動作,任何可能會表現出留戀、造成傷害的舉動都不應該再有了。如果你希望他可以放下、可以過得幸福的話,守在自己應該待在的位置上,這就是最好的方式了。
    這個提醒讓曹圭賢徹底斷念,同時手上的戒指也提醒他現在自己擁有的是什麼。對於已經擁有家庭的他而言,待在丈夫和父親的位置上、好好對待身邊的人,這才是最重要的。
    此時此刻的他,真的放手了。守護金厲旭的那個人,不再會是自己;而希望金厲旭能夠得到的幸福,就由另一個能夠給予他幸福的人來給予吧。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我突然也有點希望在賢旭都放下沉重的過去之餘,金厲旭可以接受朴炯植的愛。(竟然XDDDD)

    EC 於 2017/03/22 17: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