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兩點鐘。

曹圭賢看了看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數字,轉頭望向一旁正在貨架前仔細挑選食材的人,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到了這個時間還不能休息,是因為隔天他要出演一個綜藝,節目內容除了談話之外,其中一個環節是要來賓介紹自己的拿手私房菜,對於他這個曾經煮過漢江拉麵的地獄廚神來說,實在是一項極為艱鉅的挑戰。

原本他想拿自己練習了好幾個月才終於學會怎麼煮得好吃的拉麵當作私房菜,但被金厲旭嚴正的否決,接著二話不說直接拉著他到超市買食材,打算連夜教學替他惡補料理技巧。

「籃子。」那人拎起一包番薯,朝他晃了晃。

還沒來得及消化睏意的曹圭賢伸了個懶腰,提起購物籃接住了東西。

「我們回去睡覺了好不好,我好累~」

「不行啦,東西還沒買齊,而且回去宿舍後還要練習作菜啊,哪有時間睡覺。」

「這幾天都有行程嘛,雖然只是featuring但也得用上體力的啊。」

「平常電動玩到三更半夜,也沒聽過你喊累。」不理會那人的嚷嚷,金厲旭一邊檢視著手中的清單一邊往前走「你啊,把拉麵當作私房菜會讓前輩們笑話的,嚴重一點甚至會被解讀成對節目不尊重,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所以打起精神吧,就算不會作菜,也得咬緊牙關學起來。」

 

到櫃檯結帳時,眼睛已經瞇成一條線的曹圭賢從口袋掏出信用卡交給店員。

「欸,」金厲旭用手肘輕輕推了他一下「為什麼會有巧克力在籃子裡?我不記得有放這個東西進去啊。」

「是我放的。」再次打了個呵欠,曹圭賢半張著嘴,用含糊帶著慵懶氣息的聲音說道「剛才經過零食區你一直在看那個巧克力,如果跟你說『想吃就買吧』你大概會說『我在減肥』或是『太貴了又不是黃金』之類的話,想著等下你得耗費不少精神幫我補習,就當補充體力、或是當成學費吧。」

「每天都拿宵夜誘惑我,如果長肉了就都是你害的。」嘴上抱怨著,語氣卻是滿滿笑意。

「你誘惑我的更多,不只宵夜,還有早餐午餐晚餐和點心,每天都煮好吃的。吶你看,我長了多少肉。」說著,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肚子,還故意用力低頭擠出雙下巴,讓金厲旭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

「你這樣很醜耶哈哈哈哈。」

「還不是你養的。」

 

結完帳,兩人提著購物袋走出超市。

昏黃的街燈壟罩著通往宿舍的那條小巷子,在平坦的路面上拉出兩條長長的影子。

寧靜的仲夏之夜,蟬鳴鼓譟著;兩人並行的腳步和呼吸聲,順著蜿蜒的小徑輕盈迴旋。

突然,曹圭賢停下腳步。溫醇沉厚的嗓音劃過夏夜的和諧與靜謐。

「厲旭啊,如果以後宿舍生活結束了,我們一起住吧。」

「啊?」

突如其來的發言讓上一秒還在邊走路邊放空的金厲旭一時反應不過來,就這麼愣在當下。

「特哥、希澈哥現在有自己的房子,再過幾年成員們就要去軍隊了,我們也是,到時候宿舍會收掉吧。我考慮過了,等從軍隊回來後就在首爾買一間大小適合兩個人住的公寓。」

「呀、我,我為什麼一定要跟你一起住啊,我要回去家裡跟爸爸媽媽一起。」

「那麼有行程的時候,你要仁川首爾兩邊跑嗎?你自己開車還是要經紀人哥開車?工作的時候還是住在首爾比較方便不是嗎。」曹圭賢轉了個方向,輕輕的靠近、和他四目相交「所以,跟我一起住吧。到時候換我養你,把你養得肉嘟嘟的。」

被那雙無比認真且炙熱而溫柔的眼眸凝視著,金厲旭覺得自己的臉頰似乎有些發燙,甚至稍微有點暈眩的感覺,耳裡彷彿迴盪著自己逐漸紊亂的心跳聲。

「不要開玩笑了啦。」他掩飾著自己的心慌這樣說道。

「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料理書都買了,打算等宣傳活動結束後就開始練習。」他說,溫暖的笑著,牽上了他的手指「怎麼樣,接受這個提議、讓我養你嗎?」

 

 

 

 

「圭賢?圭賢?」

那人如綠葡萄般圓潤清甜的溫潤嗓音傳進耳裡,把曹圭賢從零碎片段的記憶中拉回現實。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情景、同樣是站在自己眼前的那個人,手裡超市購物籃的重量卻提醒著他什麼才是當下的真實。

「呀,不是讓你去挑一隻處理好的全雞過來嗎。」

明明說好分頭尋找製作蔘雞湯所需要的食材,結果自己都已經拿好大棗和栗子回來了,唯一分配到全雞這項食材的曹圭賢卻在冷藏食品區前站了很久遲遲沒有動作,讓金厲旭有些不悅。

「啊,那個,我不知道怎麼挑啊。」曹圭賢搔了搔頭。這的確是事實。

「我最怕的就是雞爪你知道的,所以無論如何這個工作交給你負責。」腦海中浮現雞爪的模樣,金厲旭不禁打了個冷顫「吶,我先到出口等,結完帳再出來找我。」然後不等對方回應、三步併作兩步小跑步離開現場。

看著那人一如既往在跑步時總會不自覺呈現內八的背影、一點一點逐漸消失在視線中,再看看自己手中裝滿食材的購物籃,曹圭賢無奈的笑了笑,將腦中那些過往雲煙揮之而去,往冷藏食品區走去。

 

『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履行承諾。那麼智律Xi呢?對她來說最重要最需要的,又會是什麼呢?』這是金厲旭在帶著曹圭賢離開醫院後所問出的第一個問題。

『也許在物質上你已經給得足夠了,但或許還有什麼是你沒有注意到的,就算只是很細微的一件小事,可能對於她來說卻是很重要、擁有很重大意義的一件事。如果沒有用心體會、接收她向你透露出的訊息,就沒有辦法知道她心裡真正的需求,那麼就算你做得再多、有著再溫暖的心意,都不會被感受到。所以,請好好的思考一下,弟妹現在真正需要的會是什麼。這是只有你才能夠做到的。』

聽完這番話,曹圭賢坐在醫院附近小公園裡的長椅上沉思著、苦惱了許久,忽地靈光一現。

『智律她,自從懷孕後胃口變得很差、孕吐也很嚴重,口味太重的食物都不能吃,連聞到味道都不行。或許,我應該請媽媽為她準備一些清淡的食物。』

正當曹圭賢準備播電話給母親時,金厲旭拿過他的手機、按下通話結束鍵。

『別麻煩曹媽媽了,你自己做吧。丈夫親手替妻子準備料理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在曹圭賢看著他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時,嘆了口氣『知道了,我會幫你。走吧。』

 

回到曹圭賢家,一進門,金厲旭就催促著他趕緊去洗手換衣服,自己則是捲起袖子走進廚房、準備進行前置作業。

所有的食材要先進行清洗,糯米、紅棗、栗子需要浸泡,大蒜要剝皮、人蔘要切成條狀、全雞需要先去除脂肪才能使用。金厲旭鉅細靡遺的交代著料理的細節,對烹飪一竅不通的曹圭賢乖乖寫下筆記,從簡單的步驟著手學習,困難的部分則由金厲旭幫忙處理。

兩人合力將食材塞進雞肚裡,當金厲旭正在說著縫合雞身的方法時,曹圭賢玩心大起、拉著兩隻雞腳盪來盪去,被狠狠的巴了頭;

開始熬煮湯底前,金厲旭向曹圭賢詢問有沒有什麼調味料是李智律不喜歡、或是吃了會過敏的,並且依照她的喜好更改了食譜裡的配料。

數十分鐘後,屋裡充滿著雞湯濃而不膩的清甜香氣;熊熊爐火前,金厲旭打開鍋蓋舀了一匙試味,火光映照著他紅潤的臉頰。

曹圭賢想起以前,那人在廚房裡忙碌著的每個時刻。為行程忙碌而作息不正常的利特哥和赫宰哥準備的愛心宵夜、為正在減肥的鐘雲哥和神童哥準備的低熱量菜單、為總是嘴饞的晟敏哥和東海哥準備的午茶甜點,還有為嗓子疲勞的自己所準備的蜂蜜水、大棗茶、桔汁等保健食品。

用料理體貼照顧著每個人的需求,這是金厲旭關懷成員、表達心意的方式。

此時此刻,曹圭賢覺得似乎能夠領悟金厲旭對自己所說的那些話,也似乎明白自己對妻子該做到的承諾和義務、能夠是什麼樣的面貌了。

 

 

晚上,曹圭賢帶著盛裝著蔘雞湯的保溫壺回到醫院。

當李智律得知擺在自己那壺熬煮得清香入味的雞湯,是丈夫忙碌了一整個下午為自己所烹煮的,頓時愣住、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

在丈夫緊張的問著自己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請醫生過來看看之類的話,甚至差一點按下病房牆上的緊急呼叫鈕的前一刻,她輕輕抓住了他的手,望著他、緩緩的訴說著些什麼,然後,流下了晶瑩的眼淚。

雖是淚水卻不苦澀,帶著點不真實的幸福滋味。

曹圭賢伸出手、略為笨拙的替妻子拭去眼角的溫熱,輕輕地擁抱了她、說著滿懷歉意的話語,接著鬆開了懷抱,提醒她趕緊趁熱把湯給喝了。

妻子點點頭,露出了久違的笑靨。這是他見過妻子笑得最美麗且最美好的一次。

 

病房門口,金厲旭倚著牆靜靜聆聽著。而後,悄悄轉身離開。

步出醫院大廳旋轉門,抬頭眺望,今晚的夜空很是明亮,不再是一片霧濛濛的漆黑;點點繁星明滅閃耀,觸不及卻又彷彿伸手可得。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幸福都不再是那一顆顆遙遠而無法抵達的星球了。對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還沒棄坑之又是好久不見&金柳物기다릴게요 ㅠㅠㅠㅠ

這篇上半段回憶的部分寫的是2013年Henry的solo Trap那個時期(圭賢幫忙featuring)

節目是指Happy Together,當時看到曹先生做那道地瓜披薩就覺得吼一定是某人教他做的啊XDDD

然後原來上一篇更新已經過了四個月.....(汗)

但金厲旭延期入伍、曹圭賢又貌似會一路唱到明年底才去,看來要在雙忙內入伍前完結這個願望可以實現!!!(←完結日期如同曹先生的服役時間一延再延w)

是說,最近曹先生在特哥的講座上透露自己高中時(?)曾經暗戀過一個人長達三年的時間。

欸這不是剛好符合我在Touch Love裡對曹先生的人設嗎XDDDD 

看來一向不屬於我的研究領域的曹先生,還是有我能夠準確get到的部分嘛~(驕傲)

 

雖然目前處於半脫飯狀態,但還是想聊聊對於前陣子某些事情的看法。

 

關於柳物關推特這件事,不少人覺得惋惜、少了一個能接觸他的個人生活的管道;對於賢旭飯來說更是心痛,推特是紀錄著柳物跟圭圭談戀愛的粉紅小天地啊TT TT

但撇開這些,我覺得關推特對於柳物來說是好的。因為說真的,不用SNS、或是使用私人帳號,對公眾人物來說是最好的。

可以不用為了粉絲服務發文、不用事事顧慮擔心得太多,不會因為一張照片或是一句話莫名的被放大檢視、甚至攻擊謾罵;

可以隨自己的心意發表言論、可以自在的生活著,在鎂光燈聚集之外的地方保有唯一一點私人空間。

即便看不到柳物的自拍美照&跟圭賢的甜蜜合照(///),只要那是能夠讓他活得舒服自在的方式、能讓他少受點傷少招點黑,只要他能過得快樂就好。

 

關於圭賢到明年都要繼續巡演這件事,我是憂喜參半的。

喜的是他能一直做著他喜歡的事,在舞台上唱歌;憂的是這樣的工作強度對於一個喉嚨才剛復原的歌手,是否太操勞?

之前看過一篇專家評論,內容說的是像賢旭這樣專業的歌手知道如何正確的發音讓聲帶降低耗損、不會受傷。

我們都知道圭賢是個懂得自律、愛惜自己羽毛,專業且敬業的歌手;但不免還是會有「嗓子長期高強度使用久了會不會難以負荷」,這樣的擔憂。

前陣子日巡,圭賢常說自己喉嚨痛,聲音明顯沙啞、唱高音感覺有些吃力,很難想像相隔這麼短的時間,他竟然又要再經歷一次那樣密集的巡演。(昏)

真的很想大喊「曹圭賢拜託你不要再這樣摧殘你的喉嚨啊!!!」但喊了並沒有用。 

然後在某些地方看到的某些言論實在是令人無語。

比如「什麼時候亞巡?」、「快點來台灣」,讓我覺得腦中有這些想法的人真的是飯嗎?

沒有一點珍惜愛護偶像的心意(←雖然這樣想也不能改變什麼,但是心態問題),只關心什麼時候開演唱會、什麼時候能夠去看偶像唱歌,什麼都只想到你自己,那其實對偶像也沒多愛。

 

好啦結束上面嚴肅(?)的話題,最後來聊一下今天柳物的事。(←這話題明明更嚴肅XDD)

本來不到著任何期望、覺得曹先生應該不會去送行吧,結果!!!曹先生還是去了!!!

嗚嗚嗚在最後還發糖給我們好貼心TTTT但有滿滿的洋蔥啊TTTT

CudkBbmUEAAIKvD.jpg  

CudrgH2UsAA8lfN-tile.jpg  

很艱難卻還是得送走自己心愛的那個人,遠遠凝望、靜靜陪伴,再捨不得都還是得鼓起勇氣,微笑著目送你走......吼這到底是什麼虐心的情節啦TTTTTTT (請不要自己亂編故事www)

曹圭賢的眼神到底是想虐死誰啦QQQQQQQ 

拜託你也趕快去軍隊趕快回來跟大家(柳物)團圓啦(哭喊)QQQQQQQ

 

從今天開始失戀的第一天。未來三年請大家互相扶持、一起等待賢旭回來吧

我們下/下下/下下下個月再見。(被揍飛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u Ko
  • 好久不見的更新
    還好不是虐的XDDD

    真的是失戀的第一天沒錯QQ
    嗚嗚嗚~只好狂看以前的影片來想念厲旭阿!
  • 真的是好久不見XDDD
    竟然一路拖到厲旭入伍、2016快過完才更新實在有點事www

    失戀的第一天晚上我還失眠耶QAQ
    喔嗚想到等賢旭都回來至少要等三年就好悲傷TT TT
    吼曹圭賢到底為什麼不趕快一起去軍隊啦XDDD

    EC 於 2016/10/13 20:59 回覆

  • joan
  • 厲旭當兵後,還可以看到更新,真的安慰了我因厲旭當兵而失落的心情,謝謝你~
  • 謝謝你依然在關注這部文~我會繼續努力更新的:)

    EC 於 2016/11/27 03:11 回覆

  • 廖涓涓
  • 圭賢還沒入伍 並非是他不想入伍 或是延遲入伍 是因為他年紀還沒到 本來他就是17年才收到兵單入伍 這兩年是金九拉一直口沒遮攔的亂提到入伍的事 但是事實是 圭賢照年齡 本就是17年才入伍的 你用圭賢服役時間 一延再延這幾句話 不太正確吧 他根本沒收到兵單 何來一延再延的說法 我們希望他何時入伍 他想何時入伍 跟公司覺得該何時入伍 跟國防部何時徵招他入伍 這必須分清楚 別把我們的希望 灌在不實的言論上吧 圭賢並沒有 一延再延入伍 別冤枉他了
  • 我當然知道依照圭賢的年齡的確還不到入伍時間啊,不過如果你有真的認真關心圭賢的話應該要知道他本來確實是打算今年(2016年)入伍的,這是從去年開始、圭賢本人多次在節目或訪談中親口說的,也是特哥所說「2018會是大團圓」,並非你所說的「不實的言論」。當然最後什麼時間入伍,圭賢他有自己的立場和考量,所以不管是今年還是明年去,身為粉絲就是支持、然後靜靜等待他回來就對了。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期望他早去早回、早點回歸大隊團圓,僅此而已;因此當我知道他將原本在今年入伍的計畫延後至明年,自然會擔心他趕不及大團圓、趕不及參與七巡等大隊活動。我只是擔心、心疼,沒有任何惡意也從未把自己的期望貫在不實的言論上。
    我想說的就這麼多。希望你可以理性的想想我說的話、也去翻翻影片找證據,別冤枉我了。
    然後這是我的私人空間,請你講話有禮貌點。

    EC 於 2016/11/27 0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