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曹圭賢抬起頭,望向剛才還晴朗無雲的天空。

幾滴豆大的雨點落下,壓濕了他鬆軟的髮頂。沒帶傘的他煩躁的嘖了聲,握緊手中的提袋、加快腳步。 

穿越旋轉門、進了醫院大廳,曹圭賢停下腳步、拍了拍肩膀上的水珠;一對夫妻抱著看起來剛出生沒幾天的嬰兒從他身邊經過,嘴裡討論著該取什麼名字、互相凝望著的眼神寫滿幸福。

曹圭賢站在原地,目送著那對夫妻離開,久久未收回視線。一位護士走過來,提醒他口袋裡的手機正鈴聲大作。

看著螢幕顯示的名字,一絲猶疑浮現在他臉上,帶著些許不安;卻在接聽電話的同時,不著痕跡的被掩沒在故作泰然的話語裡。

「嗯,智律啊,我在大廳。東西買好了,我馬上回去,等等見。」

 

 

 

「呀!金永云你給我過來!不准再看電視了!」金希澈扯開嗓子,對著窩在客廳沙發上滿嘴零食的弟弟喊道。

「吶,是《再一次也好》啊。」金永云指了指螢幕、手上沾滿洋芋片的碎屑「厲旭啊~電視上在播你寫的歌喔。」

那是剪輯電視劇片段編組成的Music Video,歌名、演唱者和作曲家的名字以白色藝術字體雋刻在畫面右下角的位置。

「電視劇完結都多久了,OST成績還是這麼好,呀~果然我們兩個忙內都是音源流氓啊。」朴正洙擠開沙發上的金永云,跨上腳、舒舒服服的看著電視。

李晟敏在電視機前找了塊地板坐下,金希澈嚷嚷著要申東熙拿幾瓶燒酒過來、跳到朴正洙身上壓得他直喊著腰快斷了;李赫宰和李東海搶著一盒巧克力,崔始源悠閒的端起一杯剛煮好的熱美式坐在沙發的左邊扶手上;金鐘雲走過來嘀咕著自己以前唱過的OST成績也很好啊,但沒人理會他。

一群花漾中年的大男孩擠在電視機前嘰嘰喳喳,暫時忘記他們聚集在一起的原因,是要集思廣益、替朴正洙策畫如何向交往多年的女友求婚。

解散後,成員們忙於各自的生活,能夠聚在一塊兒的時間少之又少;但只要誰出了什麼重大事件,不管怎麼樣大家一定會馬上合體、討論解決的方法。

「不過圭賢是不是太過份啦?正洙哥求婚是大事耶,他到底在忙什麼啊。」在搶奪大戰中勝出的李東海嚼著巧克力問。

「弟妹懷孕了,好像四個多月了吧,說是身體狀況不太好,圭賢得多陪著她、照顧她啊。」朴正洙戳了下李東海的額頭「我們東海也該學著當個體貼的男人啊。」

「啊,原來是這樣。弟妹還好嗎?不會有什麼事吧?」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李東海露出擔心的表情。

「圭賢說好好休養、慢慢就會穩定了,別擔心。他答應婚禮的時候會來幫我唱祝歌。」

「那也得先等求婚成功了再說啊。」一旁的李赫宰趁亂抽走李東海手中的盒子。

「呀李赫宰你欠揍啊!」

在李東海正要給李赫宰一記飛踢時,金厲旭端著剛烤好的餅乾從廚房走出來,盤子一下桌立刻被掃得精光。

望著電視裡正在播放的Music Video,原來已經過了一年了呢,金厲旭在心裡默默感慨著時間的流逝之快。

那個人現在過得好嗎?

過去一年裡,他們幾乎沒什麼連絡,只在逢年過節時發送簡訊稍加問候;現在的他多了個新身分,以後也會更加為了幸福而忙碌吧。

只是對於一向準時參加成員聚會、今天卻缺席了的曹圭賢,金厲旭莫名的感到擔憂,但那樣的憂慮卻不知從何而來、該從何說起。

 

歌曲播放完畢之後,成員們開始認真規劃流程,討論大大小小的細節、分配各自的職務。

主唱line理所當然被分配到唱歌的工作,選擇《Promise You》作為求婚祝歌。

將原本是三個人的合唱曲改成兩人合唱版本費了一番功夫。少了曹圭賢的中音,金鐘雲的低音和金厲旭的高音必須從中找到協調,在合音部分多加了些心思,以做出完美調和。

只是無論歌曲聽起來再怎麼和諧,卻依舊感覺缺少了些什麼,彷彿遺失了靈魂的一角。

休息的時候,金厲旭傳了封訊息給曹圭賢。

『練習祝歌中,是我們K.R.Y的歌喔!你不來嗎K.R.Y的隊長~』

發送成功的字樣靜靜躺在那兒,靜靜等待著。不久,新訊息抵達的字樣跳了出來。

『可是我覺得你才是K.R.Y的隊長耶ㅋㅋㅋ替我向正洙哥說聲抱歉,預祝求婚成功,Fighting^^

手指滑過螢幕、當金厲旭準備再回覆些什麼的時候,耳邊傳來金鐘雲的呼喚。

他放下手機,那則只打了開頭稱呼、未完成的訊息隱沒在一瞬轉黑的屏幕中,沒有下文。

 

 

 

金厲旭回到飯店時已經是凌晨兩點鐘了,這群哥哥聚在一塊兒酒果然沒少喝過。

踩著蹣跚的步伐出了電梯,拖著因醉意而有些暈眩搖晃的身子找到自己的房間,門鎖密碼卻迷失在濃厚的倦意中不見蹤影。

血液裡的酒精發酵著、意識逐漸渙散,金厲旭坐在房門口的地板上,用手掌拍了拍臉、來回轉動著頸子,打算等酒醒一些再下樓到櫃檯尋求協助;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同時一個念頭在心中冉冉升起。

要不要打給那個人呢?

雖然從哥哥們口中似乎沒有接到任何需要擔心的消息,那封訊息也並未透露出一絲異樣,但不知怎麼的還是放心不下,好像得親自聽聽那人的聲音才能確定他是否安好。

可在這個時機、這個時間點,打這通電話適合嗎?撇除幾次年節問候的訊息,他們已經一年沒通過電話,就這麼突然地撥電話過去、還是在深夜,怎麼想都覺得唐突。

盯著那個號碼躊躇許久,最後把心一橫、按下通話鍵。

以前住在宿舍的時候,金厲旭曾經在喝了酒後因為記不起宿舍密碼而打給正在國外工作的曹圭賢。忘記密碼是真的,但其實沒那麼醉、只是藉酒壯膽,想藉此聽聽那個人的聲音、只是突然想念了。

而這樣的藉口似乎是此刻唯一能夠順理成章成為主動聯繫那個人的理由了。

平靜的單音在話筒響起,金厲旭抿了抿乾燥的嘴唇、作了個深呼吸,壓下心底洶湧著的緊張感,等待話筒那頭的回音;單音重複了好一陣,在他準備按下結束通話鍵時,話筒裡傳來熟悉的聲音。

「噢、厲旭,怎麼了?」

低沉平穩饒富磁性的聲線傳入耳裡、溫柔旋繞著,一瞬間竟讓金厲旭濕了眼眶。一定是酒精作祟的關係,每次喝了酒眼淚總是特別多。

「厲旭?厲旭?」

沉默了幾秒,金厲旭回過神,嚥了嚥喉嚨、邊抹著眼角邊說「吶、圭賢啊,我忘記大門密碼現在進不去,密碼是什麼告訴我吧,拜託~」用著喝醉酒後才會出現的那種鼻音濃重、軟軟黏黏的嗓音。

「你喝醉了?」

「嗯,我喝酒了、但沒有醉喔,赫宰哥跟正洙哥才是喝醉的人,站都站不穩最後還要希澈哥送他們回家,正洙哥還吐在車子上、希澈哥氣死了哈哈哈哈。」

「你在飯店嗎?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裡一個人都沒有,我頭好暈喔。」

「告訴我你在哪間飯店、房門幾號,我打電話到櫃台找人幫忙。」

「呀,你還沒跟我說密碼耶.....」

「別鬧了金厲旭!」一句嚴厲的斥責打斷了對話,如低氣壓壟罩、寒冷沉重的氣息隔著話筒流動在觸碰不到的兩個空間中,盤繞凝聚在心頭。

發覺自己口氣有些重,曹圭賢歛住性子、放軟了語氣。

「半夜一個人喝醉酒在外面很危險。聽話,讓我幫你。」

電話那頭沒有回應。曹圭賢開始有點擔心金厲旭會不會直接醉倒在房門口,輕輕喊了幾聲,而後傳來那人細小軟嚅的話語。

「圭賢你....從以前就很溫柔、很會照顧人呢,有時候比我還像哥哥。這樣的圭賢,以後一定也能成為一個很會照顧人的好爸爸、值得依靠的人吧。」語調溫潤、卻隱約的透出了稀微的嘆息「我很羨慕你呢,圭賢。」

在這樣的年紀,為夢想努力過、為事業奮鬥過、為愛情執著過、為人生冒險過,在具備豐厚的生活條件、擁有足夠經歷和強大心智的這個年紀,以喜悅滿足的心情迎接一個新生命的到來。

那是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做到的。

「怎麼突然說這些?」

發現自己有些失言,金厲旭搖搖頭、趕走腦袋裡那些難以定義的感觸和惆悵,快速轉移話題。

「吶,預產期是什麼時候。」

「九月....」是幾號來著?

「別告訴我你忘了是幾號。呀,你要多用點心才行啊。」

「生日什麼的我一向記不住,你是知道的。但我會努力,一直一直努力,變成一個可靠的存在。」

那人溫軟的笑靨彷若眼前,比陽光還暖,熾熱的、刺痛的,灼傷了金厲旭的每分每寸;即便如此,他依然張開雙臂緊緊擁住這份椎心刺骨的炙熱,即使下一秒自己將被吞噬、燃燒殆盡。

「嗯,你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你會的「抱歉這麼晚打擾你,我應該改一下這該死的酒品了啊。去休息吧,還有,替我向弟妹問候一聲。」不等對方回應,直接結束通話。

放下手機,往口袋裡摸了摸,赫然發現裡頭躺著一張備用房卡。

「繞了一大圈,結果都是不需要的啊。」緊緊捏住那張房卡,自嘲似的笑了笑「你真的該清醒了啊,金厲旭。」然後站起身,刷開了房門。

 

 

 

求婚event十分成功,過程浪漫又溫馨。

朴正洙緊緊抱住好不容易點頭答應自己求婚的女朋友哭得唏哩嘩啦,成員們也抱在一起、慶祝他們的特哥終於收服嫂子、脫離老光棍身分。

後來,李赫宰和李東海爭吵著誰來當伴郎、金永云說你們兩個都當不就好了吵什麼;金鐘雲心心念念想趕快回家看兒子、被金希澈攔下說我都沒趕著回家看我們宥娜了你不准走;崔始源打了通電話訂下高級酒吧準備開慶功宴、申東熙和李晟敏湊在一起討論著該推薦哪間婚禮公司、正在國外拍戲的金起範撥了通越洋電話回來祝賀。

屋子裡吵吵鬧鬧的,彷彿回到了從前的時光,十幾個人擠在窄小的待機室裡,化妝、玩遊戲、吃東西、練習,那樣的嘈雜擁擠、卻是滿滿熱鬧歡樂的回憶。

「厲旭啊~快過來拍照!」朴正洙邊揮著手邊喊著,幾條細紋在眼尾勾成一輪彎月。

金厲旭點點頭、小跑步擠進哥哥們替他騰出的位置,比著剪刀手、拉開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

 

窗外春光明媚。

忽地,颳起一陣大風,遠方的天色暗了下來,整座城市披上了暗色調的垂幕。

美麗的春色只是這場暴風雨前的寧靜。

有什麼不安的因子沉浮在空氣中,即將在未知的未來中展開。

 

 

 

 寄件人:엄마

『厲旭啊,家裡來了你的客人喔,結束了趕快回來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預祝李赫宰生日快樂www(大歪樓)

時隔三個多月,我終於回來更新了~因為又是好久不見、所以又是滿滿字數XD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是說這種劇情好像看了也開心不起來吧w)

然後要不要猜猜看在家裡等柳物的客人是誰呢ㅋㅋ猜對了沒有禮物(被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ina
  • 最好是開心得起來啦!!=.="
    EC每次都能把文結合時事(?)耶好厲害!但原本(現實)明明很膩歪的打電話,為什麼變那麼虐呢....QQQQ
    害我又想起七輯旭版那句塞死我的話了啦.....>""<

    好喜歡大家聚在一起吵吵鬧鬧的樣子~這才是蘇揪啊!:)
    而且最喜歡"但沒人理會他"這句。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D
    相信現實中的他們也會一直這樣熱(幼)鬧(稚)到變成老老年(?)的吧!^__^
  • 老實說這篇是受了太甜蜜太膩歪的打電話事件刺激,才終於從長時間的難產中生出來XDD
    一整個現實越甜寫文開虐越順手(←這到底是什麼詭異的心態www)
    然後那段對話我是想著SICS賢旭第一次電話連線的內容和口氣去寫的,不過經你這麼一說突然覺得好像也可以聯想到七輯的那段文字QAQ

    哈哈哈哈我自己也最喜歡那句XDDDD
    (大雲表示:你們到底要無視我到什麼程度.....TT TT)
    相信老少年的感情會一直這麼好、一路吵吵鬧鬧到老,我~有~自~信~!!!!(←柳物口氣)

    EC 於 2016/04/08 02:38 回覆

  • Yu Ko
  • 終於更新了!!!!!!是慶祝連假嗎XD
    不過內容有點揪心啊.....

    客人感覺是不速之客
    例如知道賢旭過往的人之類的@@
    暴風雨前的寧靜啊!!!!!!!!!!!!!!(緊張
  • 哈哈哈因為太久沒更新覺得該來勤勞一下wwww
    雖然不太可能,但還是希望能在圭賢入伍前完結。
    因為雙忙內都入伍後,我可能會暫時失去寫文的動力TTTT

    確實是不速之客(叮咚叮咚)
    敬請期待~~~

    EC 於 2016/04/08 02:41 回覆

  • peggytseng1993
  • EC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今天小旭宣布主持廣播到4/24還大淚崩
    害我整個人down到不行

    好喜歡旭旭打給圭電話
    圭說 聽話,讓我幫你
    那種「不論我們之間怎麼樣,不管我現在是誰,我還是想對你好,照顧你」的感覺
    莫名戳到淚點嗚嗚嗚嗚嗚嗚
    在當下旭旭一定覺得很揪心(我也好揪心
    看到這邊我變得希望他們都放下過去,開始自己嶄新而且幸福的未來
    畢竟人生中總有那麼些缺憾
    可是彼此的缺憾卻又剛好是彼此
    也是一種圓滿吧

    我現在陷入旭旭要入伍的恍惚精神狀態中了(眼神死
  • 有我有看到!!!!!
    厲旭這四年來放了許多心思、如此用心主持著KTR,現在因為即將入伍而下車,他心裡一定很捨不得TTTT看到他哭我好心疼TTTTT
    有人說「厲旭好好守護了KTR、現在還給特哥」,覺得很欣慰,即使團隊裡有誰因為行程或兵役問題暫時離開了位置,依然有其他成員能夠接替、守住這個位置,SJ就是一個彼此互相扶持著的團隊啊。
    而且一方面,節目下車後厲旭也能有多點時間陪伴家人,去旅行、跟朋友見面、做一些平時無法做的事,在入伍前把握最後的時光,很替他感到開心:)
    雖然捨不得、雖然會擔心、雖然會想念,但早點去就能早點回來團圓,這樣想心裡會好過些。
    所以別難過,雙忙內不在的這兩年,一邊等待一邊繼續為他們加油應援吧!!!

    最後我要說好喜歡你的解讀:
    「不論我們之間怎麼樣,不管我現在是誰,我還是想對你好,照顧你。」
    這正是我所想表達的,文裡面圭賢對厲旭始終如一的好、不變的感情。

    EC 於 2016/04/12 0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