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jpg 

 

Piece 4.

 

「你現在住哪裡啊?」回程的車上,曹圭賢問道。

「希澈哥收留我,條件是幫他煮宵夜。」金厲旭把座椅往後推,準備開始補眠。

「我也要去。」

「客房只有一張床,而且希澈哥不喜歡你。」

「我們可以擠一張床啊。希澈哥喜歡打game吧,我有最新款的遊戲光碟。」

「你不是說買了很貴的新床嗎,回去睡那張床就好幹嘛跑來跟我擠啊。」

「買新床是要等你回來一起睡的啊,我一個人睡那麼大的床很寂寞耶。」

「變態,我才不要跟你睡在一起呢。」金厲旭有些惱怒地鑽進外套裡蜷縮成一團,靠向車窗背對著曹圭賢。

「可是我們昨天晚上好像就是睡在一起耶.....」曹圭賢拉著外套衣角賊賊的說,結果被金厲旭狠狠踢了一腳。

 

列車行駛好一段路,曹圭賢拿下耳機、轉頭望向身旁不知什麼時候睡著的人。外套掉了一角、露出小巧精緻的臉蛋,鋪著長長的眼睫毛,嘴裡呢喃著些什麼、淺淺嚅動。

視線停留在那人的睡顏上,曹圭賢看得出神,久久不能移開,如此的恬靜美好更勝沿途風景明媚;輕輕撫過側臉,那人皺了下眉心,恍惚地抓了他的手臂當作靠枕,小臉在柔軟的毛衣上蹭了蹭,而後靜了下來。曹圭賢寵溺的笑著,替枕著自己手臂的人兒拉緊了外套。那人鬆開了眉頭,嘴角溢出柔光、微微上揚。

今後還要再更努力吧,成為金厲旭可靠的存在,每天每天都能安穩的在自己身邊入睡。曹圭賢在心裡想著。

 

回到首爾。一走出車站,曹圭賢從口袋掏出手機,十幾通未接來電,通知顯示電子信箱裡未讀的郵件呈現爆滿狀態。

當他正猶豫著是否該馬上回電或查看電子郵件時,金厲旭已經邁開腳步、即將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中;把心一橫,他選擇直接關機、快步跟了上去。

此時此刻還有什麼比金厲旭更重要呢?已經錯過一次的曹圭賢徹底領悟了。

他的初心,由始至終都只會是這個人。

 

「我們現在要去哪?」

「明知故問,明明就看過清單了。」

「所以我可以跟著去囉?」

「我說不行你會聽嗎。」

 

清單上的第四項:許願。

搭乘地鐵來到狎鷗亭,穿越熱鬧的大街、彎進小巷,從褐色招牌底下的階梯進入,到達一間位於二樓的工作室。這是間製作許願手環的店,不同顏色的繩子代表著不同的涵義,依照客人的需求挑選材質款式,量身訂做專屬於每個人的許願手環。

工作室的社長是位漂亮的熟齡姐姐,跟金厲旭有不錯的交情。一進門,她熱情的上前打招呼、和金厲旭親暱的擁抱,熱絡的聊著近況;完全被冷落的曹圭賢裝作認真的詢問著店員手環的款式,其實心不在焉、視線一直偷偷飄向一旁聊得起勁的兩個人。

當熟齡社長挽著金厲旭的手替他挑選色線時,曹圭賢腦中的警鈴嗶嗶嗶地響起,「厲旭,你覺得我該選什麼顏色?」他硬是擠到兩人中間、仗著身高優勢用肩膀將他們隔絕開來。

「你自己決定就好。」金厲旭淡淡的說,繞過這座大山、走回社長身邊。

晴天霹靂。

「社長nim,天藍色代表什麼意思呢?」他不死心的繼續進攻。

「我們有做說明表喔。」社長笑盈盈的指著貼在牆壁上的圖表,資訊一目了然。「如果還有不清楚可以問我們的店員。」

現在是無視我的意思嗎,怎麼可以差別待遇啊!曹圭賢在心裡吶喊著,悶悶不樂的坐回櫃檯前。只是關係很好的朋友而已,挽手沒什麼大不了,自己可是能夠牽他的手吻他的唇,還可以做一些兒童不宜的事呢,哼!他幼稚的比較著,不停自我催眠。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壞傢伙?」社長壓低聲音悄悄問道,金厲旭點點頭。「長得很帥耶,吃醋的樣子真可愛。」

「一點都不可愛,是討厭!」

「討厭你還跟他在一起這麼久?明明就是很喜歡吧。」

「才沒有。」

「我會不會做得太過?他會生氣嗎?」

「這就是밀당啊밀당。」

 

 

離開工作室,曹圭賢還在賭氣,走得飛快、頭也沒回一下;金厲旭跟在後頭,望著那人獨自生悶氣的背影,偷偷露出微笑。

走到一座噴水池邊,曹圭賢一屁股坐了下來,雙手抱胸、臉頰撐得鼓鼓;金厲旭在他身邊坐下,他故意往旁邊移了移隔出空隙,金厲旭跟著坐近、他又再次移開,就這樣追逐了大半圈,直到金厲旭再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生氣的時候真的很幼稚耶,哈哈哈哈!」

「呀呀呀,你就不幼稚嗎!MO?밀당?是初丁在玩戀愛遊戲嗎!」蟲子眼再現。

「不要生氣啦,」拉拉他的袖子、聲音甜甜軟軟的。「圭圭~」

聽見那人撒嬌的喊著自己的名字,原本還氣鼓鼓的曹圭賢一秒融化,嘴角不小心勾出了歡悅的弧度。

「噢,顏色很漂亮呢,很適合你。」自然的帶開話題,金厲旭拉起曹圭賢的手把玩著,上頭繫著天藍色的許願手環。

「知道天藍色的涵義是什麼嗎?」曹圭賢反握住他的手,溫暖的熱度包圍。「是祈求愛情。」

「你要外遇了嗎。」金厲旭不合時宜的開著玩笑,被那人用力掐了下掌心。

「你以為除了你之外我還能對其他人心動嗎。」這句話說得平淡卻是無比認真。「厲旭啊,從來我的夢想裡面都包含了你的存在。以前是這樣、未來也會是。能夠跟你一起走下去、一起變老,這就是我的願望。」重新牽住他的手、緊緊的。「聽說這條手環斷掉的時候,願望就會實現了,不知道那一天什麼時候才會來....欸欸你在幹嘛?」

此時金厲旭正用另一隻手扯著他的手環。

「讓它快點斷掉啊,這樣願望就會實現了。」

「故意弄斷是不行的喔。」大手握住不安分的小手,臉上是掩不住的笑意。「吶,厲旭啊,跟我回家吧。」

「肚子好餓喔,去吃炸醬麵好了。」金厲旭抽開手、站起身,略過曹圭賢的深情告白直接進入晚餐話題,自顧自的往前走。

「呀,現在不是討論晚餐的時候!你到底什麼時候回家啦!」曹圭賢追了上去,在後頭嚷嚷著。「至少告訴我你許什麼願望吧,我可是完全坦白了啊....」

 

 

才不要告訴那個壞傢伙,我也把他放在我的願望裡面了。

這就是밀당的魅力啊ㅋㅋㅋ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밀당:欲擒故縱、推拉的意思。

曹先生在solo演唱會上讀粉絲的紙條時有提過這個詞,是從金先生身上深刻的體會到了嗎www

下一章完結篇: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eiwang1218
  • 好愛妳的文章,這篇真的寫的很真實也很深刻,好期待妳每篇作品,加油~
  • 新朋友安妞~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很開心能收到你的支持^^
    這篇寫了一些現實中賢旭發生的事,雖說是賀文其實也算是紀念今年賢旭血紅的一篇文吧ww
    希望明年這兩隻也要延續今年甜蜜蜜的氛圍,不止明年,要一直一直細水長流走下去:)

    我也會繼續努力的!Fighting~

    EC 於 2015/11/19 18:33 回覆

  • 楓語
  • 下一篇就要完結篇了,好快啊~
    其實我覺得最倒楣的不是前幾天去看忙內的哥哥們,而是那天一起去看他的珉豪啊,什麼今天只有你,所以可以跟你對話,前幾天太多人了,所以不行,完全把珉豪當空氣啊!!!!
    唱凝結真的太閃了,隔天講到臉紅也是!!連推特的照片都閃死人。

    但是我真的想知道真金厲旭的前一天那位到底是誰啊?遮成那樣~

    兩場啊,讓我猶豫一下吧,實在沒時間排行程,好難過啊。

    臺北我只知道木柵動物園XDDDD
    買長頸鹿送柳物嗎~
    好了,我要下班了,加班加到要瘋了看到你更新超開心的~~~~
  • 記得那天圭賢好像是說「昨天來了三位成員,今天只有兩位,所以我們可以這樣子對話。」
    欸欸曹先生三位跟兩位的差別在哪裡啊XDDDD
    明明就是你想不想聊、對象是誰的問題,人數完全不是重點好嗎!!超偏心的wwwwww
    可憐的特哥大雲珉豪昌珉,就這樣被當成透明人了哈哈哈哈哈

    聽說是亨利,但我覺得進場時拍到的身影不像,不知道到底是誰,竟然要用床單(?)遮也太神祕w

    哈哈哈我記得LS時有一天柳物跟工作人員一起去木柵動物園,回來的時候他就買了一隻長頸鹿娃娃,他還抱著那隻娃娃坐捷運XDDDDDD
    你可以買同款的作紀念(←不要亂出餿主意w)
    加班辛苦了!感覺你工作好忙喔,希望12月快點來,讓美聲美男美麗的愛情治癒你吧:D

    EC 於 2015/11/20 00:12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