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Piece 3.

 

下雨了。金厲旭滑開鎖屏,早上八點鐘。 

一股潮濕的氣息從半掩的窗飄進房間,空氣裡充滿雨水的味道、夾雜淡淡海水的鹹味;揉了揉鼻子,金厲旭懶懶的翻了個身,決定放棄早上的行程好好睡一覺。

 

再次清醒過來,窗外換上一片燦爛的明亮風光。抵不住口腹之慾,金厲旭用最快的速度起床、梳洗、換衣服,趕在早餐結束供應前踏進飯廳。

民宿老闆娘正在煎蛋,剛烤好的吐司從麵包機裡跳出來,咖啡壺冒出白煙和香氣;向老闆娘確認了下午的天氣,金厲旭端著早餐、選擇戶外的露天座位區。

站在露臺上放眼望去,遠方一棟棟房屋像一個個彩色方格錯落盤踞於山丘上,整個港灣被大海環抱著,襯著金燦燦的陽光,像幅色彩鮮豔的油墨畫。

不愧被稱作釜山的聖托里尼,的確讓人有種置身希臘的錯覺。希臘,那個陽光普照、碧海藍天的美麗國度,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去一次呢?


— 希臘好漂亮,難怪是蜜月勝地。以後一定要去一次。

— 蜜月?吶,你是在跟我求婚嗎?我願意喔。


想起當時那人說著「我願意」這句話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神情,甚至找來可樂罐拉環當作戒指套在自己手上,不禁彎起嘴角。

抬起左手手臂,只是有著一圈色差的肌膚、空蕩蕩的手腕。明明知道自己忘了帶錶,卻還是出於習慣的動作著,甚至是依賴。

是戒不掉的癮嗎,關於習慣這件事。

除了手錶之外還是有許多可以知道時間的方法,手機、電視、店家的掛鐘、路人的手錶....,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唯一,不論事物或是人,總是可以找到另一種方式完美替代,時間繼續走著、日子繼續過著,如同四季更替地球轉動,察覺不到絲毫異樣;就像自己每天能夠為那人做的事、說的話,早已養成的習慣有一天突然就這麼抽離了、回到一個人的生活,每天每天也依舊這麼呼吸著,也還是會微笑。

但習慣就是如此可怕的一件事。路上行人穿著的格子大衣、列車裡孩子手中抱著的企鵝娃娃、餐桌上冰桶裡躺著的那支紅酒、商店櫥窗裡成列的最新款遊戲, 一起走過的街道、看過的風景、吃過的食物、聽過的歌曲,有關那人的一切早已滲入思維和血脈,與自己的生命密不可分。還是會想起、還是會想念,還是會依賴著這樣的習慣這樣的記憶。

可以轉身離開、可以乾脆的結束,卻已回不到和那人相遇之前的人生了。

因為習慣這件事,早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羈絆。


認真研究著地圖,等等要去的地點離民宿有段距離,還得查清楚轉乘資訊和車資。從前出門旅行都是那人做主導、規劃安排所有行程,自己只須無條件同意、完全的信任交付,全心享受屬於兩個人充實美好的旅程;托那人的福歷覽過許多地方,有時候金厲旭會覺得曹圭賢就像指南針一樣,指引著旅途的方向、也指引著自己人生中大大小小數不清的迷途。

只是這一次,得靠自己的力量找尋方向了。

翻閱昨天的照片,在某張自拍照中發現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躲在自己身後、同樣比著剪刀手的合影。

天黑之前能夠相遇嗎?更改了行程的金厲旭在心裡想著。雖然自己不像那個人相信命運和緣分,但隱約有種期待,茫茫人海中那人能夠感受自己的腳步、聽見自己的聲音嗎?

好好找吧,指南針Xi。




「或許,有沒有一個小小的長得很可愛的男生來過這裡呢?」曹圭賢用手到自己鼻尖的高度問道。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後,沮喪的走出商店。

早上下了雨,他猜想金厲旭會放棄行程待在民宿,於是等到將近中午雨停了後才出門。朝著清單上的景點出發,海雲台、南浦洞、釜山塔,連續幾個地點都撲了空;念頭轉向幾個以前他們一起遊覽過的地方,還有金厲旭最喜歡的壁畫村,卻依舊一無所獲。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著,天邊的雲彩被夕陽染得橘紅,即將落下的太陽親吻著海面,渲染出一整片柔情,和浪花繾綣著、擁抱殘餘的溫度,最後殞落。

「你也覺得孤單嗎?」

壁畫村裡著名的地標—小王子塑像,曹圭賢坐在小王子旁邊的位置上,喃喃自語。他們擁有相同的視角、看見相同的景色,那麼應該也會有相同的感受吧。

「想回去你的星球、想念那朵玫瑰花了吧?」如果知道會那麼想念,當初就不會捨得離開吧。輕聲嘆息著,攤開握在手裡的那張清單,夜色籠罩模糊了字跡。「我也弄丟了我的玫瑰花。」

 

—如果在天黑以前我們都沒遇見呢?

—不管用多少時間,我都會找到你的。

 

 

 

 

夜晚的大海淒美神秘,廣安大橋的絢麗燈火倒映在海面上。金厲旭脫了鞋,打著赤腳走在沙灘上,海風輕柔吹拂著、撫過髮絲和衣領, 濕潤清涼的氣息滲進肌膚和呼吸中;舒展著身子、沐浴在秋夜的寧靜慵懶之中,月光灑下、沙灘晶瑩透明,海岸邊酒吧裡樂團演奏著藍調音樂,風聲、海浪、音樂,交織成一首和諧的月光奏鳴曲。

買了啤酒,金厲旭捲起褲管、席地而坐。天黑了呢。他望著黑濛濛的天頂,臉上是藏不住落寞。遠方幾對年輕情侶點燃了仙女棒,笑著追逐著。「哼,全部都分手吧!」他氣鼓鼓的嘟曩著,灌下一大口啤酒。

「你喝太多了吧。」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剩下的我沒收。」

「清單上的第三件事,喝醉。」從那人手中奪回啤酒罐,「所以不要阻止我。再說你應該戒酒了,不止傷身體,肚子也會越來越大喔。」

曹圭賢低頭看向自己稍稍凸出的小腹,最近疏於管理才會長肉的,努力運動很快就會恢復,絕對不干喝酒的事。他這樣催眠自己。

「喝醉也得在我身邊才行啊。」挨著那人坐下,望著他有幾分微醺的面容,無奈的說。

喝醉的金厲旭完全是허그쟁이,逢人就抱不管是不是熟人,最糟糕的是隔天酒醒後他根本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所以才被自己下了禁酒令。不過現在既然有自己陪著,就讓他盡情地喝吧。

「你輸了。」

「但我還是找到你了不是嗎。」

「無賴。」

 

沙灘上,兩人並肩漫步。曹圭賢悄悄伸出手,勾住了金厲旭的手指,那人像隻受到驚嚇的小動物、睜大眼望著他;燈火和月光照耀著兩人的面容,視線交錯的瞬間,絢爛奪目令人心醉,眼底卻又是如此的清澈透亮。

就這樣牽著手走了好一段路,綿延的足跡好似寫下這個清冷秋夜裡,溫暖炙熱的無限柔情。

「所以整個下午你都待在廣安里?」難怪自己找不到他呢。

「怎麼知道的,我會在這裡。」

「以前我們不是一起來過釜山旅行嗎,最後一天晚上就是來這裡看夜景。那時候我們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一起在海灘上散步,走了好久好久才回飯店。其實那時候你是有話想對我說的吧,我等了一整晚你還是沒說出口。我想知道你想說的那些是什麼,所以就來了。」

輕輕鬆開了牽著的手,金厲旭停下腳步。

「原來你知道啊,我有想對你說的話。其實那天我是想告訴你的,但又覺得似乎是自己擔心太多、想法太悲觀,所以就沒說了。」

曹圭賢點點頭,稍微拉近彼此的距離,傾聽著。

「圭賢吶,在遇見你以前,我是標準的冷都男。不相信命運,獨身主義,不輕易付出、不輕易承諾,對於愛情沒有太多幻想。知道為什麼在我們認識一百天的時候,你跟我告白、我拒絕了你,但最後還是選擇跟你走下去嗎?你出車禍昏迷的那個晚上,我在你的床邊禱告。我是現實主義者、我不相信奇蹟,但那一刻我拚命祈求著希望奇蹟真的會出現,祈求上帝不要帶走你。我在心裡作過最壞的打算,如果你離開了我會怎麼樣?我會傷心難過、會帶著失去你的痛這樣活著,以後也不會再有愛情了吧,因為沒辦法好好道別、連告白都來不及說,就這樣失去你,我沒有勇氣再經歷任何一次失去的心痛。後來你醒過來了,我告訴自己不能再放手,不然這輩子我可能都不會懂得愛、也不會擁有愛。」

聽到這兒,曹圭賢感覺心臟有些緊,眼裡有什麼在搖晃著;他想牽住金厲旭的手、不想再放開,那人卻迴避著,低下了頭。

「能夠遇見你,我很幸福。只是我也有害怕的時候。圭賢啊,那一天我想告訴你的就是這些,如果到了走不下去的那天,請坦白告訴我,不要讓我措手不及、來不及道別又再次失去你,這樣子我真的,一輩子都不會再愛了。」說著,流下了眼淚。「吶,我是真的喝醉了吧,說了很多奇怪的話呢.....」而在下一秒,已被那人擁入溫暖的懷抱中。

「對不起,讓你辛苦了吧。」

緊緊擁住懷裡的人,曹圭賢仔細感受著他的心跳脈動,怎麼能夠放開這個人呢。遺忘已久、最初的悸動愛戀在一瞬間全然回流,回憶洶湧而至,溼潤了眼眶。

「我們這樣還算是愛情嗎?」聲音細小軟嚅。

「傻子,我們之間只能是愛情啊。」他說,輕輕地吻了他,溫柔輾轉饒富深情。「我一直都在,沒有離開啊.....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深夜,沙灘上空無一人,萬籟俱寂。

出走的愛情,回來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