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AMP057.jpg  


Piece 2.

 

提到「釜山」,大多數人會聯想到哪些詞彙?方言、夏天、海鷗、海天一色、海雲台、海水浴場.....,總之跟「海」脫離不了關係。

這天金厲旭起了個大早,在車站的販賣部買足零食,興致勃勃搭上開往釜山的KTX列車,實行清單上的第二項:去海邊。

車程約兩個半小時,金厲旭思量著該花多少時間補眠、訂下手機鬧鐘,戴上眼罩進入夢鄉;一個小時後鬧鈴響起,金厲旭按掉鬧鐘、拆下眼罩,揉揉惺忪睡眼望向窗外,列車快速向前行駛,沿途陽光普照、風光明媚,秋天蕭瑟的氣息似乎尚未踏足這片南方大地。

赫然發現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多了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一條巧克力和一張紙條。

『To:Beautiful Smile ,By:覺得你好可愛的陌生人』

「曹圭賢你是變態嗎....」這是什麼爛搭訕法啊,還是抄襲前陣子網路上很紅的影片橋段,而且現在是在跟蹤自己的意思嗎!想著金厲旭有些來氣,隨手想把紙條揉掉,但看到上面歪歪斜斜的字體想著那人應該是特意偽裝而改用左手寫字,突然覺得有點想笑,也就這麼不爭氣的笑了出來。

接下來的時間,金厲旭邊聽音樂邊看書、偶爾吃點零食,就是沒動過那條巧克力,也故意不離開座位;同一列車廂隔著幾排座位的曹圭賢看得心急,那個人怎麼不去上廁所或是睡覺,這樣他要怎麼把準備好的禮物放到他桌上啦。最後,曹圭賢帶著送不出去的零食禮物和滿滿怨念,抵達了海的故鄉。

 

到民宿放完行李、吃過簡單的午餐,金厲旭換上輕便的衣物,往海水浴場出發。

雖然已經是淡季,陽光不如夏天那樣溫暖強烈、海灘上沒有夏季熱鬧歡騰的笑聲,秋天的海邊卻另有一番宜人的色彩,海風涼涼的、陽光溫溫的、沙灘上人影零星,不濃不淡一切洽當適中,這樣的氛圍很適合金厲旭恬靜的氣質。

沿著海浪散步、在沙灘上留下一個個足跡,金厲旭選了張躺椅坐上去,脫下上衣,披了條大毛巾在身上、掛上墨鏡,舒服的躺下開始享受天然日光浴。

他跟曹圭賢曾經來過釜山旅行,在他們交往一周年的時候。

那時候到了海邊,曹圭賢說什麼也不讓他脫下衣服做日光浴,說海邊有很多色狼一定會偷看你佔你便宜,明明真正的色狼就是他自己好不好。

『你再不把衣服穿好,晚上我會製造一些讓你非得把衣服穿好的原因。』當時那人是這麼威脅自己的,想到這兒,金厲旭不由得臉紅了起來。果然是色狼,哼。

那時候的曹圭賢,是如此緊張、呵護著自己呢。雖然幼稚霸道,卻也顯得單純可愛。

現在的曹圭賢,還在乎著自己嗎?會為了接電話而在人潮中鬆開牽著自己的手,偶爾的晚歸那人不再等門、甚至絲毫沒有察覺自己回來的時間遲了,接吻時不再注意自己換了哪個牌子的護唇膏什麼口味、好像只是因為情慾而親吻,雖然溫柔卻感受不到任何情意。

是習慣還是真的需要,這個問題又在金厲旭腦中浮現。

追著自己行蹤跟過來的曹圭賢,究竟是因為習慣了自己的存在、對自己的突然消失感到不適應,還是害怕自己不再愛他,同樣需要著、愛著自己呢?

數不清的爭執冷戰,道歉、原諒,道歉、又再原諒;這一刻點燃相愛著的熱度,下一秒鐘卻又再度降回冰點、變成彼此冷漠的存在,他們被困在這個名為惡性循環的圈圈裡,找不到出口。

可惡,應該好好享受日光浴的,怎麼一直想起那個討厭的壞傢伙。金厲旭煩躁的坐起身、摘下墨鏡,灌了一大口冰涼的飲料,努力集中、把心思放在欣賞海景上。

環顧了一圈,咦,沙灘上除了一對正在堆沙堡的母女之外,只有幾個在玩沙灘排球的小孩,好像也沒什麼男生。

「太可惜了,還以為會有豔遇什麼的。」

不遠處用大陽傘做掩護的曹圭賢聽見了這句惋惜,氣得咬牙切齒。呀呀呀你不是單身啊金厲旭,竟然還期盼有人搭訕你嗎!這時候曹圭賢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神不知鬼不覺的塞了點小錢給棲息在金厲旭附近的幾個危險人物,成功驅離、解除危機。

 

 

晚上,結束觀光的金厲旭選了間評價不錯的飯館,作為一天行程的結束。

「姨母,一份豬肉湯飯。」

「兩份!我們是一起的。」

那人不知什麼時候也跟了進來,笑咪咪的伸出手指比了個二。金厲旭瞪了他一眼,頭也不回的往裡頭走,選了個靠窗看得見海的位置。

「你是跟蹤狂嗎,幹嘛一直跟著我啊。」

「怎麼,釜山只有你可以來嗎,好不容易才拿到的休假當然要用來旅行啊。」

「三年來連病假都沒請過一次的人竟然休假了,真是不像話。」

熱騰騰的湯飯送上桌,碗裡冒著白煙;兩人呼嚕呼嚕吃著熱食,一旁電視機裡播報著明日氣象,降雨率60%。

「你什麼時候回家。」喝下最後一口湯,曹圭賢放下碗,斂起笑、語氣很是認真。

「等時間到了就會回去。」抽了張面紙,金厲旭整理著儀容,沒有對上視線。

「要不,我們來打賭。明天一整天,如果我們在天黑前能夠遇上一次,證明我們還是有默契的,到時候你就得跟我回家,如何?」

明明就是看過清單、掌握住自己的行程才能這樣餘裕滿滿,金厲旭在心裡暗罵了好幾聲;本來是想拒絕的,卻又起了好奇心,如果不照著行程走,那人還能準確地找到自己嗎?

「天黑前、一次?」他挑著眉問道。那人睜著大圓眼、點點頭,一副乖順無辜的模樣。

「一言為定。」

 

 


 TBC.

 

 

※ 曹先生使用的搭訕法(?)影片連結請看這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