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jpg 

 

Piece 0.

 

微涼的晚秋,一片秋葉在暗晃明滅的街燈下緩緩飄落、躺在新鋪好的柏油路面上,宛若靜謐夜晚中一絲稀微的嘆息。

曹圭賢放下手中提著的咖啡杯架,轉開大門口上鎖的信箱,裡頭除了帳單廣告單之外什麼也沒有;爬上樓梯,三樓走廊最裡面那間屋子,燈是暗著的。

開了門一股寒意襲來,可惡又忘了關窗戶,他在心裡嘖了聲,憤憤的脫下鞋子踢到一邊,把鑰匙丟進空空的鑰匙盤裡。

 

『不要聯繫我,時間到了我會回去的。』

 

這是金厲旭在離開前唯一留給他的一則訊息。

沒有一點徵兆一點心理準備,某個下班回家的夜晚,柔和的橘黃色燈光消失在走廊盡頭,屋子裡屬於那人的氣息、物品、痕跡,也一併消失。

曹圭賢以為這只是暫時的,過幾天金厲旭就會回來了。

所以就算聽了不下百次的語音信箱、就算上網再也搜尋不到那人的推特頁面、就算冰箱裡留下裝了那人親手烹煮食物的盒子逐漸減少,每天每天,下班回家前他總會繞到街角那間每次他們吵了架金厲旭就會去的咖啡廳;不見那人的身影,也總會替自己點杯熱咖啡、順手外帶那人最喜歡的熱巧克力;回家後替漆黑的屋子點上燈,如同那人溫暖和煦氣質的光芒滿溢整室,忙完餘下的工作後輕輕對身旁空著的床鋪道聲晚安。

 

速速沖完澡,曹圭賢拉開冰箱,裡層坐著五個紙杯,加上今天一共六個。也代表金厲旭已經離開家六天了。

掛上那副紅色邊框的近視眼鏡,打開筆電繼續手上的案子;寄了幾封mail、撥了幾通越洋電話,等他回過神,微波爐裡加熱好的冷凍食品已經變涼了。

打了個哈欠、揉揉乾澀的雙眼,曹圭賢走到客廳,放在茶几上的眼藥水到哪裡去了?昨晚本來打算燙的襯衫還披在沙發的椅背上,前天收到的帳單還沒繳今天又收到新的,好像還有停車費;回收車到底禮拜幾才會來,外賣盒子已經疊得像山一樣高了。

打理生活真是不容易。金厲旭怎麼有辦法在工作忙碌的同時,還能每天早早起床準備早餐、每天研發各種新奇美味的菜色,能夠記住家裡所有物品的擺設、讓每件衣服都有洗衣精和陽光的香味,從不記錯約會時間、交際處世上也沒有出錯過一次,生活得踏實卻不無聊、精打細算卻又懂得享受生活。

最重要的是,能夠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給予那麼多寬容和溫度,像夜空中明亮的點點繁星,清澈的眼眸、美麗的笑靨裝載無比柔情,總能填滿自己漂泊的心,也就這麼安定地停靠下來。

突然地,有種酸澀的感覺,像漣漪般在曹圭賢心頭蕩漾開來。

他是如此喜歡這樣美好的一個人,想要給這個人更好的日子、對未來有更多想望,因此才那麼努力的工作不是嗎?但是到後來,他似乎已經忘記自己的初心是什麼,被繁重的工作吞沒、被疲憊和壓力轟炸,日復一日。

有多久沒有坐在餐桌前好好跟金厲旭吃頓飯?當金厲旭抱怨他手機筆電不離身的時候,自己從哄騙到不耐煩的態度,那人臉上的表情一次比一次失落。

有多久沒有花心思在金厲旭身上,對於他的事多點關心、多緊張他一些?偶爾放假跟金厲旭外出時,自己常常在吃飯或看電影時分心、打瞌睡;金厲旭跟他說了些什麼他也沒怎麼聽進去,生日、紀念日、節慶總是搞錯,連父母節都是金厲旭代替自己寄禮物回家裡的;某天看見放在桌上的藥袋才知道金厲旭身體不舒服,還已經是兩個禮拜以前的事了,雖然事後金厲旭說「告訴你也沒用,你又沒時間陪我去看醫生」。

漸漸的,他們越來越少聊天談心,手也很少牽著、甚至不再擁抱彼此。

終於在約好了要一起共進晚餐的那天,自己又再次因為工作而忘了注意時間;遲到兩小時的他急急忙忙道歉著,那人只給了他一個滿載寂寞的眼神、轉過身就走,他伸手想抓住,卻什麼也抓不住。

那晚兩人背對背共枕,誰也沒跟誰說話;明明靠得很近,心卻離得很遠。

隔天晚上,那人就像季末的落葉一樣,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

 

想到這兒,曹圭賢暗自嘲笑自己的荒謬,怎麼會就這麼讓牽引著自己心跳愛戀的那個人離開了呢,心情同時低落了下來。

刷完牙洗完臉,躺上床拉上被子,向著身旁的空位說了聲晚安,卻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坐起身、轉了轉眼珠,一旁床頭櫃上放著的書本吸引了他的視線。

《愛德華的神奇旅行》,印象中是某部金厲旭很喜歡的水木劇裡,男主角天天在讀的一本故事書。那時候金厲旭似乎提過要跟自己借會員卡買書的,但自己只記得公司的採購項目,而不記得會員卡放在哪裡。

書的封面是一隻兔子,正確來說是一隻陶瓷做的兔子。牠站在一扇緊閉的大門外,門上掛著一盞吊燈,黃橙色的光線從窗戶穿透而出,灑在那隻兔子身上、身後拉出長長的影子。

翻開書的扉頁、讀著故事簡介和引言,不知怎麼的,他想起了金厲旭。金厲旭也屬兔呢。像那隻陶瓷兔子一樣,是隻高貴、個性清冷的兔子。

他往下翻閱,指尖輕輕擦過那人閱讀過的痕跡。

 

—「那隻兔子發誓,再也不會犯下愛上別人這個錯誤。」

 

淡紫色筆跡在文句邊緣著色,淺淺的,卻又濃烈。曹圭賢感覺有什麼打在了心上、在胸口蔓延開來,無聲無息地在寂靜的空間裡發酵著。

此時此刻,他已經分不清自己讀著的是一個文學家筆下的童話故事、亦或是在愛情裡茫然若失、選擇離自己遠去,那個人的內心自白。

金厲旭困惑了嗎?關於「愛」這件事。金厲旭心灰意冷了嗎?對於他們擁有彼此卻不再擁有熱度的這段關係。

這時候曹圭賢才真正感受到深切的恐懼。不是那人不在自己身邊、不是那人對自己不再眷戀,而是害怕那人不再相信、找不回愛情這個東西。

 

—「一定會有人來帶你走的,可是你必須先打開自己的心門。」

 

筆跡停留在句尾處,墨色稍微深了點。

曹圭賢撫過那段文字、輕嘆著,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他們都在等待,等待著為彼此找到生命出口的方式。

沒了讀到最後的勇氣,他闔上書本,將那些凌亂的思緒也一併闔上。時針指向三,擱在梳妝台上、金厲旭沒帶走的那支舊手錶,踢踏、踢踏、緩慢地走著。

一張紙從書的最後一頁滑落而下,靜靜躺在素色床單上。

曹圭賢撿起紙張,仔細端詳著上頭娟麗的字跡,是一張清單,上面記錄著許多資訊,地圖、交通方式、車次時間、價錢、注意事項、評價......。

 

『離家出走時想做的五件事。』

 

竟然用離家出走來形容這次的分離,本來抑鬱著的曹圭賢不禁失笑,展開皺著的眉心。

看來,他的兔子愛德華,得由他自己找回來了。

 

 

 

 TBC.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次秋來特別篇!

原本以為今年應該是生不出圭賢SOLO二輯的賀文了,結果還是被甜蜜蜜的同居情侶燃起了鬥志ww 放心這不是坑,因為已經差不多寫完了。(好難得)

發文時間會比之前快很多,請密切注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