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漢江堤岸,晚風吹拂、江水泛起陣陣漣漪,是沁入心脾的涼爽。

曹圭賢一身輕便的衣裝,壓低帽子、把臉裹在圍巾裡,快步穿越零星人群的大草地;雖然已經不是人氣當紅的偶像,但漢江就是個八卦集散地、不少記者成天埋伏在這裡等著搶獨家,還是小心為妙。

照著訊息裡的指示、走下河堤的階梯,後面是一片鋪著軟草的堤地,外圍兩側正巧被柱子擋住構成視線死角,頓然成為一個隱蔽的空間,上方是春夜閃耀的四月天空。

 

「找到你還真不容易。」這地方真夠隱密。曹圭賢放下提著的啤酒,挑了塊乾淨的草皮坐下。

「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以前有時間我會來這裡寫歌詞、背劇本,在宿舍太容易分心了。」金厲旭拿起一罐啤酒、啵的一聲拉開扣環「本來想到餐廳吃些好吃的,但想著還是漢江適合作為談心的地方,所以就約你過來這裡見面了。」

「不要緊,這裡很好。」曹圭賢點點頭,接過遞向自己的罐子,甘甜微苦的滋味在嘴裡散開。

 

兩人語帶謹慎地談論著錄音完後的工作進度。

音源似乎是月底公開,在那之前還有一場發表會。講到這兒,金厲旭突然想起什麼,拿起手機按了按,而後一臉認真的轉向曹圭賢問道:「你知道怎麼儲值嗎?音源網站。改版過後我就不知道怎麼用了。」

那副嚴肅的模樣讓人以為是什麼天大的事。

曹圭賢笑了笑,指示金厲旭點開頁面,一個步驟接著一個步驟耐心的引導。在看見儲值成功的字樣後,金厲旭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種事果然還是你比較在行。記得以前不管我們到哪個國家,你總是有辦法找到網路。」

「總不能讓哥哥們靠著熱點分享過活吧,太可憐了。」

「是為了玩你心愛的遊戲吧。」金厲旭白了眼身旁的人,將視線放回手機上,選了首抒情歌按下播放。

 

 

收拾完空罐,金厲旭往後一仰,直接倒在軟嫩的草地上;伸手拍了拍旁邊的空位、示意曹圭賢也過來躺下。

並肩躺著的片刻,金厲旭想起以前和曹圭賢躺在同張床上聊天談心的日子;從前抬頭能看見的只是宿舍斑駁的天花板,此刻卻能遙望整座星空。

也許就如人生吧,活得越久、經歷得越多,就能看得更遠更廣闊;回首過往,才發現那些年少時的煩惱艱苦是多麼的渺小微不足道,不過是宇宙中一粒微小的塵埃,如此而已。

手機傳來歌手溫暖的歌聲,輕輕流淌在呼吸和空氣中、揉進無邊的夜色裡,柔聲吟唱,悄悄觸動心中每分每吋的細緻柔軟。

 

在他們入伍的前一年,為了提升人氣接了不少工作,團體活動、節目主持、電台、音樂劇、演唱會、個人專輯.....緊鑼密鼓的行程安排,時間好像永遠不夠用,一天沒能睡上幾小時、相處的時間也大幅減少,變成幾乎只有在工作上才遇得見彼此的程度。

那時候的金厲旭,白天奔波於各種活動、晚上固定錄製生放送電台節目;工作結束回到宿舍還得讀劇本、背歌詞。一天又一天,在忙碌的生活中被疲倦淹沒,空閒的時間只想拿來休息,連偶爾曹圭賢邀約自己外出喝酒吃宵夜也都找理由拒絕掉。

某天深夜,結束一整天錄製,金厲旭風塵僕僕的回到宿舍,一進門就看見窩在客廳沙發上睡著的曹圭賢;彎下腰輕喚著,那人睜開惺忪睡眼,坐起身、張開雙臂,直接將他攬進懷裡。

『回來了?』毛茸茸的腦袋蹭了蹭,聲音低沉慵懶充滿磁性。

『怎麼不進房間睡?』手掌來回摩娑著那人微涼的背脊,睡在客廳很容易感冒的。

『聽說你跟經紀人哥吵架了?』

『沒什麼,就只是在安排行程上意見不合、起了點爭執,溝通一下就沒事了。』突然明白了什麼,輕輕鬆開了懷抱『你特地等我回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明天早上不是還有音樂劇排練嗎,不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怎麼可以呢。』

仔細凝望那張臉,眼窩底下沉著黑青、眼裡乾澀血絲浮現、氣色蒼白滿佈倦意,卻依然對自己笑得溫柔寵溺,這樣的曹圭賢令他心疼不已。

『你的事比練習重要。』輕聲說著,然後再次環住他、抱了個滿懷。

那一瞬間,金厲旭忽然感到愧疚。自己被繁忙行程壓得喘不過氣的同時,曹圭賢又何嘗不是如此?忙碌的程度甚至超過自己。

這時他才驚覺,自己不能因為彼此都很忙,而漸漸忘記了連生活中細微小事都要一起分享的那份心。通過對話替彼此分擔煩惱、讓壓力得到紓解,透過這樣的方式得到安慰,這不就是他們獲得幸福的方法嗎?

之後的日子,他學會放慢腳步、用愉快的心情去做每件事,不再忽略能讓自己感覺到幸福的事物、全力抓住能讓自己感覺到幸福的那個人。

 

那時候一直努力抓住自己、維繫這份感情的,是曹圭賢。

記不清有多少年沒有好好的對話過、傾聽彼此的心聲。如果曹圭賢鬆開了手、不再願意抓住自己,自己也不會主動去把握,關上心門、不再將心情傳達。

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走到現在這種地步吧。

從前曹圭賢一直是走向自己的那一個,現在自己是否也該主動走向那人一次,給彼此一個機會、為橫在他們之間的那些事做個了結,不論結果是好是壞。

 

 

「圭賢,錄音那天你說,應該站在我的立場多理解一些,是什麼意思?」

清冷嗓音劃破夜的靜謐。

呼吸一滯。突如其來的發問,曹圭賢先是愣了愣,眼前星光閃爍令他頭暈目眩;沉默片刻、理清了腦中思緒,緩緩開口。

「認識了大半輩子的時間,我以為自己算是少數真正了解你的人之一;但是到後來才發現,有太多關於你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認識的並不是你的全貌。一直以來我都被自己的情緒牽制,沒有認真思考過你的感受;所以現在我想好好聽聽你心裡的聲音,也要多理解你一些,不會再隨意評斷你的想法,也不會再輕易把你捲進我的生活裡,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沒有辦法對你負責任了。從前因為不能理解你的做法,而用太過激烈的情緒對待你;我不想再讓自己做出任何會傷害到你的事,痛快的整理下、用彼此不會感到不便的方式相處,這樣對我們都好。」

「我們的確該好好聊一聊。沒有像以前總是對我敞開心胸的你那樣對你坦承,在我們變成這樣尷尬的關係後才想到該靜下心來好好溝通,很抱歉。」

「我也很抱歉,當時沒能充分理解你。」

靜靜感受彼此話語裡的溫度,背後的意義雖是沉重,卻也讓心柔軟了一些。

「為什麼參加這個計畫?」思量許久,金厲旭率先吐露心裡真切的疑問「那麼多年不再唱歌的你,加入這個計畫是有特別的原因吧。」

「解散後的這些年,我不止一次有過繼續唱歌這個想法,solo曲、OST.....想要以『歌手曹圭賢』這個身分繼續走下去,卻一直無法實現。」雙手枕在腦後,曹圭賢仰起頸子,將璀璨星空收進漆黑的眼眸中「年輕的時候唱歌是夢想,是我自認為能夠做好、引以為傲,不管任何時候都能覺得幸福,獲得最大滿足的一件事,有著就算到了80歲也還想繼續站在舞台上唱歌的熱忱;但是後來才發現,唱歌這件事已經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夢想,而是包含著我們整個team的回憶。從前就算以solo身分活動,我還是歸屬於Super Junior這個團隊,有我們成員的支持作為強大後盾,我才能毫無顧慮盡情自在的活動;可是解散以後,我似乎無法用那樣舒服自在的心態單獨活動了,沒有一起走過數十年成員們的陪伴,就算站上舞台還有歡呼掌聲,一切都好像失去了意義。」

如雲煙般消散的過往竄進四肢百骸,一股洶湧的憂傷席捲而來,將他們團團圍住。

經歷風風雨雨、挺過數十年,好不容易等到全員服完兵役、爭取到獨立品牌,團員們除了大隊活動外也各自在其他領域有所發展,一切看似穩定安樂,幸福的光景卻在一夕間化作泡影。

至今,解散這件事仍是他們每個人心裡深沉的痛、一道抹不去的傷痕。

「當我聽到你也會參與這個計劃時,我突然有了是不是該給自己一次機會試試看、跟熟悉的成員一起做音樂這個想法。以前在團隊裡我們聊得最多、相處得最深,又同樣是Vocal Line,你是讓我感到安心的存在。和你重遇的時間、一起工作的時間,全都是讓我能夠再次回到唱歌狀態的理由。厲旭啊,沒有成員們、沒有你,我不可能走得下去。這是我的真心話。」

深刻體會話語中的真摯,那些攜手相伴、扶持相倚的年少歲月彷若昨日。金厲旭拍了拍曹圭賢的手背,如同從前每當面對難題時,他們互相鼓勵、給予安全感的每個時刻。

 

「那麼你呢,參加的理由是什麼?」

「想要試一次替喜歡的電視劇製作OST是最初的想法,這是事實。」金厲旭坐起身,將視線投向相同的遠方「只不過當中也包含我的期望。我作曲、你唱歌,可能你已經忘了這個不算約定的約定,但我真的很好奇如果這首歌能誕生,它會是什麼模樣。」

「我沒有忘記。」那人在身後平靜的說出這麼一句。

金厲旭有些愣住,停頓了幾秒,微微頷首,接著側過身面向那人的所在。

「圭賢吶,我曾經埋怨過你,想著乾脆永遠別再見面、就這樣子走完人生,所以在接到OST製作的提案時,我是抗拒的;但想著能夠為電視劇寫OST是多麼光榮的一件事,想著也許我們是不會再見面的、又或許見了面還能輕鬆的聊上幾句......就這樣設想了很多種可能,最後還是隨著心意走、參與了這個case。」

他說,閉上眼用力吸了一口氣,然後深深吐出,帶著些艱難的意欲再度開口。

「想親自問候、問問失去聯繫的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這是我所期盼的。不止一次我懷疑自己那時候的選擇是否正確,也許當時我應該做出其他選擇,不該單方面做出決定、不該放開你的手,至少別對你那麼殘忍;但我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那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我也沒有能夠後悔的資格,只是對你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憶起曹圭賢受傷的表情、祈求的眼淚、冰冷決絕的眼神,金厲旭揪緊著心臟,努力克制住眼裡逐漸凝結的熱度。

「只要想到你可能會因為我的決定而變得不幸,我就覺得好痛苦。圭賢啊,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你竟然成為我心中的恐懼,每次想起你都好像無法呼吸那樣難受。」

坐起身子,看著金厲旭扭曲糾結的臉、察覺到略為急促的氣息,曹圭賢想起了他的病。

果然還是因為自己嗎,讓金厲旭焦慮苦痛的根源。

「聽到你結婚的消息,我是真心替你感到高興。只是我還是對你放不下心,似乎非得親自確認,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盈霧的眼對上視線、眼睫輕顫,像春天的風暴,無聲無息晃動著視線裡的寸寸分毫「我想要你親口告訴我,現在你是幸福的嗎,圭賢。」

這個問題在曹圭賢心中盤旋已久。所謂的幸福到底是什麼?他遲遲沒有答案。

但不論幸福與否,那都是自己得去承擔的。得替自己所選擇的人生負責,那其中已不包含金厲旭的存在,沒道理再把他牽扯進來、不該再讓他替自己操心。

讓彼此好過、好好地向過去道別,這是現在的他唯一也是最後能夠替金厲旭做的了。

「是。」良久,他以堅定的語氣說出這個字。

語音落下的同時,數種無以名狀的複雜情結自金厲旭臉上延展開來,最終結成一串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

「我們的過去,我已經放進心底了。但對於你我還是有太多情緒、太多遺憾和虧欠,這些都是不該存在的。現在知道你是幸福的,我也終於可以放心了。我們該退到什麼位置上這個問題也有了答案。作回朋友也許太困難,但是現在的我可以拋開那些無謂的情緒,像對待其他哥哥那樣,記住你對我的好、留下珍惜感恩的記憶,成為彼此珍貴的存在。圭賢啊,以後想起你時,我想要能夠自在的呼吸、爽快的暢談,你是個好人,不該唯獨在我的記憶裡走了樣。」

哽咽著,用手抹去臉上墜落的痕跡,卻併發出更多眼淚。

「你知道從你口中聽到幸福這個詞,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嗎.....一直以來我怨恨的、不能原諒的,是我自己啊......」

近乎聲嘶力竭地說出藏在心裡多年、無法好好傳達的心情,崩潰也好、失控也罷,此時此刻面對那個曾被自己狠狠傷透的人,金厲旭已無所遁形,也再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因為厭惡這樣的自己,所以自私的把情緒加諸在曹圭賢身上、在心裡一次又一次責怪這樣對待自己的他,久而久之那人的存在成為了自己的心魔。

但其實真正的魔鬼,是殘忍而無法被原諒的自己。

「圭賢吶,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望著全身顫抖啜泣不止的金厲旭,曹圭賢緩緩伸出手,拇指在臉頰上輕柔摩娑、抹去眼角流瀉出的溫熱。

簡單的一個動作,賦予金厲旭千瘡百孔的心無比重要的意義。

就如當年兩個懷著夢想的純真少年,在悲傷艱難的時刻總會替彼此擦去眼淚,互相勉勵,在一路崎嶇中並肩而行、昂首闊步。

而這一段路,走得很長很遠,雖看不見盡頭、回首亦望不見歸途,腳下的足跡卻依舊深刻,並未在時間的洪流中消散迷失。 

「上次不是你要我別再說對不起的嗎,現在怎麼就對我說了呢。」曹圭賢有些無奈的笑著,眼裡是深邃的溫柔「那些都是過去了,年輕時候的我們本來就會因為不成熟而犯錯;現在我們能夠理性的面對、把關係整理好,這才是最重要的。厲旭啊,現在的我正幸福的生活著。所以請你原諒我、也原諒你自己,也請你一定要過得幸福。」

凝視著彼此,炙熱的眼神透露殷切的希冀,無法用言語訴說,卻是了然於心。

 

夜深了。一陣風吹來,曹圭賢拆下圍巾套在金厲旭身上,替他繫成一個結,然後站起身。 

「回去吧,感冒才剛好別在這裡吹風。」

手裡握住頸子傳來的溫度,金厲旭恍惚地抬起頭,那人的身影在微冷的夜色中逐漸模糊。

「再見了,厲旭。」

手機裡的音樂還播放著,壓扁了的空罐躺進一旁的垃圾桶裡;

漢江對岸大樓上的數字鐘顯示午夜到來,一個心痛卻美麗的夜晚,像是作了場夢,醒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拖了兩個月才寫完的一篇。

這篇真的好難寫啊啊啊啊啊啊(吶喊)(←到底為什麼要這樣自作孽XDDD)

通過這篇大家應該看得更清楚這兩人的心境轉變吧。

曹圭賢從「不論是什麼關係,只要別距離自己太遠就好。」的心情,轉變為「只要能讓金厲旭感到自在,不論變成怎樣的關係都行,如果那是對方能夠得到幸福的方式。」;

金厲旭明白了自己的焦慮情緒並非單單源自曹圭賢這個人,最大的心魔其實是傷害了曹圭賢的自己,而擺脫心魔的方式就是得到彼此的諒解,才能原諒自己、放下過去。

不知道看到這裡會不會覺得太複雜太沉重?其實接近尾聲了。

兩年前開坑時預計三十集以內完結,現在看來似乎會是如此,現在大概剩下5~6集左右的份量。

而且突然發現好像可以在雙忙內入伍前寫完耶www(不要又亂開空頭支票)

總之,接下來的日子還請大家多包涵多支持,我會繼續努力朝完結邁進~

最後提早祝大家聖誕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