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怎麼這麼好請我吃飯,有事要拜託我嗎?」孫多珍夾起一筷子辣炒年糕裡的拉麵,仔細的捲著繞著。

「除了有事拜託妳之外,當然也是因為我們好久沒聚一聚了啊。妳每天都待在診所裡,忙到連吃頓午飯都抽不出時間不是嗎。」李素拉招招手向大媽要了兩瓶汽水,拉開扣環遞到她跟前。

「說吧,什麼事。」

「有個孩子想請妳看看,是我們赫宰的朋友,身分比較特殊所以要找能夠信任的醫生。」

「Idol?」喝了口汽水、漫不經心的問道。李素拉點點頭。「妳怎麼確定我是可以相信的呢?說不定我會為了錢把消息賣給新聞社,或是通知記者來採訪。」

「我認識的孫多珍不會這麼做。」李素拉凝起笑,堅定的說著「妳是我認識的人裡面最正直的一個,不然我們也不會成為十年交情的朋友。」

孫多珍也笑了,兩人用汽水罐碰了杯。而後打了通電話回診所調度門診安排。

「告訴妳弟弟的朋友,禮拜三早上十點到診所找我。」

 

 

 

「請坐,金先生。」

眼前的人全身包裹得緊緊的、密不透風。翻開病例本,孫多珍看了看紙上紀錄的名字。

的確是個idol呢,外頭櫃台的小護士剛才興奮的跑進來告訴自己這個消息,甚至還想上前要簽名,被自己嚴厲的警告了一番。

「請把口罩和墨鏡拿下來。不用擔心,這棟大樓是獨立挑高的,不會讓記者拍到照片。」

那人有些不安的環顧著四周,猶豫了一會兒才慢慢脫下口罩和墨鏡,連同遮住大半張臉的圍巾和毛帽一併除去。

啊,果然是做明星的人,長得真精緻。這是孫多珍見到那人完整原貌後腦中的第一個想法。

「說說吧,你來找我治療的原因。」她問道,抬起頭、一雙銳利的眼快速掃描,捕捉那副面容和身軀所透露出的蛛絲馬跡。

浮在眼窩底下的黑青色、眼睛裡遍布的血絲,顯示嚴重的失眠問題;

不規律的氣息、非自主的顫動,從肢體動作和神情顯現內心正處於恐懼和焦慮當中。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金先生。」等待片刻,她耐心的再次提問。

那人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難受,像是暈眩欲嘔的模樣,擱在椅子扶手邊的手臂肌肉緊繃著,頸子泌出細微的汗珠,在沒開暖氣的房間裡;伸手想拿桌上的水杯,卻被阻止了。

「別喝,喝了你會吐出來的。」她按住他的手,接著指示他到旁邊的診療椅躺下「深呼吸、盡量放輕鬆,什麼都不要想。」

他閉上眼,表情極為扭曲痛苦,空氣依舊稀薄、世界依舊天旋地轉。

「看著我,」她說,「先冷靜下來,我剛才跟你說了什麼,請照著做。」

他直直盯住米白色的天花板,重新調節呼吸,深深吸了一口氣、重重吐出,然後重複好幾次;在恢復平靜後,他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臉,側過身去。

「請幫助我,醫生.....」模糊沙啞的語調,她知道他正啜泣著「請幫助我恢復正常的生活....」

 

 

 

 

「他第一次來找我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診療室裡,曹圭賢坐在觀診桌對面的牛皮椅上,另一側坐著的是神色凝重的李赫宰。

「在面對壓力時感到恐慌不安、不由自主的出現混亂又危險的想法,失眠、呼吸困難、心跳加速、頭暈、噁心、冒冷汗、全身顫抖.....,典型的焦慮症。」

聞言,曹圭賢露出驚訝的表情,瞳孔不自然的放大、嘴唇和喉頭出現乾澀的跡象,顯示他在接收訊息時受到不小的震撼和衝擊。

「六年前,不是我們還在活動的時候嗎。」記憶往前倒轉,那個時間點不正也是他和金厲旭分手的那年嗎。只是這句疑問,他問不出口。

「從那時候就開始了,除了你,我們的成員全都知道。」

「這算什麼?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知道,我們還算同個組合的隊員嗎!」

「那時候的你有把厲旭當成隊員關心嗎?」李赫宰不悅的說「如果你對他有一點點的關心,不會連他生病了都察覺不出來。」

這番話令本來還有些火氣的曹圭賢瞬間啞口無言。

「起初幾週的治療中,我試著引導他找出焦慮的根源。初步推斷是龐大的工作量造成的心理壓力,但我感覺得出來他還有所保留、沒有完全坦承,以至於無法得知問題真正的核心,讓治療變得困難、病情一直沒有起色;某天,他來診所時狀態非常不好,呼吸困難、喘不過氣,連一句話都沒辦法完整的說出,最後乾脆直接昏倒在診療室的地板上。在他清醒後,我告訴他如果沒有決心要醫治的話以後就不要再來了、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和他的錢,那麼下次他昏倒的地點就不會是我的診療室而是生放送舞台。之後他也終於願意向我坦白困擾著他的那些事。」

「是什麼事嚴重到讓他生病?」曹圭賢焦急的問。

孫多珍斂住了話語。

看了看一旁的李赫宰,兩人交換了下眼神,而後轉回曹圭賢那張百感交集的臉。

「作為一位心理醫生,守住病人的隱私是職業道德,我本來不該告訴你這些;但作為厲旭的朋友,我想你也算是當事者之一,讓你知道也許對厲旭的病情會有幫助。」她停頓了下,注意著他的神色變化,緩緩吐露出語句「厲旭焦慮的根源,是你,曹先生。」

一瞬,曹圭賢感覺心臟像被什麼東西重擊,一陣雜音在耳際響起,然後突然什麼都聽不見了。眼前所有事物失去了色彩,只剩下黑色與白色。

有什麼在腦海裡轟然炸裂,碎成百萬個碎片,回憶的塵埃零落飄散。

 

他想起分手後那段時間,似乎越來越少看見金厲旭的笑容,私底下或是檯面上都是。

有幾次甚至在舞台上金厲旭都是面無表情完成演出的,引來不少輿論批評他的態度,說他不敬業、對工作毫無熱情;

在表演結束下台後,常看見那人一副炫然欲泣、呼吸困難近乎窒息的模樣,那時候哥哥們總會圍在他身邊擔心的詢問、照顧著,像保護忙內那樣護著他。

久而久之曹圭賢竟對這樣子的金厲旭產生一種極大的厭惡感,憑什麼在狠狠甩了自己後還能擺出受害者的姿態、博取哥哥們的關懷和安慰。

那人曾經是自己心目中的天使,如今竟成了惡魔般的存在。

某次公演結束回到休息室,在和金厲旭擦身而過時曹圭賢冷冷地丟出了這麼一句。

「你真的是惡魔啊金厲旭,不要以為自己是受害者,被你甩的人是我不是嗎?我也是會痛的,十倍、百倍、千萬倍,那種程度不是你能理解的。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表現脆弱的樣子,你沒有資格這麼做。還有記住你是個藝人,得拿出藝人該有的專業,如果做不到就滾出這個team。」

而後在看不見的背後傳來洗手間上鎖的聲音,裡頭隱約傳出陣陣嘔吐聲.....

 

那時候就該注意到了啊。怎麼會對那些異狀毫無知覺,甚至做出離譜的錯誤解讀?

是自己的冷淡無情,一次又一次折磨著他;

是自己的憤怒怨懟,一天又一天積累刺傷著他,最終將他推向深淵。

如果那時候能多些理解和關心,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是不是就不會對他造成那麼大的創傷?

 

「除了靠藥物治療和放鬆心情,對於壓力的來源,大多數人不是選擇想辦法面對它、就是迴避它。顯然的,厲旭選擇了後者。雖然慢慢能夠良好的控制情緒,但問題的根源始終存在,心裡的刺不拔除,病情隨時都有復發的可能。」孫多珍拿出手機,點開了她和金厲旭的那張合照「這是前幾年他離開首爾前照的。他說在感覺焦慮時會把照片點開、提醒自己要遵守我說過的話,讓心情稍微舒緩些。看來我在他心裡是個嚴格形象的女人呢。」

「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在厲旭的手機裡看見他跟多珍怒娜合照的原因。」李赫宰補充。

「只是沒想到現在他會選擇回來面對問題,以為他會就這樣避開一輩子,真的,超乎我的想像。這是個艱難的過程,遠離了這麼久,突然回到暴風圈中心,曾經那麼努力才得到的平靜全部消失,每個瞬間對他來說都很煎熬。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再次找上我,他需要我的幫助。」

以為這輩子不會再在診療室相見了呢。接到金厲旭電話的當時,孫多珍在心裡嘆息著。

「厲旭剛開始跟你一起工作的時候,我問他面對你會不會很辛苦,他回答比想像中困難。事實上這個選擇已經超出他精神所能負荷的程度,導致病症復發,但他依然堅持要這麼做。」

想起這些年來金厲旭總是壓抑、隱忍的生活著,即使難過心痛也要逼迫自己活得有分寸、不能失控;如今,他選擇將一切歸零、再次經歷同樣艱苦的過程,李赫宰不是不明白他的用意,卻不免在每次金厲旭近乎崩潰得用盡全力克制住情緒時感到心疼。

「他大概是下定決心,願意正視自己心裡的恐懼吧?我能感受到他雖然很辛苦,卻也漸漸學會跟過去和平共處、善待自己好好的生活,這對他來說是件好事。圭賢吶,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這些哥哥的立場總是偏向厲旭那邊?不是因為覺得在這件事裡你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在這件事裡你不知道的實在太多,我們卻不能插手告訴你實情,只能以被動的立場守護著厲旭。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於你出於善意卻一再刺傷厲旭的行為很反感,甚至想勸他別再跟你來往,雖然我知道他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不會改變心意。」

語畢,李赫宰靜靜望著曹圭賢,不再說話;

無聲的等待橫亙在三人之間,比一個世紀還漫長。

「為什麼不告訴我?」曹圭賢抬起頭,眼底複雜而幽深「為什麼要讓我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做出傻事,為什麼要讓我變成壞人?」

「如果你知道了,只會因為自責而放不下他,這樣的你有辦法去過新生活嗎?他太瞭解你了,所以寧可被你誤會也不讓我們說一個字。」

「他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有問過我是怎麼想的嗎?當時的我想要的並不是這些啊。我只想跟他在一起,就這麼簡單而已,為什麼要自以為是的替我做選擇?」

 

曹圭賢覺得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如同腦海裡那些零散的記憶碎片,炸成一地靈魂的碎片。

金厲旭太自私了。總是單方面的做出決定,從分手到隱瞞病情到安排未來,自己像個局外人一樣總是最後才被告知的那個,什麼時候開始他們之間的關係早已成為再無溝通交集的單線道?

不知道金厲旭的心意,所以選擇用冷漠對待作為分手後的關係;

不知道金厲旭的病情,所以選擇用尖銳諷刺的言語苛責他的一言一行;

更糟糕的是因為這些不知道,讓他以為自己可以瀟灑離場,放下他們之間的過往、開始一段全新的生活,因此當那個令他感動、如天使般的女人出現在他的生命時,他毫不猶豫牽起她的手、作為共度一生的對象。

是他親手毀掉了他們之間原本還僅存著的可能。

而這一切全都歸咎於那些未曾被自己知曉的真相。

 

「那年發生事故的時候,我的父親在留住聲帶和生命之間替我守護住了事業和理想,因為他知道唱歌對我來說是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絕對不能放棄;金厲旭對我來說也同樣的存在啊,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但最後他還是選擇離開、讓我比死去還心痛。我想要的是什麼他很清楚,這樣的選擇不會讓我得到幸福,只是他沒了勇氣想繼續走下去、想要逃避自私的藉口。」

「厲旭和你的父親做出了相同的選擇— 寧願承受失去你的痛、也要替你守住人生裡最重要的東西。你的父親替你守住了做歌手的夢想,厲旭則是替你守住了幸福,也許那不是你理想中的樣貌,但至少在其他人眼裡,你跟一般人沒有不同。在適當的年齡戀愛、擁有得到祝福的婚姻、養育繼承自己血脈的孩子,符合世俗的眼光、滿足父母的期待,做一個平凡的人,不要和這個看似民主實則保守封閉的社會抗爭,這就是他為你守住的東西。也許在你看來是單方面自私的決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勇氣和決心,能夠為了守護心愛的人選擇放手,這樣子的厲旭,很勇敢卻也很傻。」

孫多珍平淡的說著,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好好想想吧,厲旭是為了他自己還是為了你才捨棄這段關係的,答案是什麼我想你很清楚。你想要的未來真的有辦法實現嗎,或者說,你想要的東西,該是厲旭承擔起這樣的風險和責任嗎?別忘了你們各自都背負著什麼,不是有著可以做到的自信就真的可以走到永遠。對你來說厲旭是不能失去的存在,而你對他來說也是一樣的。」

這一刻,曹圭賢終於明白金厲旭做出離開自己的這個決定,無關自私與否,而是為了替他守護住那些不曾是自己的期望、對於很多人來說卻是近乎奢求的一種幸福。

生平第一次,曹圭賢徹底痛恨自己的自負,不止因為是藝人、不止因為是同性,而是因為在這樣的社會現況下,他們所需要背負的實在太多也太沉重,已經不是單靠著承諾和信念就足以抗衡的了。

年輕時的自己不懂這樣的愛情背後有著如此殘酷的面貌,走過多少坎坷崎嶇、錯過了大半輩子的時光,才終於在痛徹心扉中領悟。

自己曾對那人如此苛刻,如今竟還祈求著一切能夠雲淡風輕、他們還能以朋友的身分度過餘生,怎麼可以如此殘忍?而他又怎麼能夠原諒這樣的自己?

由始至終,讓他們走到這個地步的,都是自己啊。

「我能告訴你的就這麼多了。昨天我們約見面除了替赫宰慶生之外,也是為厲旭餞別。他說離開前約了你吃飯,見了面好好談談,該整理的也都整理下。」孫多珍站起身、走到曹圭賢面前,那張嚴肅的臉似乎出現一絲懇求的意味「請你用最寬容的方式和他道別,如果你還會在乎他的感受、還有一點點想要守護他的心意的話。」

 

嘴唇顫抖著、喉嚨梗塞著,曹圭賢任由自己在沉默中淪陷下墜,說不出任何話。

這一次,他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沉重的一篇。(嘆)

這篇所傳達的訊息量有點多,內容有不懂的地方歡迎發問。

『對於很多人來說卻是近乎奢求的一種幸福。』這句是我很深的感觸,真心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HU CHU CHU
  • 太糾結了吧曹圭賢你這個大壞蛋!!!!!!!!!!!!壞男人!!!!!!!!!!!!!!!!不要接近金厲旭了你!!!!!!!!!!!!!!!(入戲太深)
    說出那種話即使目前是金厲旭愛人的你我也完全無法接受且無法原諒!!!!!!完全不行!!!!!!!!!(竟然XDDDDDD)
    我需要冷靜一下再重看一遍這篇文wwwww
    啊、我(終於)回來了唷^^
  • 哈哈哈哈你好激動XDDDD冷靜啊XDDD
    然後你也被私慾蒙蔽雙眼了啊,看文重點永遠只有金厲旭wwww

    既然回來了那是否應該更新一下?(眨眼)
    我手上有你開給我的支票(?)喔wwww

    EC 於 2015/10/26 02:21 回覆

  • Hina
  • 真相終於大白了..........這章未免也太沉重.............
    讓我哭一下先 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 此刻我只能遞衛生紙+拍拍了wwwwwww

    EC 於 2015/10/26 02:22 回覆

  • 閃亮著,那片海
  • 這一篇虐到我無法直接留言回覆
    先跑去YT看個影片聽個歌壓壓驚XD
    結果剛好發現始源的新OST-《너뿐이야 只有你》
    曲風跟他的歌聲真的太搭了
    所以就聽著這首歌並來留言了

    心裡的滋味很五味雜陳
    怕自己無法準確地用文字表達出我心中的感受

    其實最傷人的就是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自己深愛的人
    但是其實自己從頭到尾都被瞞在鼓裡
    自以為是地用那些話語、方式傷害著深愛的那人
    雖然自己並未因這樣而感到開心或愉悅
    因為當看到那人痛苦,其實自己也很痛很痛
    選擇視而不見,等到後來知道真相時,那該有多苦?

    完全可以理解金厲旭的作法
    如果今天很愛很愛一個人
    即使賠上自己,也會想盡方法給予他幸福的一切
    知道兩人的感情可能會賠上那人一直以來擁有的一切或是期待
    所以忍痛離開,當那個放手的壞人,也不願看那人最後煎熬著
    在金厲旭眼中,曹圭賢一直以來都是個在台上閃閃發光的人
    舞台就是曹圭賢的歸屬,他就是適合那樣的地方發亮著
    所以,他不會為了感情而讓曹圭賢失去那樣的光芒

    對於曹圭賢,我竟然難得地感到心疼了哈哈
    我是很心疼金厲旭沒錯,但同時我也心疼什麼都不知道的他
    正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他自以為是地做錯許多事
    正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他從分手以來都怨恨著金厲旭
    但也正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他如願地走上金厲旭所想要給予他的人生
    金厲旭不自私,但他卻忘了也該傾聽曹圭賢的心聲
    曹圭賢的痛張揚著叫囂著卻無法舒緩
    就像金厲旭的心痛般無法得到救贖

    追文追到現在
    已經不希望他們兩個最後會有美好結局
    我真的只希望他們能好好地聊聊
    傾聽彼此的心聲並理解彼此的做法
    就這樣理解,讓傷痛的過往能就此得到救贖
  • 寫到這裡,我對圭賢或厲旭都一樣心疼,應該說一路寫過來我都是心疼他們兩個的、沒有比較心疼誰(雖然偶爾會罵曹圭賢www),畢竟只有我知道全部的劇情(廢話XDDD)

    這兩個人走不下去的原因就是個性、觀念上的不同吧,加上沒有好好溝通、互相理解,才會走到這種地步。
    設身處地想想如果自己是金厲旭,為了對方我可能也會做出相同抉擇吧,就算被當成壞人、就算不被理解也沒關係,因為不願意用這段關係傷害其他人,甚至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但就曹圭賢的立場來想,被對方單方面的決定斬斷兩個人的感情,被隱瞞了很多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傷害對方的事,換作是我也會憤怒、會自責、會崩潰,因為對方從來沒給過我選擇和知情的機會,而讓我走上了這條路。

    如果當時曹圭賢能冷靜下來想想金厲旭提出分手的用意,用成熟的心態處理,先退回朋友關係、等待出現轉機再把握住,只要雙方都還有感情,暫時的分離、平靜的等待未嘗不是一種換取長遠的辦法,也許現在的他們還能待在彼此身邊,不論是什麼樣的關係,至少彼此都能夠輕鬆的呼吸著;
    如果金厲旭在曹圭賢因為不能理解自己而刺傷自己、讓自己身心俱疲時,能夠好好傳達自己的感受、不有所隱瞞,就算難以被接受也要大聲呼救、讓對方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也許自己和對方就不會傷得那麼重,所謂的幸福只是表面和平的假象,包裹在裏頭的卻是那麼不堪那麼沉痛的傷,被羈絆住放不下過去、也到不了理想中的未來。

    但再多的如果都換不回失去的時光、挽不回逝去的感情。
    下篇開始會漸漸解開這些糾纏,總之最後會是好的結局,對我們來說是、對賢旭來說也是:)

    EC 於 2015/10/26 19:31 回覆

  • 爪
  • 我愛你,所以把最好的都給你。
    這是,看完這一篇之後的第一個浮出的想法。
    但是想起旭會分手的引爆點(?)是曹姐姐來找旭談話,所以旭原本是想和圭長久的下去,但是因為曹姐姐的反對和曹爸爸的身體狀況,不得不放棄?還是本來就有能在一起多久就在一起多久的想法呢?
    (兩個選項好像沒有太大的差別……?囧)

    說到曹姐姐,圭如果知道姐姐間接造成他們分手,會更受傷吧><

    最後,ec買票順利!!大家都買票順利!!希望可以看到自然的、甜死人的、 活生生的、兩隻忙內~~~wwww
  • 關於爪的疑問,欲知詳情請翻閱11集底下的留言串www(竟然懶成這樣www)
    簡單說明一下,好像有些人都誤以為老曹不知道姐姐有去找柳物談判過,其實11集裡面有交代過啊><
    『有一件事你得明白,圭賢。我並不是因為雅拉姐跟我說了那些話才做出這個決定的。』
    ↑裡面這句話表示厲旭有坦白跟老曹說雅拉姐來找過自己,詳細解說在底下6樓留言的回覆裡ww

    耶耶這次大家都順利買到票真好~期待12月KR___Y演唱會吧!!
    拜託KR要放很開wwwwwwwwwwwwww

    EC 於 2015/10/26 18:42 回覆

  • JC
  • 唉我是不是太久沒來了
  • 哈哈你真的很久沒來了

    EC 於 2015/10/26 18:02 回覆

  • joan
  • 搶到票之後再來看文章,雖然是很沉重的文,但心裡卻覺得很輕鬆~
    了解厲旭想要給圭賢最好的全部,但卻不知不覺同情起曹圭賢
    總覺得下一篇會有轉機了~
  • 恭喜搶到票~這次大家似乎都滿順利的www
    沒想到在哀鴻遍野(?)中能有「看完心裡覺得很輕鬆」的感想ww
    其實我也覺得揭曉真相雖然殘酷,但終於是完全解開誤會、能夠徹底理解對方的想法和作法了,就旁觀者的角度來說確實是有種解開心中疑問的輕鬆感,只是對當事人來說知曉真相後卻是另一個必須跨越的坎。
    文裡面不管是圭賢或厲旭都因為這段感情受盡折磨,擁有各自立場沒有誰對誰錯,只是讓人心疼不已。

    下篇開始的確會慢慢有些轉變,可以期待一下ww

    EC 於 2015/10/26 18:34 回覆

  • 楓語
  • EC大您好啊,我其實追這文追一段時間了,但是一直沒留言,現在浮出來了,請不要嫌棄我啊。
    這篇文真的很沉重啊,而且真的很現實,因為喜歡,所以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要替你守住你的幸福。金厲旭用了他的一切去換取對方的平安無憂,哪怕心很痛,哪怕再也夜不能寐,也是無怨無悔。
    曹圭賢何其有幸遇到如此為他想的人,又何其無辜,在這段感情裡,從來不是他作主,他被動的接受,然後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去對他認為對不起自己的厲旭做出反擊,那個殺傷力在得知真相的時候,是多麼痛的反撲?
    我跟上面幾位大大一樣,已經不奢望他們可以幸福的在一塊,只期望他們能夠傾聽對方的聲音,不要再這樣相互折磨。
    其實曹圭賢真的好像局外人,不知道的安排不知道的用心,甚至是不知道的病,這樣的幸福,真的是他要的嗎?
    因為愛,所以給你我所能給的一切
    但是,這真的是他想要的嗎?
    最好,不代表適合,這篇真的很沉重啊。

    我好像太多話了,哈哈

    我今天也有搶到票,哈哈,心情超好的
  • 新朋友你好~每次有新朋友出現我都很開心,怎麼會嫌棄呢wwww
    謝謝你浮出水面,想講什麼請盡管講、把這裡當自己家輕鬆的來玩吧:)

    不管是為了對方著想而犧牲求全的金厲旭,或是被對方單方面支配人生、被蒙在谷底最終做出錯誤選擇心痛悔恨不已的曹圭賢,我都沒辦法責怪他們任何一個(雖然有時候會偷罵一下曹圭賢XD)。
    他們有各自的立場、各自的堅持、各自的價值觀,做出的每一個選擇背後不論對錯,其實都是源自於愛。
    愛的反面是恨,如果沒有愛哪來這麼多糾結、這麼多曲折和衝突。
    因為愛,所以選擇放手;因為愛,所以在對方背離自己時選擇用帶刺的防衛心態對待;因為愛,所以就算被誤解被傷害也選擇隱瞞、獨自承受著身心的煎熬;因為愛,所以卑微的祈求著能夠待在對方身邊、以任何形式;因為愛,所以用盡全力也要確認對方是幸福的、即使那份幸福裡並不包含自己的存在.......。

    換作是我大概也會跟金厲旭做出相同選擇吧。
    但如果我是曹圭賢,也會覺得對方這種單方面的想法很自私、剝奪了我的選擇權、忽略了我的心聲;
    但想到對方的出發點和用意,卻又無從責怪,會心疼、會自責、會憤怒、會後悔,一樣很糾結。
    最好,不代表適合;適合,卻不代表最好。
    現實裡要面對、克服的難題實在太多,遠比文裡想像的還要沉重複雜吧?
    我不敢想像真實世界中的他們會是怎樣、會如何發展。
    不論怎麼樣都希望不要走到文裡面這種地步XD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有空請常來這裡坐坐、跟我說說話吧,不論是討論劇情或是聊賢旭聊老少年都行(只要不踩雷),我很健談的XD
    然後叫我EC就好囉:)
    恭喜順利搶到票!一起期待12月KRY演唱會吧www拜託賢旭要給力!!!

    EC 於 2015/10/26 20:04 回覆

  • Yu Ko
  • 這篇真的好沉重阿~~~

    "我希望你得到所有幸福,即使你的幸福裡沒有我也沒關係"
    完全只能以這句來表達厲旭的心聲阿!
    可偏偏圭賢希望的幸福不是這樣
    看了真是太心痛了QQ

    希望兩方都能好好傾聽彼此心裡的聲音
    讓這份感情能有個美好的結束~
  • 沒錯,金厲旭就是抱著「我希望你得到幸福,即使你的幸福裡沒有我也沒關係」的心情啊TTTTTTTT(哭喊)
    這篇大家給的感想都好貼切TTTTTTT

    會的,下篇開始會慢慢有轉變,雖然還不會這麼快完全撥雲見日ww
    會給這篇的賢旭一個好的結局:)

    EC 於 2015/10/26 20:15 回覆

  • 小順
  • 失眠的夜看無法成眠的金柳物實在是太虐心了QAQ

    "即使要我粉身碎骨,如果能換來你的幸福。那麼就值得了。"縱然自己已經痛到難以呼吸,也要忍著心痛離開你。現實中沒有永遠的永遠,那麼就讓自己結束掉這個永遠無法實現的"永遠"。
    金柳物阿QAQ真是個為了愛情、為了幼稚霸道的曹圭賢連自己都賠進去了。聽到曹圭賢的那段話除了難過心痛真的難以言喻。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對他說出這麼殘忍的話阿(搖醒曹圭賢)就算是男主角我也沒有辦法原諒你ㄚㄚㄚㄚㄚㄚ(揍曹圭賢)
    現在才來心痛,無疑對自己甚至對金厲旭都是一種無法擬補的傷痛。也不要用這樣的心疼想來對金厲旭好。趁早雙方面說清楚,好好過幸福的人生才是給金厲旭最好的祝福。


  • 雖然金厲旭很令人心疼,但你竟然連一點點心疼曹圭賢的意思都沒有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曹圭賢對金厲旭有點過分,但我實在無法責怪他TTTTTT

    不過你說得很對,「不要用這樣的心疼想來對金厲旭好,好好過幸福的人生才是給金厲旭最好的祝福」
    再多悔恨、再多自責再多抱歉都無法改變什麼、也無法挽回什麼了,把握剩下的時光讓彼此找到釋懷的方法、得到救贖,讓彼此都好過,才是現下他們該共同努力的。

    EC 於 2015/10/26 20: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