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交握,金厲旭低下頭、閉眼,朝著牆上的十字架虔誠祈禱。

從前的日子太過繁忙,能夠撥出時間到教會的次數屈指可數;

現在時間自由了,禱告依然是他生活裡重要的一部分,讓心獲得平靜、感受神的祝福及恩澤。

 

禱告結束,金厲旭看了看錶,晚上要替李赫宰慶生,要先去精品店選禮物、再繞去蛋糕店拿特製的草莓奶油蛋糕,得抓準時間才行。

當他準備離開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

「智律Xi?」

「是厲旭Xi對吧?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呢。最近過得好嗎?」

兩人禮貌的點頭問候。

「智律Xi怎麼會來這裡呢?」

「我娘家在這一區,從小到大都是來這裡聚會的。厲旭Xi呢?」

「來首爾當練習生之後,有時間我會來這裡禱告或參加聚會。」

「原來是這樣。說不定以前我們見過面,只是當時還不認識而已。」

李智律望著他,淨白的臉龐凝上澄澈的笑靨;金厲旭感覺自己的嘴角有些僵硬、連最基本禮貌性的回應都做不了,下意識的迴避了視線,沒再開口接話。

沉默了幾秒鐘,察覺氣氛有些尷尬,李智律移開腳步、走向擺置在旁的一座老鋼琴,伸手撫上琴蓋。

「以前,我都是跟弟弟一起來的。他從小鋼琴就彈得好,上初中的時候加入學校的演奏團,也常在教會演奏聖歌。」

窗外稀微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射進來、灑落在那架佈滿年歲痕跡的舊鋼琴上,幾個模糊的片段在腦中播映重疊,光影在琴鍵上交錯跳躍,耳邊宛若響起優美柔和的琴音,神聖的、莊嚴的,籠罩住整座教堂。

「或許,智律Xi的弟弟叫李智勛?」記憶中,年幼男孩的臉孔和名字同時浮現。

「厲旭Xi怎麼會知道我弟弟的名字?」

「記得每次主日崇拜時,都會有個年紀比我小幾歲的弟弟負責彈琴,我跟其他幾個同年紀的孩子負責唱聖歌。那時候有互相交換過姓名,那位還教我們彈了幾首歌,是個非常善良的孩子。原來那位就是智律Xi的弟弟啊。」

「難怪我說怎麼會對你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原來以前真的是見過的啊。厲旭Xi果然天生就是要唱歌的人呢。」李智律有些激動的拉住了金厲旭的手說著「我們智勛朋友不多,唯一在家人面前提過的就只有教會認識的朋友。謝謝你成為智勛的親古,也謝謝你還記得我們智勛。」眼裡閃著的晶瑩幾乎要掉落。

 

 

坐在長椅上,李智律從皮夾翻出一張泛黃的照片,娓娓道出那段逐漸斑駁的青春歲月。

「這是智勛十八歲生日那天照的,那時候做化療頭髮都掉光了,只能戴著帽子。雖然智勛不喜歡沒有頭髮的自己,但在我眼裡,他的笑容是最漂亮的,像天使一樣呢。」

照片裡的少年面色憔悴,卻努力拉起笑容、捧著生日蛋糕比出剪刀手,即使毛帽底下是毛髮剝落殆盡的頭皮、即使衣袖底下是插滿針頭毫無血色的手臂,那雙清澈的眼睛裡看不見任何恐懼、是那麼的勇敢堅定。

十八歲,那是自己出道的年紀,正是懷抱夢想、嚮往美好未來的年歲啊;這孩子卻病痛纏身,還沒來得及體驗人生,就這麼匆匆離世。想到這兒金厲旭不禁心痛了起來。

「智勛最喜歡哪首曲子?」他問。在得到答案後,站起身、往那架鋼琴走去。掀開琴蓋、靈巧的手指落在琴鍵上,畫出一個個優雅的圓弧。

樂聲徜徉,迴盪在寧靜聖潔的殿堂裡,傳入心扉、引人思懷;音符在空氣中規律旋轉,旋律隨光點冉冉上揚,翳入天聽。

如果真的有天堂的存在,在這個與上帝最接近的地方、演奏這首曲子,他是聽得到的吧?

曲畢,金厲旭起身走回長椅邊,遞了面紙給李智律,接著退到不遠處、騰出空間讓她平復情緒;李智律轉過身,擦乾不小心流淌出的眼淚,快速地整理了心情。

「智勛過世以後,我強迫自己不能太常想起他,每次想到他都會哭,這樣爸爸媽媽看到了也會傷心;現在想起他的時候不那麼傷心了,因為我們智勛到了上帝身邊、成為天使了。今天在這裡遇到厲旭Xi真的很好呢,聽我說智勛的事、讓我能夠好好的懷念和他一起度過的時間,謝謝你。」

「我很喜歡那孩子,能為他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厲旭Xi跟智勛真的很像呢,喜歡料理、琴也彈得好,反倒是我這個姐姐的跟弟弟完全相反,對音樂一竅不通。有時候想想,我跟圭賢,似乎是不同世界的人呢。他喜歡唱歌、喜歡舞台,每次提到從前還在做歌手的那些日子,眼裡好像在發光;我卻沒有參與到他人生裡最驕傲的時刻、無法分享他的榮耀和記憶,我們之間的連結其實並不多呢。」

 

那樣落寞憂愁的神情又再次出現在李智律臉上,透露出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些許五味雜陳的思緒無聲地在金厲旭心底蔓佈,盤根錯節。

這樣的表情,會屬於一個婚姻幸福的女人所有嗎?

就算不是上位1%那種程度,也不該是這種地步啊。

越來越多的疑惑不安逐漸放大,攀附住思維,一點一滴侵蝕著。

 

「智律Xi....為什麼會選擇圭賢呢?」他有些艱難的開口。

聞言,她有些愣住,隨後將視線投往遠方、緩緩訴說「其實,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跟這個男人結婚呢。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家人的安排。聽說一開始他是不想見面的,在看了我的照片後還是來了。那時候我想『啊,這個男人是用外貌來判定女人價值的嗎?』因此起先對他是非好感的。但相處了幾次,我發現他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糟糕,很有禮貌、很紳士、教養非常好,大概就是大家說的暖男吧?有一次我們約好去看音樂劇,開演前我不小心把票弄丟了,結果他偷偷補買了票、拿給我假裝是原本掉了那副票,只為了不讓我自責難過,卻沒發現座位號碼跟原本的不一樣。那時候我覺得這個人貼心、傻得可愛,就這麼喜歡上他了。」

來到鋼琴旁,輕輕按下幾個音。

「他對我很好,但我總覺得自己走不進他的世界。他曾經說過,在做歌手的時候,最喜歡的表演是沒有其他樂器,只有純粹琴聲伴奏、他唱歌,那樣子簡單乾淨的舞台。我練習了很久,總算學會了他很喜歡的一首歌。手機、mp3、車子,能夠播放音樂的地方都會出現那首歌。在交往一周年的時候,我彈了這首歌送給他,想讓他重拾回到舞台唱歌的感覺。」

琴音伴隨話語落下,緩緩流洩。

「結果,他哭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就這樣抱著我哭了。『妳真的是天使。』他這樣對我說。」漾起淡淡笑容,柔情似水「那個瞬間的我,第一次有了不想離開他的想法,想要留在他身邊,做他的天使。」

演奏結束,站起身、回過頭,眼底是以往的柔軟溫潤。

「不好意思回憶一下子全上來了,我好像說了太多奇怪的話,請別介意。厲旭Xi、厲旭Xi?」

聽見呼喚的他卻無法回答出一個字、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心臟緊緊糾纏,有什麼洶湧地在腦海中燃燒、一片燎原星火在眼前依稀浮現。

 

那些身處黑暗的美麗光點不是火焰,而是一盞盞明亮閃耀的寶藍燈。

燈光灑上墨黑色琴身,四周寶藍燈海圍繞,他專注盯著琴譜、傾心演奏著;

舞台另一頭,光芒揮灑而下,在黑暗中映出歌者稜角分明的側臉,平穩溫厚的聲線自耳機傳出。

那人踏著腳步一點一點走近,兩束燈光聚集在一塊兒,琴聲、歌聲,如此和諧,彷佛呼吸心跳也融為一體。

 

今天和你保持距離後

請你相信我仍是孤單一人度過

我無法對你說的那句話就是

我愛你 真心不曾改變

 

每字每句唱得真心滲進肺腑,伴著婉轉淒美的琴聲,扣入心弦讓人心醉;

歌曲結束,燈光暗了下來,在回眸對上視線的瞬間,那人眼裡似乎含著淚光,不知是演唱太過入迷,亦或是青蔥年少的當局者迷。

 

溫暖沉厚的嗓音彷彿又在耳畔響起。

 

 

『最期待的不是個人舞台,而是和厲旭一起的舞台。我唱歌,他彈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閃亮著,那片海
  • 歐逆~~~~我終於等到你發文了哈哈哈

    一聽到智律說圭賢很愛一首歌且又是純鋼琴配樂
    我一秒立刻想到真心不曾改變這場舞台哈哈
    果不其然真的是這場舞台耶
    每一次聽到曹圭說他最期待的舞台不是自己的個人舞台而是與厲旭一起表演的舞台
    我就覺得好有愛好暖心喔
    每次看到他在燈光下緩緩走向鋼琴台且看著金厲旭對著他唱歌
    我就覺得那眼神好深情好炙熱喔哈哈哈

    那首歌就如同他們對彼此的心意
    真心不曾改變
  • 哈哈哈我最近應該算比較勤勞發文吧www(?)
    可惜有點靈感缺缺,需要賢旭再給多一點刺激XD

    最期待的不是個人舞台而是跟厲旭的合作舞台這句話真的超有愛的Q/////Q
    在圭賢心裡厲旭是很重要的存在吧,想要和這個對於自己來說很特別很重要的人一起完美演出,真好:)
    不僅是舞台,連同生命都想要有這個人參與其中吧/////(←自己腦補XDDD)

    EC 於 2015/09/17 00:48 回覆

  • 爪
  • 太鬱悶了!不是說不好看,是這樣的氛圍讓我整個好鬱悶啊><

    智律小姐沒做錯什麼,但是我就是覺得聽到這些話的旭好讓人心疼嗚

    為了避免打太多內容,一直發送失敗。
    留言到此結束^ ^

    祝大家都順利買到KR……………………………Y台灣場唷~~
  • "為了避免打太多內容,一直發送失敗,留言到此結束"←哪招XDDDDD
    爪的手機實在太叛逆了XDDDDD

    是說KRY台灣場都還沒消息TTTTTTT
    今天看到有人說12/26是香港場,吼是聖誕節啊!!!!!!麋鹿圭聖誕老人旭TTTTTTT(吶喊)

    EC 於 2015/09/17 00:50 回覆

  • 鼻子
  • 圭圭說旭是天使的嗚
    初次見面你好~(鞠躬
  • 新朋友安妞~綽號叫鼻子好特別wwwww(是有什麼特殊涵義或淵源嗎?)
    鼻子也是賢旭飯嗎?歡迎常來逛逛聊聊天喔~^^

    EC 於 2015/09/17 00:52 回覆

  • joan
  • 希望兩人感情趕快明朗化,現在這樣好鬱悶啊…現實中,這兩位是甜到不行^-^
  • 劇情剛好到要交代某些事情的環節,還不會這麼快明朗,請再撐(?)一下XDDD
    十周年PARTY這兩隻根本放大絕!!!從頭到尾黏在一起還有很多肢體接觸Q/////Q
    希望他們能一直這麼火熱下去wwww

    EC 於 2015/09/23 02:19 回覆

  • Hina
  • 柳物智律都很讓人心疼阿........T^T
    (一個得到了人但是沒有得到心、一個得到心卻已無法得到人?^^||)

    渣的是曹圭賢!= =+ (好吧雖然其實我也很心疼他但..這並不能改變他很渣的事實w)(...到底為何老愛安踢老曹人家明明最近就可圈可點XDDDD)

    現實中的他們則是甜到我牙都要掉光了阿阿阿阿阿阿~~~>//////<
  • 嗯,沒有人得到完整的老曹www(老曹瞬間好搶手)
    但沒錯!!!這並不能改變他很渣的事實XDDDDDD(我們就是一輩子老曹安踢飯ww)

    講到老曹就想到他的SOLO演唱會
    唉,好想去喔TTTTTT

    EC 於 2015/09/30 19: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