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fc1613jw1eot3aehnb8j20xc0m8n13 (1).jpg  

 

03. Fever

 

金厲旭沒料想到,在家裡等著他的是曹圭賢準備的驚喜,另一份兩百日禮物。

不是名貴的禮品、不是浪漫的排場、不是虛華的諾言,而是一個男人穿上圍裙、親自為喜歡的人洗手作羹湯,這樣子純粹而真誠的心意。

被交代乖乖坐在椅子上等待的金厲旭,望著信心滿滿走進廚房、待了好一會兒卻遲遲沒開始動作,歪著頭苦惱著的曹圭賢,不禁笑了出來。

那一瞬間,深深的,打從心底感到幸福。

但曹主廚的廚房初體驗實在讓人無法省心。鍋子裡的醬汁快燒乾了、麵快煮爛了、盤子快滑到地上了,好幾次金厲旭擔憂得想起身幫忙,卻都被曹圭賢按回座位上。

最後終於在有驚無險中完成晚餐。

水果沙拉、義大利麵、紅酒,唯美燭光配上輕柔的音樂,點綴整屋子的夜色旖旎。

當金厲旭捲起麵條放進嘴裡咀嚼時,曹圭賢坐得筆挺、雙眼直直盯著,既期待又緊張的觀察他的反應;當金厲旭嚥下食物、對他露出甜甜笑容,稱讚著味道很不錯不輸外頭的高級餐館時,他才安心的鬆了一口氣,拔開酒瓶的軟木塞為兩人的杯子斟酒。

想著那人為自己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盤子裡裝載的雖不是山珍海味,卻是滿滿心意、滿滿疼愛,十足讓金厲旭甜在心裡;

抬頭發現對座的曹圭賢溫熱的視線正鎖定著自己、臉上掛著那種陷入戀愛的弱智笑,讓被這樣看著的金厲旭感到有些不自在而移開視線,心慌的抓起杯子灌了幾大口紅酒。

 

酒杯空了又滿、滿了又空。時針指向數字一。

曹圭賢拍了拍懷裡抱著自己的金厲旭,那人半瞇著眼、臉蛋紅噗噗的,微醺迷離。氣氛太美好,使他們在不知不覺中竟喝光了整瓶紅酒。

「我們去睡覺了好嗎,厲旭。」

「不要。」懷裡的人伸手環住他的頸子,微張著的眼透出水光、迷濛的瞳孔裡映上了他清晰的輪廓「我好想你,圭賢。」

「我也是啊。」捧著他的臉,語氣有些無奈「以後不要再跟我生氣了,冷戰也不要。你不理我真的讓我好難過。」

「對不起,以後不會了。」他說,然後靠近「圭賢吶,我真的好喜歡你。」吻上他的唇。

曹圭賢意外的發現喝醉酒的金厲旭完全是另一個人。

退去平時的層層武裝,沒了理智包裝的謹慎小心、沒了保持距離的高冷態度,能毫無保留的說出那些藏著掖著的真心話,也出奇的喜歡skinship。從相擁親吻著的溫柔濃情變成直接跨坐在身上的熱情擁吻,大膽又誘惑。

雖然這樣可愛誘人的金厲旭讓曹圭賢想入非非,但想著不能趁人之危、在對方神智未清醒的狀態下做壞壞的事,所以儘管金厲旭難得主動,曹圭賢還是忍住衝動,把人帶進房間準備就寢。

 

曹圭賢爬上床、替兩人拉上被子,金厲旭很自然的湊近他懷裡、毛茸茸的腦袋蹭了蹭胸膛,魅惑的手指往下解開自己衣服的鈕扣。

「厲、厲旭啊,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被這個動作給嚇到,曹圭賢驚慌的問,艱難的嚥了嚥乾澀的喉頭。

「你不是想脫我衣服嗎.....」邊跩著自己的衣袖邊說出剛才在親吻時讀到曹圭賢腦中的那些想法,笑得天真爛漫「其實我在家都習慣裸睡,只是在你這裡、你都會.....所以我就.....」然後褪去了上衣。

這樣美好光裸著的胴體、這樣毫無防備的金厲旭,曹圭賢的理智滾熱翻攪著,啪的一聲,什麼東西在腦袋裡斷了絃。

原本調整好姿勢準備入睡的金厲旭,忽然猛地被身旁的人壓下,雙唇覆上、肌膚相親,溫柔炙熱的吻一路向下延燒。

「嗯.....你在幹嘛啦、圭賢......不要這樣......」當曹圭賢吸吮啃咬著他的鎖骨時,金厲旭按捺不住發出淺淺嚶嚀。舉起手推著身上的人卻一點用都沒有。

「以後只可以在我面前喝醉,知道嗎。」喝醉了的金厲旭太可愛太危險了,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看見「特別是李赫宰那傢伙,喝酒什麼的絕對不行。」

「啊?赫宰嗎,我們以前常去喝酒耶.....」

那人的唇忽然擒住敏感的頸子,用力吸吮、留下深紅色的記號,在衣領遮不住的曖昧地帶。

「現在你只能想著我。」

「明明就是你先提起的耶。」不滿的嘟囊著,卻被那人在身上留下更多痕跡。

細碎的吻游移著,舌尖在胸口劃開,包覆住鮮豔可人的紅嫩,來回舔吻著,溫柔且極具挑逗。

洶湧強烈的快感刺激著,金厲旭嘴裡溢出極致難耐的呻吟,讓曹圭賢更加興致高昂,伸出修長的手指同時惡質調戲著。

「你現在想的,我、我全都不准.....」 本來是想推開的,手指卻情不自禁的扣進鬆軟的髮間、揉亂了那人的髮。

「這樣都不行嗎?我還想做更過分的呢。」勾起一抹壞笑,手指移向下身,拉下那人的貼身衣物「有反應了呢,我們厲旭。」

感覺下身一陣涼,金厲旭驚呼著,酒醉瞬間清醒了大半。還沒來得及阻止,那人寬厚的大手已握住他勃發的渴求,來回套弄著。

「唔.....你、你變態.....」眼中佈滿水氣、體溫逐漸升高,情慾直線攀升。

那人綿密的吻襲了上來,輕柔而細緻,手裡的動作卻逐漸狂野;一個輕顫,在低吟和喘息聲中全數釋放。

高潮過後,金厲旭感覺像是缺氧似、一片天旋地轉,靠在曹圭賢懷裡輕輕喘著氣。

「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聲音微弱,帶著幾分羞赧,回答著對方心中的猜測。

聽見這個回答,曹圭賢藏不住心中的澎湃喜悅,抱住金厲旭、認真而深情的看進他眼底「你也是我的唯一。」然後坐起身、高舉雙手脫下上衣,退去自己的貼身衣物。

第一次看見對方裸體的金厲旭害羞得滿臉通紅,用手遮住眼睛,不敢看那人堅挺著的炙熱。

「你知不知道自己真的很可愛,想什麼全寫在臉上。」曹圭賢壞笑著,拿開了他的手「你是不是在想,噢,圭賢的好大呢。」

「我、我才沒有這樣想!」伸手欲捶打身上的人,卻被抓住了手牽著,緩緩移向敏感地帶。

「金設計師的手,不止要設計出讓客人滿意的髮型,也要負責讓客人舒服啊。」他說,大手包覆著小手,撫上自己火熱的慾望,引導他愛撫每吋敏感。

手裡的溫度近乎沸騰、觸碰著那人賁張的脈動和蓬勃的高昂,金厲旭撇過頭想避開那人灼熱發燙的眼神,卻被貼著鼻間、目光交接,隨著那人控制著手裡的速度和力度,時快時慢、時輕時重;低沉的舒嘆伴隨粗重濃厚的氣息,瀰漫在整個空間之中。

得到紓解後,曹圭賢拿起紙巾、細心的替金厲旭擦拭溽濕了的掌心,接著褪去兩人身上剩餘的衣物— 他們之間終於完完全全沒有阻隔。 

對於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兩人心中都是隱隱期待卻是陌生而緊張的。他們之間的親密還沒走到這一步。

吻了吻嘴角,曹圭賢抱住金厲旭,溫柔的在他耳邊說「你知道嗎厲旭,到現在我還是覺得自己像在作夢一樣。明明喜歡卻一直不敢告訴你,現在卻能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能夠像這樣抱著你、陪在你身邊,我真的覺得好幸福。厲旭啊,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真摯的告白,懷裡的人卻始終沒有回應。曹圭賢撐起身子,赫然發現金厲旭竟然睡著了,在他掏心掏肺訴說心裡話的時候。摸不清那人到底是不勝酒力還是根本藉故裝睡,曹圭賢無奈的笑了笑,替他調整好位置、蓋上被子,在他額間落下晚安吻。

 

第二天早晨,先清醒的金厲旭躡手躡腳爬下床,撿起衣服、走進浴室梳洗,準備在曹圭賢清醒前溜回家以免那人清醒後得面對昨晚的尷尬。

浴室門一開就被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醒了的曹圭賢一把抓住,直接撲倒在床上。

「我看見你放在我枕頭後面的東西了,這是你準備的驚喜嗎。」搖了搖手裡那個手掌般大小的盒子,笑得危險。

頓時金厲旭十分懊惱,這個東西應該在昨晚燈光美氣氛佳的情況下讓曹圭賢發現的啊,沒想到自己後來竟然喝醉了,還在重要時刻睡著,跟原本的預想完全不同。現在這樣子的情況下拿出這種東西,他真的羞愧到想死。

「你現在馬上可以驗貨喔。」

「呀曹圭賢!放開我啦!!!變態!!!」

 

 

 

THE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篇寫得好害羞啊>/////<(←少裝了XDDDD)

最後關於盒子裡是什麼東西,點名尷尷、Hina、CHU來回答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