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開水龍頭,滾燙的熱水由上方灑下;在碰觸到皮膚的那一剎那,金厲旭打了個冷顫。

踏進浴盆,把水溫再調高些,寒冷的感覺卻怎麼也停不了,皮膚表層浮出清晰的疙瘩。

是淋了雨又感冒的關係才這麼冷的嗎?金厲旭仰起頭,熱水從髮頂至臉龐流淌而下,蒸氣氤氳,模糊了視線。

放在一旁架子上的手機,透露時間一分一秒推移的痕跡;在這樣子百感交集的時刻,顯得更加漫長而煎熬。

在接受了門的另一端那個人的道歉後,自己似乎也得回應些什麼,不能永遠躲在這扇門後面;而且那個人的個性自己太清楚了,已經到親自找上門的程度,在沒有得到回應前,他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再次望向手機螢幕,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竟然就這樣在浴盆裡睡著了,金厲旭坐起身,忽地打了個噴嚏,才發現浸泡著自己身體的水溫溫涼涼的,看來短期內感冒是無法痊癒了。

擦乾頭髮、換好衣服,再花一些時間整理好思緒,金厲旭拍拍臉、深呼吸,緩慢的轉開門把。

 

 

 

本來以為一開門,迎面而來的會是那雙自己想迴避的視線,結果卻出乎意料。

沒有懾人的神情、沒有顫慄身影,那人換上乾淨的浴袍,就這樣趴在床上睡著了,畫面像是靜止似的,平靜和諧。

上一秒還處於緊張狀態的金厲旭瞬間翻了個白眼,這人會不會太放鬆了啊,不久前才對自己講著那些沉重的話題不是嗎,怎麼這一刻就在別人的床上睡得這麼沉穩這麼安祥呢。

「呀曹圭賢你太沒禮貌了吧,這是我的床耶,給我起來。」

床上的人一點反應也沒有,然後是幾秒鐘的沉默。

又戳了幾下肩膀,金厲旭決定放棄,拿起吹風機走進浴室,同時暗自在心裡鬆了口氣。

梳洗完畢走出浴室,發現曹圭賢還維持相同姿勢賴在床上時,金厲旭走近床邊搖了搖他的肩「起來,至少也要把頭髮吹乾啊。」

床上的人皺了皺眉,把頭轉向另一邊、陷進枕頭裡。

「呀你這傢伙真的是!」雖然對於這個人霸占自己的床有些不悅,但又擔心他睡醒後會頭痛,金厲旭還是拿起毛巾,坐在床緣替曹圭賢擦拭未乾的髮絲;接著翻出吹風機,按下按鈕。

 

轟轟轟的聲音灌滿了寂靜無聲的空間,金厲旭一手握著吹風機、一手挑著曹圭賢的髮絲,原本收拾好的心情,在觸及髮絲的瞬間卻又再次動盪了起來、心跳也跟著再次紊亂。

現在這樣的動作會不會太親密了呢?他思量著,手指不自覺僵硬了起來,然後腦子裡閃過那些年,每一個親密無比的瞬間,現在卻是如此陌生而遙遠,不知不覺濕潤了眼眶。

那人說著抱歉的低沉聲線還迴盪在耳邊,其實誰又做錯了什麼、誰又做對了什麼、誰又虧欠了誰呢?不過就是愛情啊,無關對錯是非。

 

「不需要道歉的啊,圭賢。你沒有做錯什麼,真的。」看著那人的髮旋,在吹風機嘈雜聲響的掩護下,緩緩吐露出壓在心底的話「對於過去,我沒有想要捨棄這樣的想法,從來沒有。只是,那些必須放進心裡了,你和我都是。」

 

床上的人夢囈呢喃似的動了動嘴角,金厲旭停頓了下,把風量調大了一格。

 

「其實我也對你感到抱歉。一直以來我總是只顧慮自己的想法,沒有換成你的立場考慮過。說好了在計畫結束以前要以同事間的友誼這樣的關係舒服的相處,但還是常常敏感過頭,對你有太多脾氣。你是真心想回到朋友這個位置上我知道,可是,這真的很不容易啊,比想像中困難好多。我不是故意要有這麼多情緒,只是有時候你真的讓我很為難,你知道的吧?」

 

沉默了幾秒,金厲旭關掉吹風機,房裡一片死寂。

有太多的感觸、太多無法傳達的話語積累在心頭,洶湧著、猖狂著,在這個空間裡無聲喧囂。

心跳的脈動、那人呼吸的深沉節奏、窗外滴答的雨聲,所有的一切變得好遙遠;金厲旭覺得空氣又再次稀薄了起來,微微暈眩,思路卻異常清楚。

 

「我們到底應該退到哪個位置上才是對的呢,曹圭賢。」

答案似乎無解。金厲旭無奈的苦笑著,站起身欲離開,卻突然被抓住了手臂。

他想著該不會剛才自己說的話都被聽見了吧而驚慌的轉過頭,伸手抓住自己的人和他對上了視線,眼裡是一種強烈的哀戚。

「是你說過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的啊,厲旭,我一直都記得啊。這是你期望我們可以成為的關係不是嗎?因為這是你想要的,我才會這樣做的啊。」

「你、為什麼......」在視線交錯的瞬間,語塞。那種想要訴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無法互相理解的悲哀,寫滿了那張錯愕的臉龐。

似乎能夠從那樣驚恐的表情中讀出些什麼,曹圭賢黯然的鬆開手「啊,果然又是我想太多了嗎。為什麼一直在意過去的事情呢,真是傻子。」眉心微聳、眼睫顫動,一股酸澀至高挺的鼻樑蔓延,在乾澀的唇邊瑟縮「這樣子的我讓你覺得負擔了吧?對不起。」

「不要再說對不起了。」金厲旭轉過身背對著他,語氣有些艱難。

「之後該是什麼位置、我們就退到什麼位置上吧,朋友也好、同事也好,只要不會讓你覺得不自在就好。只是,不要離我太遠,拜託你了。」語畢,闔上雙眼,不再說話。

 

在靜默中轉過身,望著那個和自己同樣在內心複雜著的人,金厲旭有種如潮水般澎湃的領悟。

原來這就是人們口中所說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鈴鈴鈴— 單音的鈴聲響起,手機的主人不耐的嚶嚀兩聲,繼續放任鈴聲大作。

「喂,智律Xi,我是金厲旭。」喚不醒熟睡的人,只好代替他接起電話「圭賢在我這裡。沒什麼,昨天開會的時候被宇斌哥訓了兩句,心情不好所以來找我聊聊。吃過飯後我讓他趕快回去,不用擔心。」

掛了電話,金厲旭嘆了口氣。這人也太會睡了吧,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醒來啊?!

看著那張沉睡的臉孔,突然覺得眼皮有點沉重,濃濃睡意襲來。

睡眠不足加上感冒症狀發作,疲憊的感覺越來越張揚,意志力逐漸下降。

最終理智還是被睡意打敗。顧不了這麼多,索性爬上床,在角落找了個空位躺下。

迷迷糊糊間,彷彿感受到另一側傳來溫熱熟悉的氣息,低聲對自己說了句:「晚安。」

是在作夢吧?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後沉沉睡去。

那一刻,活在回憶裡的我們,更加遙不可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helen1107
  • 看完有種心情好低落啊!
    圭賢想回到朋友的關係
    但厲旭還是會感到敏感
    畢竟他還是愛著圭賢
    但他也不能自私的叫圭賢離婚
    唉~
    真心為厲旭感到心疼啊!
  • 就是因為還在乎著彼此的感受才會連普通朋友都無法做啊(嘆)
    就算還對對方有感情,但不管怎麼樣都已經回不去了。
    離婚絕對不是個好選擇,離了婚是恢復單身沒錯,但很多事情過去了就是過去、發生了就是發生,不是一張紙上頭簽了名一切就會不存在,時間不會倒轉、心也不可能沒有傷痕,就是回不去了。
    這真的是個難解的題啊TTTTTT

    EC 於 2015/03/01 14:52 回覆

  • rainsapphire
  • 唔~~吹頭髮那段,
    曹圭是全聽到了?!還是只聽一半呢?!
    無法互相理解的悲哀?!
    中間不太確定是突然醒來還是?!說完又睡了回去?!(好多問號呢XDD)
    EC阿(搔頭),
    可以來個【如果】15.5 曹圭視角麻(被揍)

    睡醒了,關係能不再那麼停滯不前,
    至少...是好的開始吧^^
    (完全自暴自棄,放棄會有HAPPY END 的想法了orz)

    雖然曾經有赫旭的想法,
    有一個能理解柳物感情的哥哥依靠著陪伴著,即使不是心底裡最愛的那一個又何妨
    不過想想,
    曹圭圭知道了大抵是能接受但會比現在更糾結吧(?!)(再度被揍飛)
  • 吹頭髮那段一開始圭是真的睡著了(因為等太久)
    但後來被吹風機嗡嗡嗡的聲音吵醒,就順勢一邊裝睡一邊聽旭坦誠心裡話XD
    後來跟旭對話完閉上眼是因為心太痛了、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逃避,認為閉上眼回到夢裡也許就不會有這麼多糾結了。
    最後圭又回到睡眠狀態了,所以才會連電話都沒自己接。

    如果對劇情有疑問請參考六樓Hina的整理wwwwwwww
    (↑已經完全懶惰模式開啟的作者)

    赫旭嘛,我會視情況而定XD
    畢竟對現階段的旭而言解決他跟圭之間的問題是當務之急,赫宰哥恐怕找不到機會展開攻勢。
    但也許可以來個趁虛而入一舉攻陷柳物寂寞的心(?)哈哈哈哈XDDDD

    EC 於 2015/03/01 15:01 回覆

  • 尷尷
  • 我看完真的好沉重喔。
    心情頓時被壓到十八層地獄XDD,好像已經不能用糾結來形容了,我覺得根本打成了死結。
    要說我對著電腦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也是可以的XDDDD

    結果看完這篇,我反而心疼起老曹了。
    老曹什麼都不知道,那一句「因為這是你想要的,我才會這樣做的啊。」讓我心情很澎湃、很複雜,明明都是以愛為名、以對方的幸福為出發點所做的事,為什麼會這麼傷人呢。走到這一步,沒有誰對、沒有誰錯,只因為「愛」字那麼單純又那麼艱難。

    「只是,那些必須放進心裡了,你和我都是。」
    說實話我真的直接噴淚,我能體會這句話背後的意思。一直到這裡我才真正有種,真的已經回不去了的感覺。
    唉……我覺得你寫老曹真的寫得很到位。真實到我覺得我會心情不好一個月XDD
    「拜託你不要離我太遠」的心情,我曾經有過,而且很強烈很強烈。所以我完全懂老曹的感受,那種感覺強烈到這種心態明明這麼卑微,卻可以在一個自尊心這麼高的人身上出現。
    但就算靠得再近,心卻已經離得很遠了,連悲哀都無法互相理解,我實在是XDDD吼XDDDD(是在發脾氣嗎wwww)

    我真的好難過喔......這種分明深愛卻已經回不去的感覺讓我很心碎XDD
    和樓上的小lu一樣,曾經我也有過赫旭的想法,不過我現在覺得這不是好選擇耶。
    這份純粹的愛意和悲傷,我想會一直跟著柳物吧。柳物餘下的日子,會不會因為身邊多了一個愛他的人而變好我不知道,但這個傷口是赫宰沒辦法治癒的。柳物甚至能否再愛人我都不是那麼敢確定......

    唉唷XDDDD我不敢看下去了啦XDDDD
  • 別難過,這些都不真的XDDDD(催眠模式ON)
    只是如果未來有一天真的變成這樣,我大概也是惟有千行淚too吧TTTTTTT

    確實,這兩人都是因為愛才會糾結、才會讓彼此都傷痕累累。
    用著認為是為對方好的方式在對待彼此,卻因此而傷害、而誤解、而錯過、而破碎,如果無法回到從前至少恢復平靜、不要再有糾結有傷痛,這樣子簡單的願望卻是那麼的艱難且遙不可及。
    因為雖然不是從前所謂的那種愛情了,卻還是愛,愛著彼此。但愛又是如此的複雜且難解。

    原來你也有過這樣的心情嗎(淚)果然是老曹的代言人wwww
    如同你所說,我覺得老曹這樣自信傲氣的人,在遇到自己真的想把握住、不想失去的事物時,真的是可以捨棄自尊去乞求、去挽留,就算知道這樣很卑微但就是絕對不想失去。
    大概是感受到水瓶那種一旦認定了什麼就會義無反顧執著到底的死心眼(?)吧,這點其實雙子也有,只是沒有這麼強烈。
    再再證明水瓶和雙子某方面真的很像很契合,也難怪現實中的賢旭會走在一起了wwww

    其實我認同Hina在某一篇的留言所說,最後柳物身邊有沒有人沒關係,重要的是心態上的調整,不要再糾結什麼就好。
    雖然赫旭一直是我想推出來的私心組合,但說實話如果赫旭真的交往,李赫宰應該會受傷吧,因為他們之間橫著一個曹圭賢。(突然有種想揍老曹的衝動www)

    無論如何身為賢旭飯寫手,我怎麼樣都會讓柳物有個好結局,赫旭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是一種赫宰哥傷心沒關係反正柳物不會受傷就好的心態(喂XDDD)
    所以雖然目前還是不明朗的劇情走向,但請放心的觀賞下去吧ww

    EC 於 2015/03/01 20:29 回覆

  • 幫爪代PO的神秘人士w
  • 「我是因你期望而這麼做。」->看到這句,我第一反應是:如果旭已經不想做朋友了呢?
    回顧11,旭說出“繼續當朋友”這個期待的時候,是兩人剛分手(深深覺得在週年慶祝許願望時候提分手,真是太虐人了)
    說出“合作的時候,當朋友”,是為了能順利完成工作而說出的辦法。

    現在的旭,只想逃到一個安全地方呆著--我個人覺得是“看不到對方”這樣的距離--因為知道當朋友很痛苦。
    所以曹先生並不是因為旭的期待(當朋友)而這麼做,是他自己想要維持這樣的關係所以這麼做,畢竟當初無視旭的結果就是失去對方兩年(?)連手機號碼換了也不被允許知道,好不容易人回到了生活範圍,當然要好好的抓住。
    雖然又說出了讓旭選擇朋友還是同事,但是後面加上了“不要離我太遠”。在旭想要逃的時候,曹先生不追,這樣才是順著旭的期望啊
  • 現階段的旭確實對於做回朋友這個關係是恐懼且抗拒的,想要避開圭想逃走也是真的。
    但說要完完全全的逃走、讓對方看不見是自己,卻不是絕對的,因為事實上他還是放不下他。
    知道會一起工作而沒有拒絕、會有確認他現在過得幸不幸福的想法、狠不下心徹底的推開他,都是因為還在乎還有愛存在著,所以無法放下啊。
    雖然做回朋友是圭想彌補過去而所有的期望、"不要離我太遠"則是因為他曾經失去過而產生自私的卑微的乞求,但如果旭是真的鐵了心想逃,到那種程度的話,圭是會放手的;但偏偏就是放不下彼此,根本放不了手。
    這兩個人心裡其實都是矛盾的,而旭比圭的矛盾又更多一點。
    也許他所期望的,並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EC 於 2015/03/01 21:20 回覆

  • 一點神秘感都沒有的C
  • 我完全能夠想像金厲旭翻白眼的樣子耶哈哈哈哈哈好可愛喔/////
    ↑這個人有什麼事嗎XDDDDD
    老實說我覺得金厲旭能說出這些話(雖然使用吹風機輔助?)在這個時間點對他來說真的很不容易,甚至是他的極限了吧唉唷QAQ

    然後我覺得曹圭賢其實也沒有想要做朋友的意思,正確來說應該是他很想,也很努力,但是做不到。(我不知道他本人現在發現了沒ww) 因為現實生活中還有道德還有家庭的問題存在,不然我覺得只要再一點什麼兩人應該就會乾柴烈火舊情復燃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賢旭之間沒有不可能阿阿阿阿TTTTT)

    那句「我是因你期望而這麼做」,不就是想要告訴對方「如果你沒期望我這麼做,我才不會想跟你只當朋友。」吼唷這麼明顯了為什麼金厲旭還要(假裝)不懂啦吼!!!!!!!!!!!!!!!!!!!!!!!!!!!
    ↑這位太太請不要不懂裝懂干擾作者XDDDD

    唉、這個題真的有點難,我很希望他們能夠坦然面對自己,但不希望他們放下過去,可是真的不得不,如果這兩位是我的朋友,基於現實,我可能、很有可能會勸退(沒人問你意見w)阿阿阿阿阿(大哭)←竟然為了這種事情哭泣XDDDD

    但如果是架空其實還是可以讓兩位來點什事吧!!!!←到底想怎樣XDDD
    彌補一下讀者的玻璃心阿~~Q//A//Q
  • 哈哈哈哈哈你看文的重點always都是金厲旭wwwww
    如果沒有吹風機當掩護(?)依照金厲旭那種倔強的個性,絕對不可能直接說出那些心裡話啊TTTTTTT
    感謝那場雨讓這兩人可以好好說下話,還有同床共枕ww(重點錯)

    會希望做回朋友是曹圭賢想要彌補過去、柳物曾經期盼他們所能擁有的關係。當初是他太幼稚(?)不理人家,柳物才會很受傷然後逃走啊ww
    但是他沒發現現階段的他們根本很難退到這樣的關係這樣的位置,更別提各自心裡都還有糾結和放不下對方。

    如果是我的話也會勸退耶(竟然XDDDDD)
    金柳物不要傻了啦!!!!快點跟曹圭賢斷一斷、投入赫宰哥的懷抱啊!!!!!(←這人到底www)
    但因為這是小說,如果就此打住那就寫不下去了啦哈哈哈哈哈哈

    來點什麼事XDDDDD
    我想他們同床共枕睡一起已經是最大尺度了TTTTTTT

    EC 於 2015/03/01 21:57 回覆

  • Hina
  • 看完這章突然覺得有點混亂...因為前面細節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所以又跑去從頭到尾看了一次...
    (估計在完結之前可能會無限重複重看個八百次這樣?XDDD)

    研究完發現...他們其實一直在錯過對方的心情呀!QQQQQQQQQ

    剛分手的時候,
    他逞強地說:「其實結束,只是換成另一種身分相處。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關心彼此生活、偶爾一起吃飯的那種關係。」
    因為他想用另一種方式待在他身邊守護他。
    可是他卻被傷得太重...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所以他說:
    「我做不到。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只是同個組合的隊友、是工作上的同事,不會是朋友。」
    *
    旭卑微地想維持朋友關係的時候,受傷的圭認為他們只能當同事、已無法做朋友。

    直到組合宣佈解散,
    他驀然驚覺,他可能會永遠失去他....他害怕了。
    於是他問:「之前你說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這句話,還來得及實現嗎?」
    然而,這段時間他的冷漠,早已讓他從平淡的期望變成深深的絕望,
    他發現自己當時說出的那句話,實在太過天真。
    他也害怕了...怕有一天會連朋友都做不成。那不如就不要再親近了。
    所以他給他的回答是斷絕聯繫、遠走他鄉。
    *
    當圭發現寧可壓抑著心情當朋友 也好過失去他時,
    卻換旭受傷到已經連朋友身份都無法再待在他身邊了...。

    再重逢的時候,
    他問:「我們 還是不是朋友?」小心翼翼。
    而他回:「我們不是朋友。是作曲家跟歌手的關係,不會再更多了。」
    他說他只是單純的想再回到朋友關係而已。雖然無法,但至少還能以同事身分關心他吧。
    他說好,在計畫結束以前,我們就以這樣的關係舒服的相處吧。
    *
    面對重逢,
    圭是小心但喜悅的,一度失去過的他又回到眼前了...,他很珍惜、他無法不關心他。
    可旭卻是複雜而糾結的,他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情去面對已婚的他,所以他敏感易怒。

    在相處的過程中,儘管他說只會是同事、不會再更多了,
    他卻依然想起當初分手時...他說的那句「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
    他認為那是他的期盼。而現在他想彌補這個 他當初做不到的期盼。
    --
    但他們終究還是發生了爭執。
    他抱歉他沒有想到他的顧慮,只是一心不想拋棄那些美好珍貴的過往。
    他也抱歉,知道是自己太過敏感了,知道他只不過是想回到朋友的位置,自己卻覺得那太困難。
    最後他說:「是你說過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的阿。這是你期望我們可以成為的關係不是嗎?因為這是你想要的,我才會這樣做的阿。」
    「該是什麼位置、我們就退到什麼位置上吧,只要不會讓你覺得不自在就好。只是,不要離我太遠,拜託你了。」
    *
    現在,換成圭卑微地想維持朋友關係...只冀求他能留在他身邊就好,因為他失去過了,他不想再失去一次。
    或許他也明白了當初旭的心情吧?就只是"不想離開你",這樣而已。
    相反地,旭卻是經歷了「天真的覺得能當朋友就好→發現原來連當朋友都太難」這樣的過程,
    就像他問赫宰後赫回的,必須要真的放下了才能真正做朋友,而他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放下。
    所以就算他明白圭現在是想挽回想彌補,卻換成他已經沒有信心去回應這個期盼了....。

    整理完我真是.........QQQQQQQQQQQ (再哭一次)
    你們這兩個笨蛋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狀態顯示為入戲太深orz)

    原本,我看到那句「因為這是你想要的,我才會這樣做」時,
    第一反應也是覺得,那如果不是因為旭期望,圭應該就"不想只當朋友"了吧?
    可是整個故事脈絡順完之後...想法卻變成跟爪接近了....。
    現在的圭根本就沒有什麼"友達以上"的期望....,
    他唯一卑微的心願就是旭不會再次離開他...就算是友達以下也好、什麼都好....>"<。
    這的確是他自己想這麼做的,
    聰明如他、了解旭如他,應該是多少能感覺到旭現在待在他身邊有多糾結的吧?
    他卻還是不想放這個手....。
    如果旭真的告訴他「我想要的是我們不再見面」,他應該也是不會因為旭希望就順應他這個期盼的..。

    正因為他發現"做朋友"是他自己的現在式、對旭卻已經是過去式,
    所以他才會說「這樣子的我讓你負擔了吧?對不起。」的話,
    接著悲哀地請求他「不要離我太遠」吧?QQ

    爪說旭想要的位置是「看不見對方的距離」,我想了一下,覺得很難斷定...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我覺得旭應該是很矛盾的吧?一方面他不想看到圭沒錯...但那應該是比較偏向於"眼不見為淨"的心情?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因為自己糾結到要死掉,所以寧可不要看見他。
    但另一方面,既然他對圭還放不下、甚至根本是還愛著,那又怎麼可能會不想看見這個人呢?
    並不是想死灰復燃什麼的,只是至少也一定會想知道"他好不好",
    就如同明明很艱難、卻還答應了智律邀請的飯局一樣,只為了親眼確定他幸福!
    他明明就想看著他阿!!就算只是看著他走進另一個幸福裡,也好...。QQ

    明明相愛、明明都那麼在乎,長久以來卻總是一直在互相錯過對方的心情...沒有交集。
    一個想抓,卻自知沒有資格抓,只好祈求對方不要走;
    一個想逃,卻沒有辦法真的邁開腳步逃,只好一再強迫彼此保持距離,是對他、同時也是自己的警惕。

    這真的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了.....TTTTTTTTTTTTTT


    (EC:警察先生,這裡有人把小說感想當成論文在寫!是嫌痞客邦還不夠當嗎?麻煩請把這位有事的太太帶走謝謝!)
  • 看完Hina洋洋灑灑的【如果】論文,請容我跪下膜拜致敬XDDDD
    真的太強大了啦Hina!!!!!!吼根本是要逼哭作者wwww
    能夠如此認真看文,加上超強邏輯統整能力以及流暢的文字敘述,把故事脈絡整理完畢做出時間軸,替讀者們複習也替作者複習(←竟然XD)我由衷的感謝你!!!!!!
    讓我們拉手轉圈圈一百次吧~~~(Hina表示頭很暈可以不要一天到晚都要轉圈圈嗎)

    以後我會多宣揚這篇論文,告訴大家如果有對劇情不了解的或是需要前情提要的,請去第15集的6樓看Hina的整理報導XDDDD
    麻煩Hina在第30集(←會寫到這麼多嗎?!)的時候再幫大家整理一下吧(好厚臉皮的作者wwww)

    『明明相愛、明明都那麼在乎,長久以來卻總是一直在互相錯過對方的心情...沒有交集。
    一個想抓,卻自知沒有資格抓,只好祈求對方不要走;
    一個想逃,卻沒有辦法真的邁開腳步逃,只好一再強迫彼此保持距離,是對他、同時也是自己的警惕。』

    這段話實在說得太好了啊TTTTTTTTTT 完全詮釋了最遙遠的距離TTTTTTTT
    Hina對賢旭內心想法的解讀完全正確,完全講中了我想表達的那些TTTTTT
    真的跟我心靈相通啊啊啊啊啊(飛撲+抱緊緊)

    關於柳物的心情,如同我在上面回覆爪的那篇,是想逃、是抗拒的,卻無法徹底的抽離,因為根本放不下,所以不斷的糾結再糾結。
    所以Hina說覺得柳物是很矛盾的沒有錯,而且是比圭賢更矛盾的,因為他內心深處想要的、理智告訴他不能擁有,理性跟感性不斷拉扯對峙,道德跟罪惡只有一線之隔。
    他只能拚了命的把心掌控在情況之中,至少不要失控。唉。

    EC 於 2015/03/01 22:21 回覆

  • Hina
  • 寫完自己看發現一堆"他".....XDDD
    應該不會看不懂吧?哈哈^^||
    然後有個地方有點疑問,
    這章裡面旭說:「說好了在計畫結束以前要以朋友的身份舒服的相處」,
    但我回頭去看那段...卻覺得當下他們達成協議的應該是"同事身份"吧?@@
    所以到底是哪個呢....?XD
  • 不會喔,他跟他都敘述得很清楚,完全不會混淆~(再次膜拜Hina神整理www)
    然後疑問的地方就是上次回覆的那樣喔^^

    EC 於 2015/03/01 22:00 回覆

  • miffy2
  • 我們,還是不是朋友?
    還有愛,就會有期待。退回"朋友"的位置未免強人所難、太傷人。不能在近了,僅是知道彼此都安好的距離,就已經是最靠近的位置。
    橫在那裏的問題依舊,現今處境還要更加複雜,以圭賢的個性,智律不會定位在只是想將就在一起。沒有神來一筆的大逆轉,又怎麼能向彼此懷裡飛奔。(在激作者反轉,無誤XD )該不會是壓根就沒想讓這兩個人走到最後...看文的當下想起的歌
    是「可惜不是你」...心情有些灰...

    愛著,卻錯過挽回的時機,這些年沒有彼此,都走過來了。好好對話後的兩個人,都向前看、各自幸福吧!也就對得起彼此,曾經也該塵封,早已經是句點了,不要讓眷戀助長了遺憾。

    拜託,請EC賜給厲旭94年次的善解可人的"她",然後也幸福的生活。無論是赫宰或其他弟弟都不能發展,如果要攜手面對內部家庭和外部環境衍生的問題,應該和當年考量事項相差不遠,繞了一圈又何苦多年前的放手…所以"他"只能是圭賢。(這是什麼固執><)。

    這樣的設定好可怕,好像在現實中兩只可能會面臨的狀況。
    都說: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投入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風險值極大化的KR真愛飯更是如此!(說明書在那下載啦、轉單來得及嘛)
    兩個人好好堅持住!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如果有一天必須分岐,能不能是因為不愛了!(齁~~這位觀眾,藥不能停^^||| )

    最後,要再去看鞋墊事件合集,找回愉快的心情。樓上、樓下的朋友們,心情有受影響變悶的,一起去看喔,超有效。
  • "以圭賢的個性,智律不會定位在只是想將就在一起。←"這句話很正確喔!!!!!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圭賢既然心裡放不下,當初為什麼會選擇結婚?是不是賭氣還是為了順從父母期盼而為?
    我想曹圭賢不是那種會對人生隨便的人,從他一路以來那種小心謹慎的態度舉止看來,他是很珍惜羽毛的人。
    選擇這個女人、選擇步入婚姻共築家庭,一定有充分的考量過,不是衝動、不是草率而為;所以智律在他心中有一定的分量、一定的重要性,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他的妻子。
    因此如果說離婚什麼的,我會直接給出否定的答案XD(←現在是爆雷的意思嗎)

    如果有一天必須分開、選擇結束,我也希望是不愛了而不是不得已。
    至少這樣他們可以少些遺憾和傷痛,至少可以放下過去坦然面對未來、尋找新的幸福。
    但當然我還是相信,他們已經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幸福。^^

    EC 於 2015/03/01 23:05 回覆

  • JC
  • 歐逆~~~我好久沒來了請誇獎我(啥)
    上高中之後真的忙到有點力不從心所以有一陣子沒有冒泡了抱歉TT

    以下是瘋言亂語請慎入↓↓↓

    跟妳說哦昨天呀~我快要被百度的催文私訊給淹沒了 所以就很任性的碼了一個晚上的字忘記背國文今天考了個低空飛過XDDDDD
    還有今天呀~上帖子晃晃的時候有親估跟我說他的語文考試用了很多我的句子覺得很謝謝我 看到的時候真的非常的開心呢 有人因為我(?)而能夠順利完成他的任務實在很感謝
    還有前天是我們英雄在中的生日 雖然很開心 可是跟班導有了一點小衝突
    他總是嫌我打掃工作做得不好 可是走廊真的沒有辦法無時無刻都保持著乾乾淨淨不是嗎 有的時候同學們走過去的時候會不小心遺留些什麼 我總不能一直守在那裏對吧  很難過的同時我發了一條微博私訊給在中祝他生日快樂還有說了一些加油的話 我知道或許這可能會造成他的困擾 但是真的很想這麼做呀 所以又任性的了一次呵呵:D

    其實我們也都是平凡人 擁有自己的生活
    以前曾經有過那段{我只為哥哥而活}愚蠢想法的日子 但是金希澈金在中或是其他的哥哥們一直叮嚀著督導著所以才慢慢學會尋找生活的目標為自己而活

    現在我很少寫文了 也沒有固定更文時間
    只是偶爾會有一些突然的感慨隨筆 以前常常看著別人的文覺得自己實在差勁到了極點
    現在想起來也是好愚蠢的行為 明明應該是建構在快樂上面所做的是因為自己而蒙上了一層灰呢
    看見歐逆這樣一如往常地寫著故事覺得為妳感到開心 請繼續加油吧

    啊 好像說了太多了呢
    至於為什麼會說這麼多呢 因為發現歐逆家多了很多小夥伴呀
    感覺是一種沒有我也沒關係的光景呢 所以吃醋了哈哈

    原本想在賴上面說的 但是又覺得歐逆沒有必要接收我這些亂語所以在這裡留言 歐逆可以不回我的沒關係:)
    同時是不是很懊惱沒有聽我的話要慎入呢XDDDD

    在這麼歡樂的地方留下這些真是抱歉.
  • JC安妞~歡迎回來冒泡w(揮手)
    你真的超久沒來了XDDDDDD
    高中生活真的很忙啊我懂TTTT想當年姐姐也是整天窩在山上讀書、過著不知今歲是何年的日子啊wwww

    竟然為了回覆不看書!!!!嘖嘖XD
    能有這樣子的讀者很幸福呢,很開心你的文字被喜歡、被記住、被引用,這是身為寫手最大的成就感吧:)

    你讓我想起我小六的班導和高中的第一任舍監,就是看我不順眼的人XDDD
    不管我做什麼都有意見、挑我毛病找我麻煩那種,到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很生氣XDDD
    但生氣也沒用,那種人就是你跟他認真就輸了,你越生氣越抓狂他越高興,所以應對的方式就是忽視他、不跟他一般見識,維持自己的品格和氣度、表現的有教養,這樣才是贏家。^^

    寫文應該是件放鬆、讓自己開心,能抒發內心的事,不要有太多壓力。
    不用去比較或是感概什麼,寫就對了、做自己就對了!這是你的文字你的心情你的經歷,只屬於你的東西。
    如果因為太過畏懼、太多顧慮而沒有放開心胸寫下這些文字的話,還能為歲月留下些什麼呢?
    也許好幾年後你再翻出以前寫的字句,會覺得彆扭、害羞,但那又如何,這就是青春啊。

    哈哈哈哈你這個小Pabo,少了你怎麼行呢ww
    每一個讀者對我來說都很重要,沒有少了誰都可以、沒關係這種事。
    有什麼煩惱都可以告訴我,當然聊賢旭我更開心XDDD

    最後,高中生活加油!!!!!Fighting!!!!!

    EC 於 2015/03/01 23:57 回覆

  • 閃亮著,那片海
  • 人生中最令人難過的就是不停地錯過。

    他們不停錯過彼此的真心彼此的感情
    但也不能怪罪於他們兩個人
    每個人在處理自己的感情都有不同的狀態
    只是他們的狀態剛好對不上而已
    不過時隔這些年,感覺物換星移了,但其實兩人的心意依然沒有改變
    所以才覺得彼此是最遙遠的距離阿

    因為珍惜重視,所以願意退回朋友位置
    想要以不同方式待在你的身邊
    只要可以待在你的身邊,不管是什麼身分都可以
    將自己的姿態放得如此之低,都是源自於我多麼愛你
    只要可以待在離你不遠的位置,就已經足夠了
  • 『每個人在處理自己的感情都有不同的狀態,只是他們的狀態剛好對不上而已。』
    ↑這就是錯過啊TTTTTTTTTT
    無法在當時互相理解,現在才會有這麼多遺憾吧。

    能夠看著你、待在別離你太遠的位置
    這樣的心態真的很卑微,就是捨不得也不能夠捨棄,才會用盡力氣想留在對方身邊啊。
    但事到如今這樣的卑微還能被允許、還來得及實現嗎?

    EC 於 2015/08/24 0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