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夜。

下車前,金厲旭恭敬的向車子裡的經紀人道別,同時暗暗戳了戳身旁眼睛已經瞇成一條線的曹圭賢,示意他一起鞠躬。

按開密碼,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宿舍大門,深夜的靜謐退去一身風塵;規律的心跳、輕盈的步伐、和諧的氣息,優雅而神秘的迴盪在空蕩的大樓走廊,交織在一塊,脈動著。

 

電梯門闔上,金厲旭深深吐了一口氣,轉了轉手臂、舒緩一整天緊湊行程帶來的負擔和壓力。

從電梯門看見自己和曹圭賢的倒影,跑了整天的行程,自己臉上的妝有些掉色,但還不至於太嚴重;可曹圭賢那像噴泉一樣愛流汗的體質,噴過定型液的瀏海一根根黏在前額、臉上的妝一蹋糊塗,眼線甚至有些暈開了,活像剛從游泳池走出來的樣子。

「欸咦,你剛才就是用這副模樣上電台的嗎,很丟臉耶。」說著,伸出手仔細的替那人整理瀏海,撥了撥後腦幾根凌亂的髮絲。

「厲旭啊,」從那對認真、專注的眼眸裡映出了自己的身影,突然的,曹圭賢覺得心跳得有些快,毫不掩飾的和那人對上眼、透露出瞬間的怦然心動「我們現在,算是在交往嗎?」

「啊?」被這麼一問,金厲旭愣在當下。

 

他跟曹圭賢的關係,似乎一直都是介於模糊和清楚之間的灰色地帶,雖然知道彼此的心意、也知道那種感情已經超越友誼,卻誰也沒有說破、明確的去定義。

只是單純的喜歡和對方待在一起,只是自然而然的就走在一起。

然後有一天,在行程結束的車上,那個人牽住了自己的手,在蓋著外套的後排座位;然後有一天,在某個對到眼的瞬間,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我喜歡你』這句話;然後有一天,自己終於下定了決心,拋下所有顧忌和擔憂,認定了這樣子的愛情。

然後又然後,綻放無數個燦爛的笑容、發酵著若有似無的曖昧、享受甜蜜苦澀的每一刻,走到了現在。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已經是戀人了,那是不是應該做些什麼可以確認彼此關係的事情。」

「確認關係?你不信任我嗎?」

「不是啦。我只是......」

說到這兒,曹圭賢停了下來,慢慢舉起原先垂擺在身體兩側的雙手,落置在金厲旭的肩頭,輕輕握住。靠近,略為緊張的氣息交疊在一塊,熱呼呼的;凝望,眼神和體溫一樣滾燙,定格在彼此眼裡的焦點。

知道曹圭賢打算做什麼,金厲旭沒有抗拒,只是靜靜等待著,一股期待也自心頭緩緩升起。

 

叮—  電梯門在11樓開啟。

兩人像從夢中驚醒似的,快速從對方身邊彈開,拉開了距離。

「那個,到了,你、你先出去。」氣氛瞬間變得尷尬,金厲旭趕緊轉過身去,胡亂的按了好幾下開門鈕,低頭藏住自己漸漸發熱的臉頰。

「噢、好。」曹圭賢愣了愣,笨拙的丟出回答的語句後,快步走出電梯。

 

回到宿舍,一群人吵吵鬧鬧的吃了頓宵夜、嬉鬧了好一陣子,最後才在李晟敏一句『明天還有行程,快去洗澡睡覺』的命令下解散。

兩人在各自回房前同時叫住了對方,心猿意馬的說了些不著邊際的家常話。

在曹圭賢轉身準備進房間時,金厲旭小聲喚住他。

「嗯?怎麼了?」

墊起腳、側過臉,身體微傾、朱唇微啟,點上。

「晚安,圭賢。」

 

 

那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個吻。

也許,到現在我都還期待著,我們的第一次親吻,是你擁有主導權的吧。

 

 

 

 

 

 

 

『你該不會是想吻我吧。』

『如果我說是呢。』

 

 

倏地,金厲旭睜開眼,迅速坐起身來。裹在身上的毯子順勢滑開。

在瞳孔聚焦後,出現在視線裡的是坐在床邊地板上正望著自己、面露擔憂的曹圭賢。

 

「終於醒了。」呼出一口氣,曹圭賢垂下肩膀,把雙手擱置在床緣「差點要叫救護車了。」

「什麼意思?」還處在渾屯意識中的金厲旭不解的問,隨即襲來的疼痛感讓他忍不住嘶了一聲,猛的按住額角。

「你不記得了嗎?要拿毛巾給我的時候滑倒,撞到頭暈過去了啊。」

「撞到頭?你不是......」

 

頓時,金厲旭感到錯愕。

剛才不是曹圭賢扶住了自己、讓自己沒有跌倒撞傷的嗎?自己不是還被曹圭賢抓住肩膀、因為太過心慌而不小心說出奇怪的話嗎?

看了看曹圭賢、再摸了摸自己頭上腫起來的傷口。

所以剛才的那些,都是自己昏過去時所做的夢嗎?

 

「怎麼了?」見金厲旭心神不定的模樣,曹圭賢有些擔心的問「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不用了。」起身下床,撿起地上的毛巾,試圖從方才那個太過真實的夢境中跳脫出來、整理紊亂的思緒「我睡了多久?」

「十幾分鐘了吧。」

「不好意思,突然這樣嚇到你了吧?」

「除了叫救護車之外,我本來還想是不是得通知你的家人。」曹圭賢從地上站起來,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結果拿了你的手機才發現,鎖屏的密碼我不知道啊,通訊錄什麼的根本不用想。幸好沒出大事,真是萬幸。」

聞言,金厲旭頓了下手上收拾的動作,兩側的肩膀有些僵硬。

「手機。」拿起換洗衣物,走到曹圭賢面前伸出手,讓對方把東西交還到他的掌心「我去洗手間整理一下,你也趕快換衣服吧。」

 

 

進了洗手間,把門鎖緊。

金厲旭靠上門板,仰頭順著氣,平復著波折動盪的情緒。

手裡的手機握得更緊。心,也緊著。

「傻子,密碼還是一樣沒換過啊。」他喃喃低語著,用微微顫抖的手指按下密碼。

一樣的四個數字,代表著紀念的日子。

「幸好,你不知道呢。」閉上眼,鼻間泌出一陣酸澀。

卻又笑著,嘲笑作著白日夢的自己、也嘲笑著自己的荒唐。

 

即使想要遺忘、想要拋棄,卻仍然像鬼魅一樣存在著。

慶幸的是這樣的荒唐只會獨自活在我的心裡,不會被發現、也不會被知道。

至少不會被你知道。

 

 

 

 

 

※ 10/13內容微修,有些地方跟首發不同,請小心(?)服用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