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站在長桌邊的曹圭賢叫住了從廚房裡走出來的李東海「等等遇到厲旭,跟他說記得下來把他的東西拿回去。」

化妝品和乳液、刮鬍刀和牙刷、筆記本和原字筆、CD和樂譜、幾件上衣和貼身衣物,整齊座落在桌子的一角。

「你們幹嘛?吵架了?」李東海繞到桌邊,看著桌面上的東西,心裡暗暗感覺到不妙。

「不是吵架。」曹圭賢平靜的說。移動了兩步,鬆開手,手中的盒子滑落、躺進垃圾桶裡「是結束了,徹徹底底的結束。」然後轉身走進房間,關上門。

「呀,什麼結束了?你給我出來說清楚啊曹圭賢!!!」

門外,還在錯愕中的李東海拍著門大喊。

角落垃圾桶裡那只銀底包裝的盒子上,紫色筆跡寫著七週年快樂。

 

 

 

 

 

「你要帶我去哪?」

「別問那麼多,跟我走就對了。」

 

微冷的深秋,遠離市區喧囂的小區,很是寧靜。

在被繁忙行程淹沒的回歸期間,能有這樣一個悠閒愜意的午后,是一種享受。

 

一陣冷風襲來,金厲旭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忽然被走在前頭的曹圭賢一把拉過、整個人罩在軍綠色長風衣裡頭,阻隔了吹拂而來的冷空氣,拆下圍巾繞在他的脖子上。

「這樣你會冷。」

那人溫柔的笑著,說這條圍巾太保暖了,我都流汗了,果然一分錢一分貨。

厚實大手牽上手心時,金厲旭有些驚慌,想著要是被人看見或是拍照就不好了而急欲掙脫;曹圭賢卻是包覆了手心、十指緊扣,俯下身在他耳邊輕吐熱氣:「牽手或接吻,選一個。」

在還來不及反應時,溫潤的唇擦過微涼的臉頰。

無視於人兒又氣又羞的怒視,笑咧咧的牽住手繼續往前走。

 

陽光灑落在天際,籠罩住前方那人的背影;轉過頭,指了指不遠處的咖啡廳,開心得升高顴骨,笑得好傻好呆,是如此燦爛明媚。

手裡的溫度、滑過額角的汗,逆著光暗著的輪廓,是如此炫目、如此美好。

躁動著的卻是自己的心。

 

 

 

「所以你帶我來這裡,是要慶祝週年嗎?」在服務生送上蛋糕時,金厲旭恍然大悟。

「咖啡廳的老闆是我的大學同學,在這裡不會被打擾,也不用擔心會有記者什麼的。」曹圭賢漾起甜甜的笑,點燃蛋糕上的蠟燭「許願吧,厲旭。」

「又不是生日許什麼願啊。」

「你今年生日剛好在準備回歸沒能替你慶祝,現在就當補過生日吧。」

「我的願望.....都能實現嗎?」

「說吧,生日時許的願望都會實現的。」

看著蛋糕上火光逐影的明亮光點,金厲旭有些出了神;眉心微皺,細長深邃的眼睫下閃過一絲猶疑,瞳孔暗了下來而後亮起,逐漸濕潤。

「第一個願望,希望家人、朋友們身體健康。」他閉起眼,雙手交握。

「第二個願望,我愛的那個人,要過得很好、很幸福。」懸在胸前的手微微顫抖著。

「第三個願望.......」

「別說出來,第三個願望要放在心裡啊。」曹圭賢出聲打斷了他。

金厲旭睜開眼望著他。那雙澄澈的眼眸映上唯美燭光,柔情似水、光暈流轉,卻又沉載了一整片海的深沉寂寞與哀傷。

「第三個願望,我們結束吧,曹圭賢。」

 

 

 

「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曹圭賢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一臉平靜的金厲旭,那人說出這句話時眉頭連皺都沒皺一下,眼裡沉浮著不明所以的深意。

「結束了,然後呢?要我去跟相親的女人結婚嗎?你以為這樣做是為我好,我就會因此幸福快樂了嗎?少自以為是了金厲旭,我要的人生從來就不是這樣。」

「有一件事你得明白,圭賢。我並不是因為雅拉姐跟我說了那些話才做出這個決定的。」

金厲旭努力克制住自己眼裡不斷凝結的熱度,緊繃住即將斷線的理智。

「從開始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好隨時會結束的心理準備,因為我們要面對的難題實在太多。我很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時光,拚了命想要保護,只為了爭取多一點時間能繼續和你在一起。可是你呢?總是不分輕重,總是照著自己的心意走,沒有顧慮到其他問題。遲早有一天,我們的感情會被你這種不顧一切的衝勁給毀掉。」  

「不要再說了金厲旭!為什麼你能這麼輕易說出這些話?不要這樣對我,求你了......」

 

在他面前,是一個男人近乎崩潰的乞求眼神。

金厲旭從那對盈滿霧的眼眸裡看見了自己的表情,是冷靜、是淡漠、是絕情,嘴角卻保持著平和的弧度,多麼衝突而詭異。

 

「其實結束,只是換成另一種身分相處。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關心彼此生活、偶爾一起吃飯的那種關係。」

「我做不到。如果你堅持要結束,那我們之間就是徹底結束。」曹圭賢抬起頭,眉宇間的憔悴和黯淡寫滿了恍如隔世的悲傷與絕望「從現在開始,我會把你從我的生活中刪除,我們就只是同個組合的隊友、是工作上的同事,不會是朋友。」

「你一定要這樣子嗎?就不能用成熟一點的方式相處嗎?」

「如果你要這樣子對我的話,我會做得比你更絕,金厲旭。」

那抹銳利而冰冷的眼神如利刃般刺穿他的身軀,奪去了兩人曾經共築的所有甜蜜、毀壞了所有誓言和承諾。愛情逝去,徒留疼痛和傷害,遍體鱗傷、體無完膚。

 

曹圭賢離開後,金厲旭獨自坐在咖啡廳裡。

蛋糕上的蠟燭已燃燒殆盡,底部的奶油因熱度而融化崩塌。

就像他們倆的關係一樣,從此分崩離析。

 

「果然還是不行啊。」用湯匙挖了一口奶油、放進嘴裡,甜膩的滋味溢入,心頭卻滿是苦楚「想用另一種方式待在你身邊守護你,果然這樣也是種奢求吧......。」

 

 

 

 

 

在機場的海關通行處前,金厲旭幾乎快把包包裡的所有東西倒出來。

眼看著成員們和經紀人哥一個個出了關往出口走去,只剩下自己因為找不著護照而還困在後頭,情急之下便喊住在自己之前最後一個通關的成員:「圭賢,等我一下。」

那人的腳步頓了下,明顯是聽見了自己的呼喊,下一刻卻是筆直的往前走,沒有回過頭。

最後金厲旭終於在包包底部找到了護照,核對好資料後匆匆跟上成員們的腳步。

卻在低頭收拾東西時,不小心泌出一滴淚。

 

在舞台上,曹圭賢依然能接著金厲旭的話一搭一唱的說下去,自然親暱的互動著,毫無破綻的維持完美假象;但下了台後,卻是將對方當成空氣般,無視。

眼神、笑容、關懷,總是狠狠地穿透過他、投射在其他人身上;當金厲旭主動釋出善意時,也總是冷漠回應,甚至直接轉頭走掉。

 

這樣疏遠的關係維持了好幾年的時間。

直到公司無預警的投下震撼彈,發出解散通知。

那時曹圭賢才意識到,自己會失去與金厲旭的最後一絲連結,並且永遠的失去這個人。

 

在召開解散記者會的前一晚,曹圭賢播了好幾通電話給金厲旭,卻是整夜的語音信箱。

最後,他抱持著僅存的一絲希望,留下了語音訊息。

 

『厲旭,是我。對不起,這段時間讓你難過了吧。我不是有意傷害你,只是還沒調整好心情。之前你說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這句話,還來得及實現嗎?』

 

 

 

 

 

 

 

反覆播放著電話留言,金厲旭深深嘆息。

當時說出的那句話,實在太過天真。

是真的害怕了啊,害怕你會再用那種眼神看我,害怕有一天我們會連朋友都做不成。

如果會那樣,不如不要再親近,因為我無法再承受從你身上得到的任何傷害。

也沒有辦法,再失去更多了。

 

 

解散後,整整一年沒有和那個人連絡。

再次得知他的消息,竟是他的婚訊,還是看了新聞報導才知道的。

 

『祝賀你結婚,要做一個好老公、一個好爸爸,要做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如果不幸福的話,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放下禮金和賀卡後,金厲旭果斷拔掉手機電池,新號碼半小時後才會生效;

脫下襯衫和領帶,換上輕便的衣服、提起行李箱,搭上離開首爾的巴士。

 

離開這充滿回憶的城市、離開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端午節快樂^^

好不容易能放一天假,於是就愉快的(?)來更一下文XD

看完這章大家應該能夠了解這兩人分手的過程還有之後關係轉變的原因了吧......(嘆)

下一章就是CHU期待的那個(到底是哪個啦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