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個差勁的人。』

一行字跳在螢幕上,回覆幾分鐘前發出的邀約訊息。

曹圭賢淡淡苦笑著,回傳了訊息。

『那就這麼說定囉,哥要幫我把厲旭帶來喔。』

然後按下鎖屏鍵,把手機放在桌上。

 

呼吸,沉靜。沉靜的整片夜晚。

心,卻懸著,滿是離亂喧囂。

 

妻子說出提議時,自己先是愣住了幾秒,接著腦中開始浮現各種推辭的藉口。

但同時,卻想起了那個人在和自己分手的那天,說過的每一句話。

不是爭吵、不是傷害,連詮釋殘忍決定的話語都能斟酌得如此溫婉,如同那人對自己始終如一的柔情。

眼裡蒙上一層薄霧而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也看不透那人的思緒,更猜不透那人所說的話有幾分是真心、有幾分是故作堅強的倔強;然而那每一字每一句,都緊緊鑲進記憶深處,至今仍清晰可見。

 

『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關心彼此生活、偶爾一起吃飯的那種關係。』

 

望向妻子無害且隱約顯露出期待的臉孔,內心推拉著該否決或者答應之際,那些話語一再的盤旋、纏繞。

那是你所期盼的吧?我們可以成為的另一種關係。

雖然之後的情況似乎事與願違,但那依然是你所希望的,是這樣的對吧?

所以現在的我,是不是應該依照當初你所說的那樣,不論是否物換星移、人事全非。

 

也不論,你是不是會因此討厭我。

 

 

 

 

 

 

 

 

雨,澆在乾燥的春日午後。

李赫宰動了動手指,轉開雨刷鈕刷了兩圈車窗玻璃,接著右轉,駛進巷子裡,最後在一棟住宅大樓前停下。

不遠處,站在大門口撐著淡綠色雨傘的男人,正是邀約他們的主人。

金厲旭瞇了瞇細長的眼,眉心微皺,打量著前方並不陌生的景色,同時思量著等等下車後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問候。

 

撐起淡藍色雨傘,李赫宰攬著金厲旭的肩並行;在與淡綠色雨傘交會時,對話與眼神隔著傘角和雨滴在稀薄的空氣中展開。

按開密碼鎖,大門隨之敞開,曹圭賢收起傘、走了進去;在他伸手打算接過李赫宰手中的雨傘時,李赫宰卻退開了手,以略微冷淡的口吻說:「不用麻煩了。」

「赫宰哥的意思是把雨傘放在樓下的傘桶裡就行了,不用特地拿到屋子裡晾乾。」見曹圭賢略顯尷尬,金厲旭打著圓場,笑得溫軟。

感覺身旁的李赫宰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眼神示意,要他別再多說。

 

 

 

 

門一開,一股嗆鼻的燒焦味迎面而來,煙霧瀰漫在空氣裡四散飄溢。

「圭賢你回來了嗎?可以過來幫我一下嗎?」廚房傳來李智律的求救聲。

曹圭賢連忙脫了鞋跑進去,一進廚房,映入眼簾的是一只底部燒得焦黑的鍋子,還有從鍋裡冒出的濃濃黑煙。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上前關了火,曹圭賢拉起妻子的手,仔細檢查手上有沒有燙傷。

「我沒事,但是菜都焦了。對不起,我以為照著食譜做就可以了,沒想到中國菜這麼難........」

「現在是關心菜的時候嗎!!!都燙傷了不是嗎!!!」見妻子白皙的手背上泛起了一片紅腫,曹圭賢連忙拉著她到洗手臺沖水。

「弟妹的傷還好嗎?需不需要去醫院?」隨後跟進廚房的李赫宰擔心的問。

「赫宰Xi、厲旭Xi,不好意思第一次邀請你們到家裡來作客就讓你們看到這麼狼狽的樣子。」望見四周杯盤狼藉,李智律有些難為情的說。

「別這麼說弟妹,受到招待已經很感謝了,卻因為這樣讓妳受傷,我們也很過意不去啊。」金厲旭走近洗手臺邊觀察李智律手上的傷口,轉向曹圭賢問道「有冰塊跟燙傷藥嗎?弟妹的傷口需要冰敷,冰敷完後再上藥,得小心照顧才不會起水泡或留疤。」然後看見曹圭賢呆頭呆腦向妻子詢問、一臉生活白癡的模樣,嘆了口氣,交代李赫宰去樓下的商店把東西買齊。

自己則一邊教導曹圭賢如何替李智律處理傷口,一邊捲起袖子,收拾廚房裡的凌亂。

 

「你是客人耶怎麼能讓你收拾,我等下再整理就好。」

「你知道怎麼整理嗎?」金厲旭挑了挑眉,曹圭賢心虛的閉上嘴「好歹我們也一起在宿舍裡生活過幾年,你啊不是煮漢江拉麵,就是打破碗、燒廚房,忘記哥哥們曾經在廚房門口貼了一張『寵物跟曹圭賢禁止進入』的標誌嗎?」

聽到這兒,李智律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讓曹圭賢堆了滿臉囧。

「話說回來,弟妹怎麼會準備宮保雞丁呢?桌上擺的都是韓國菜不是嗎。」

「我問圭賢你們喜歡吃什麼菜,圭賢說厲旭Xi喜歡吃宮保雞丁。看食譜好像很容易,沒想到做起來這麼難,完全失敗了。」望著鍋子裡焦黑的雞肉,李智律哀怨的說。

 「看來應該是火開太大了。」把流理臺清理乾淨後,金厲旭拿起菜刀,以熟練的刀法在覘板上將雞肉切塊,一邊準備佐料和醬汁「炸雞肉的時候火不能開太大,不然很快就焦了。」

炸煮、爆香、調味,一連串精湛的手法一氣呵成,快速完成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中式料理。

李智律看得出神,那雙精緻靈巧的手、那對專注的清澈眼眸,一種熟悉的感覺自心底升起,填滿胸臆。 

 

 

 

 

飯席間,李赫宰恢復往常的熱絡,嘮嘮叨叨講了一堆從前還在活動時發生的趣事和糗事,也講了不少曹圭賢的八卦;

曹圭賢也不甘示弱爆料李赫宰在宿舍裡的壞習慣,甚至連對方交過幾個女朋友、失戀的時候會一邊喝酒一邊哭這種事都拿出來講,兩人一來一往的鬥嘴吵鬧,加上金厲旭偶爾插上兩句毒舌評論,自然的閒話家常讓氣氛顯得輕鬆自在。

飯後,曹圭賢負責收拾餐桌,李赫宰跟金厲旭則到廚房裡幫忙李智律清洗碗盤和切水果。

「不好意思,邀請你們來家裡作客卻還讓你們做這些。」

「別這麼客氣啦弟妹。不過,我有一個疑問,你們不是都結婚好幾年了,怎麼還在說敬語呢?」

聞言,李智律停下手中的動作,沉默頃刻。

李赫宰倒抽一口氣,在心裡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圭賢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呢。從認識到結婚,一直都是那樣的溫柔、那樣的有教養。我們不會大聲吵架,對於我的喜好和選擇,他都會尊重,凡事禮讓我、順從我。可是啊,夫妻之間這麼禮貌,似乎太拘束了呢。」抬起頭,眼神流露出些許落寞「看見他跟朋友相處的模樣讓我覺得,我是不是該改口叫聲『哥』而不是『偶吧』,以朋友的身分跟他相處,這樣他是不是就會輕鬆一點對待我呢?」

感受到李智律強烈失落的情緒,李赫宰在腦中擬定好轉變氣氛的話題,正準備開口時,金厲旭卻率先發話。

「換個角度想,也許是因為重視,才會這麼小心翼翼的對待吧。那傢伙對我們這些兄弟才不會管那麼多呢,完全沒大沒小。相信我,你不會受得了那樣無賴的曹圭賢。」語調溫潤的說著、漾起笑「所以多相信妳自己一點,也要相信他。」

「謝謝你,厲旭Xi。」她說,同樣溫暖的笑著「你知道嗎,其實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我就對你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直到剛剛看到你煮菜的樣子,我才確定那種熟悉感是怎麼一回事。我有一個弟弟,他和你一樣喜歡作菜,笑起來和你一樣好看;但很不幸的,他在十八歲那年生病去世了。」說到這兒,她停頓了下,眼眶裡閃耀著晶瑩。

「我很遺憾。」

「不好意思,講了這麼多奇怪的話。」發現自己失態了,李智律快速整理情緒,再次換上明媚的笑靨「我想說的是,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請常來家裡玩吧,我喜歡聽你們說圭賢的事,喜歡和你們相處的感覺,也喜歡家裡這麼熱鬧。」

那誠摯的眼神和突如其來的邀約讓金厲旭有些不知所措,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李赫宰趕緊把話接了過去,笑著說有時間的話一定會再來作客。

 

 

 

 

離開時,曹圭賢送李赫宰和金厲旭到樓下。

在金厲旭上車前,曹圭賢輕聲喚住他,說了句謝謝。

交會的眼眸、恬淡的話語,在兩頂平行的傘下,言傳意會。

 

 

 

 

 

 

 

 

「你想確認的事情有結果了嗎?」車裡,李赫宰問。

「看來,他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金厲旭平靜的說,把手伸出車窗外,接下夜裡最後一滴雨「但我相信,他們會幸福的。」

 

我相信你會的,曹圭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腦送修前最後一更。

是的,我的電腦壞了TTTTTTTTTTT

在經歷無數次當機後,我決定要送它去看醫生了。

所以在更新完這集後暫時無法回覆留言,請等等,我一定會好好回應大家的愛(X)的關注(O)的!!!

謝謝從水底冒上來&一直在水面上的大家在看完文後留下足跡,真的真的非常感謝,那些都是動力啊啊啊啊啊!!!

然後莫名的又是在奇怪時間發文(汗) 先晚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