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滴滴答答下了整夜。

在破曉時分停歇,隨著日出逐漸明朗清晰,透亮整座天空。

被雨洗禮後的城市,散發一種乾淨涼爽的清新氣息,殘延的春意似乎也跟著青翠茂盛。

金厲旭推開落地窗,縮了縮頸子,呼吸清晨的空氣;伸了個懶腰,沐浴在陽光灑落下的層層躍金裡,百無聊賴。

一圈圈光暈透過棉質毛料,和煦而溫潤,暖烘烘的。

明明一片大好春光,卻是意興闌珊。

 

在電子琴邊坐下,修長的手指有節奏地穿梭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畫出優美弧度、交織美妙動聽的音符,琴聲婉轉悠揚。

一陣風從窗外吹來,純白色的窗簾漫天飛揚;樂譜從琴架飄落而下,捲著翻飛的長簾散落一地。

沒了琴譜,金厲旭索性閉起眼,聆聽、感受,沉浸在音樂醉人的國度裡,也沉浸在自己美麗而哀愁的回憶裡。

 

 

 

 

過去整整一個禮拜,透過朴燦勳的關係,金厲旭幾乎是不分日夜的待在拍戲現場看戲。

從劇情的張力、人物關係的對立和角色內心的剖析作為靈感來源,想到什麼就記在紙上或錄在手機裡,回到家後再用電子琴編曲。

不正常的作息讓他原本乾淨的臉龐長了幾顆痘子、有些內分泌失調,眼窩下的黑眼圈更是嚴重,連冒出的鬍鬚都無暇理會。

在曲子完成那天,他顧不得當時已是深夜時分,傳了訊息給姜宇斌詢問何時驗收曲子;而一向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姜宇斌自然是二話不說,馬上約了他到公司聽曲。

第二次驗收的情況頗為理想,姜宇斌終於露出滿意的表情,直說著自己果然沒找錯人。

頓時,金厲旭感覺如釋重負,完完全全的鬆了一口氣。

終於,達到宇斌哥的期望了。也終於,拿出該有的水準、不愧對自己作曲家這個身分了。

 

回到飯店梳洗完畢後,大字型躺在床上。

奔波了一整個禮拜,本該是累到沾枕即眠,此刻卻是輾轉難眠。

曲子順利寫出來了,是該開心的;但代價是,得挖掘自己早已壓進內心深處的傷口,越挖越深、越深越痛。

金厲旭清楚明白,自己曲子裡缺少的是什麼。而缺少的那個部分,是他最不願意觸碰的部分。

像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打開,便是災難與苦痛的開始。

 

他想起了和那個人分手的那天,自己竟然能微笑著說出那麼殘忍的話,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還真是無情到可怕;

想起了在自己提出分手之後的某段日子,那個人對自己的態度的轉變,讓自己從平淡的期望變成深深的絕望的過程,不禁冷顫連連;

也想起了在宣布解散的當晚,那個人在電話裡留言給自己的那段話,像是大夢初醒般、讓他明白了些什麼,而選擇在那個人結婚當天留下禮金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首爾。

 

雖然他明白自己始終不可能完全地灑脫。

 

那天在曹圭賢家,氣氛沒有想像中的尷尬,和他的互動也沒有想像中的艱難,還是可以閒話家常、互道彼此長短;對於李智律,原本以為會是最難以克服的關卡,沒想到自己卻是出乎意料的挺喜歡跟這個女人相處的感覺,甚至在心裡感嘆曹圭賢真是個眼光不俗的幸運男人。

但,當他看見客廳的五斗櫃上,相框裡放著夫妻倆典雅脫俗的結婚照時,還是不免的感到淡淡的憂傷。

不過只是淡淡的、淺淺的,憂而不傷、傷而不痛,僅此而已。

這是自己的選擇,沒有後悔的餘地,也不允許可以後悔。

 

 

 

 

 

 

 

 

OST製作相關人員在公司舉行一場會議,討論第一次錄音的細節和流程。

除了主打曲是由金厲旭製作、朴燦勳和曹圭賢合唱之外,加上獨唱曲和其他合作曲,總共收錄六首歌。

合唱曲的歌手名單出爐,令在場所有人頗為振奮。

 

 

合唱曲最終決定人選—

 

 曹圭賢

 Tiffany黃美英

 金鐘鉉

 Krystal 鄭秀晶

 D.O. 都暻秀

 

 

想著在錄製當天可以見到那些現今正活躍於螢光幕前、或是已退居幕後的大明星們,團隊裡注入了一股活力和新氣象。

這其中也包含曹圭賢和金厲旭的期待,對於能重遇好久不見的後輩們,抱持著滿滿興奮雀躍的心情。

 

 

會議結束。

離開時,曹圭賢在門口向金厲旭說了聲恭喜,祝賀他寫出令所有人驚艷的好歌曲;金厲旭也微微點頭向他致意。

他們穿越過長廊,準備搭電梯下樓。卻在經過某間練習室時,同時停下了腳步。

練習室的門是關著的,只能從門板上方的透明玻璃往裡看去;裡頭沒有開燈,卻有個身影映在牆上的整片全身鏡中,靜默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那是他們的小師弟,朴燦勳。

 

曹圭賢推開門走進去,按開電燈,瞬間一室明亮。

突如其來的光線刺入瞳孔,朴燦勳一時無法適應,瞇著眼、站起身,在看清楚眼前的人後便乖順的打著招呼。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我......在想事情。」

見朴燦勳一臉心虛急忙低下頭的模樣,曹圭賢一副了然於心的問「跟女朋友吵架了?」

「不是啦哥,我還是新人,哪有膽子談戀愛。」

「不然怎麼愁眉苦臉的?」

感覺朴燦勳似乎有所顧忌而欲言又止,金厲旭關上門,走到他身邊輕聲說「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麼困難?說出來吧,也許我們能幫得上忙。」

「那,我說了以後,哥不可以覺得我很奇怪或是什麼的喔。」在得到兩位哥哥的允諾後,朴燦勳才敢放心吐露「就是,公司不允許我和團裡面的另一位成員走太近,說什麼要有距離感,才能抓住飯的心。可是我不明白,大家都是兄弟、是同一團的團員,為什麼要故意裝不熟呢?這樣刻意的生疏讓我覺得心裡很不好受。」

「燦勳啊,看來你還沒習慣CP遊戲的模式呢。有時跟那位親近、有時疏遠,若即若離的感覺讓飯們看不透,這樣才有話題啊。」

「所以厲旭哥跟圭賢哥也被安排過玩這個遊戲嗎?這樣心裡不會覺得怪怪的嗎?在做親密互動的時候,也不會覺得那樣很奇怪嗎?」

問句一出,瞬間金厲旭僵了臉;語塞片刻又故作鎮定的回答:「我們都明白那樣做只是配合公司的政策,再怎麼裝不熟,私底下感情還是很好的。親密互動就當作是對成員的愛,不用想太多。你看,曹圭賢現在都結婚了,以前有他配對的CP可不少啊,所以CP遊戲什麼的不用太認真啦。」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朴燦勳在聽完金厲旭的一席話後,有種豁然開朗的輕鬆。但下一秒,卻因為曹圭賢突然丟出的一句話,讓他再次陷入疑問裡、並且更加迷惑了。

「我可從來沒有假裝過,也一直都是認真看待這件事。」他說,強烈炙熱的眼神對上了視線「因為那對我來說不是遊戲,而是我的真心。」

 

 

 

 

金厲旭幾乎是甩門而出。

在大廳門口顧不得眾目睽睽,用力甩開了曹圭賢抓住自己的手。

「你真的是瘋了。」

「我說的是實話。」感受到四周注目的眼光,壓低聲音「我不像你那麼會假裝,可以把那些事情都解讀成工作。難道當時我對你的真心,你全部都當成是工作、是遊戲嗎?」

「過了這麼多年,你怎麼就是不能變得成熟一點?」他說,眼神從微慍轉變為一種深慟的哀戚「我說過吧,這樣子的你,遲早會毀了我們。」

然後轉身,按開大門。門外大雨傾盆,風雨飄搖。

淡漠地留下一句話,之後便消失在雨幕中。

 

「這就是我討厭你的原因,曹圭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