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哪位?』 對講機那頭傳來輕柔的女聲。

金厲旭愣了愣,擱在電鈴按鈕旁的手指有些發顫。

「不好意思,我們是曹圭賢的朋友。他喝醉了。」李赫宰湊過去通話口簡扼的說明著。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馬上開門。』

過了一會兒,門板後傳來轉動鎖條的聲音,然後門拐咿一聲的開了。

「圭賢的朋友嗎?給你們添麻煩了真的很抱歉。」說話的是個高挑白淨的女人,五官別緻,往後梳的頭髮露出飽滿光滑的額頭,氣質翩翩。

金厲旭腦袋裡的第一個想法是:果然是曹圭賢會喜歡的類型啊。

曹圭賢結婚那天,自己只是放下禮金就走,連會場門口婚紗照裡新娘的模樣都沒看清楚,也記不起喜帖裡新娘的名字是什麼。

好像姓李來著,比曹圭賢小兩歲,有著家族世交關係的女孩。

「不要緊的,這小子惹過的麻煩可多著呢,喝醉還只是小事。」李赫宰親切的笑了笑,三人合力將曹圭賢安置到房間床上。

 

回到客廳後,李赫宰說自己跟金厲旭以前是曹圭賢的隊友,女人似乎有些驚訝,然後告訴他們自己很少接觸演藝圈這塊,當初認識曹圭賢的時候也是聽他提起才知道這個身分。

「他一定很挫折吧,竟然有人不認識他呢。」金厲旭淡淡的說,漾起一抹溫吞柔和的笑容「但也因此感到幸福吧。」

這不就是曹圭賢想要的嗎?沒有偶像光環、拋開知名度和藝人身分,只因為他是曹圭賢而喜歡的,這樣單純的感情。

女人看見金厲旭眼底似乎沉浮著些什麼,卻不明所以,而露出些許疑惑。

「不過我說弟妹啊,圭賢的手機裡怎麼找不到妳的名字呢?最後是看身分證才知道該送他回哪裡的啊。」李赫宰從口袋拿出曹圭賢的手機交到她手上,抓著腦袋嘀咕「身分證上也是寫著叫李智律的啊。」

「那個,我們....是用愛稱啊。」紅著臉低下頭。

「欸咦~原來是這樣啊。曹圭賢這小子真是,以前不是說愛稱什麼的很彆扭嗎......」李赫宰獨自興奮的說著,在發現身旁兩人表情有些僵硬後,才把話題帶過,轉移到噓寒問暖上。

最後李智律再三的道謝,並邀請他們下次來家裡作客,讓他們拿了些自己做的點心後才送客。

 

 

 

 

坐在副駕駛座、裝著點心的盒子擱在腿上,金厲旭還有些恍神。

不論是收音機裡播放的搖滾樂,或是從一旁駕駛座傳來李赫宰滔滔不絕的話題,都傳不進他耳裡、攪不進他的思緒。

「喂金厲旭,」一個大轉彎,李赫宰猛的把車停靠在路邊,轉向副駕駛座的方向嚷道「你給我振作點!」

「什麼振作,我又沒怎樣......」在金厲旭還沒講完接下來的句子前,李赫宰用力一拉,把他扯進懷裡,單手摟住。

「哭吧,哭完後再打起精神。放心哥不會告訴別人的。」

「我才不像哥一樣愛哭呢,而且又沒什麼傷心的事我幹嘛哭。」倔強著,眼睛卻越來越痠。

「明明知道會見面的,當初為什麼要答應?」

「這是我想做的case,而且我以為有我參與在內的計畫他會拒絕......」

「很辛苦吧。」手上擁著的力度增強了一些。

「比想像中困難。」眼眶發燙、視線開始模糊。

「為什麼不挽留?你知道只要你開口,這個婚他不會結的。」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我不能啊。」哽咽著吐露出語句「他遲早得去過他該過的人生。」

車窗隔絕了車內的聲響。

搖滾樂、呼吸、話語、啜泣。 所有聲嘶力竭,靜止。

 

 

 

 

躺在飯店的大床上,電視裡播放著即將要譜曲的電視劇。

交曲時間一天天逼近,卻什麼也寫不出來。

角落電子琴架上的樂譜零零散散的,上頭的音符也是,不成旋律亦沒有生命力。

金厲旭望著天花板發呆,準備按下搖控器把電視關掉。

螢幕裡傳來的一段台詞打進了他的耳膜—

男主角在離開家鄉前牽住女主角的手說:「我不能自私的要你等我。」;

女主角笑得溫柔,說:「除非你不再愛我,不然結束這樣的話,我不會對你說的。」

 

轟的一下,掉進了回憶裡,深陷。

 

某個夜晚,那人如往常一樣抱著筆電坐在床上打電動,完全無視於隔天就要出發去台灣現在應該整理行李這件事。

即使又推又拉,甚至威脅著說要拔掉筆電插頭,那人仍舊不為所動,專注於在遊戲廝殺中。

直到金厲旭有些生氣的丟下一句『你自己看著辦吧,我要去睡了。』然後頭也不回的往房間外走,曹圭賢才捨得離開遊戲,起身去把人給拉回來。

「厲旭啊,這次去台灣,我想找個時間跟爸爸見面。」在要睡下前,曹圭賢輕摟著他說。

「是該見見伯父,讓他看看你最近長了多少肉。」捏起曹圭賢臉頰上的一團肉,呵呵笑著。

「跟我一起去好嗎?」聞言,金厲旭抬起臉,不解的望著他。曹圭賢凝視著懷裡的人,換上一副認真的表情「我想把我們的事情告訴爸爸。」

「你瘋了嗎曹圭賢!」金厲旭推開他坐起身。

「反正早晚要講的,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曹圭賢也坐起身,拉住眼前瞪著他情緒激動的人「我想要家人的認同和支持啊,厲旭。你說要等到對的時機再說,可是那是什麼時候呢?會不會我們一直等不到,要一直這樣隱瞞下去?跟你在一起是件美好的事,我不想用謊言來掩飾。」

「我也想早點向家人坦承、得到他們的認同,但絕對不是在這個時機點。」

「那你告訴我,什麼才是對的時機點?」握住的手緊緊的、帶著微微怒氣「你根本只想逃避,沒有想過面對。」

「我沒有。」用力的掙脫、甩開「很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談。」

「我不會改變心意。」背對著翻身下床的金厲旭,曹圭賢平靜的說,不帶任何情緒。

金厲旭停下腳步,望著那人的背影,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那就分手吧,如果你堅持這麼做的話。」

在語尾落下的同時,還來不及反應,身體被重重壓在牆壁上,動彈不得。

「你再說一次。」眼神凌厲。

「總有一天我們會分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不如就在這裡結束吧。」對上那雙冰冷幽暗的眼眸,聲線乾澀。

「你是真心這樣想的嗎?」伸手扣住他的下顎,有什麼在眼裡閃動著「回答我。」

「不是。」那人很少哭,卻在自己面前流下了眼淚「我只是不希望你衝動。」

那人的唇覆了上來,然後是一陣激烈的吻。帶著鹹鹹味道的吻。

「你不希望我告訴爸爸我就不說了。」結束這個吻後,曹圭賢貼著金厲旭的鼻尖,直直看進他眼裡「我不喜歡你說那樣的話,以後不准說了。」

「那如果有一天,是你對我說這樣的話呢?」

「我們不會分開。」曹圭賢輕咬他的唇以示不滿「除非你告訴我你不想再繼續下去。在此之前,結束這樣的話,我不會對你說的。」緊緊抱住,低語「永遠不要對我說這樣的話,不要這樣對我,好嗎?」

 

 

然而最後,我還是選擇做那個壞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C
  • 愛稱個頭啦!!!!!!!!!!!!!!!!(又再次放錯重點XD)
    把曹金圭的怪老婆(?)趕走啦~(扭)
    啊啊啊~小旭旭我陪你哭(走開)

    歐逆逆逆逆逆:))))
    超級想你的(咦?)
    希大要回來我的腦袋開始不正常了....(嘆)
  • 欸是曹圭賢自己跑去結婚的應該要怪他不是怪他老婆吧XDDD
    嗚嗚金柳物不要哭,其實赫宰哥是個不錯的男人可以考慮一下(不要亂說wwwwww)

    咦咦咦我們不是每天都用留言聊天嗎XD
    希大啊~可惜台灣場盼不到他退伍,我都還沒看過希澈生人呢QQ

    EC 於 2013/08/04 13:3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C
  • 好啦我知道現在赫旭當道嘛!(誰跟妳說的?)
    小旭旭快奔向李窄窄的懷抱吧(欸)

    哈哈對啊每天的深夜TALK~
    很開心^____^
    啊歐逆我有+妳賴欸(默默XD)
  • 我超喜歡赫旭的啊!!!
    不過他們在我心裡就是感情很好的哥哥跟弟弟啦XD

    嗯我看到囉~~~
    可是LINE我很少用耶,可能你傳訊息給我我要過好幾天才會看到這樣XD

    EC 於 2013/08/04 22:55 回覆

  • 悄悄話
  • Carrie Lam
  • 呀~~~~!!! TW SS5 還有兩天就起跑啦!!!!! ><
    在 fb 看到 KW 的應援物都漂亮死了!!!! T^T 不過我也不能再花錢買這些了xDD
  • 好可惜這次我都沒拿到KR的應援物QQ
    超怨念的啊TTTTTTTT

    不過我有買寵壞七周年的商品
    現在就等它寄來了KEKE

    EC 於 2013/08/15 18:1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曉婷
  • 這一篇又讓我莫名的心疼了

    金厲旭真的就是那種寧願自己當懷人也要成全他人的人
    明明挽留就可以留住曹圭賢
    但他還是選擇不開口,這點讓人心疼阿

    是說曹圭賢的擇偶條件真的超符合他個性的
    要一個不知道她偶像光環的女孩真心愛他

    我可以做到阿哈哈哈
  • 我也可以做到(舉手)(←你走開XDDDD)

    這篇的金柳物真的很悲情啊TTTTTT
    不像現實中曹圭賢完全把他當公主(?)在對待兩人超甜蜜這樣XD

    EC 於 2013/11/13 23:24 回覆

  • 閃亮著,那片海
  • 喔某!一定是我老了所以感觸才又更深哈哈

    明明知道這樣的關係難以得到大家認同
    但是為了能接受眾人祝福並且將自己全心全意愛著的那人介紹給大家知道
    因此曹圭賢選擇攤牌這一切
    他是多想讓大家知道金厲旭是個多美好的人
    他也想得到家人的認同阿
    看到這樣的圭賢讓人覺得心塞

    但是金厲旭才是讓我心疼的人
    他選擇當了那個壞人,那個親手斬斷感情的壞人
    愛的有多深,在他放手時就會有多痛阿
  • 你年紀才多大敢在那邊叫老XDDDD
    小心這裡的姐姐們圍毆你XDDDDDDDDDDDD

    在這裡我也比較心疼金柳物(←這人有心疼曹圭賢過嗎ww)
    誰會想選擇做壞人呢?但因為在乎、因為愛,所以選擇狠下心,即使你會因此而不諒解而恨我,我也還是得把你推開。TTTTTTTT

    EC 於 2015/08/09 17: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