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眩。

不是因為太陽火辣得睜不開眼、空氣乾燥悶熱,也不是碧色波浪和藍天繾綣成一線、被光線照耀得閃閃發亮的沙灘那畫面太過美麗不真實。

而是不遠處,那個站在海岸線邊緣踩碎一波波襲來的浪,向自己揮著手的人。

 

海風吹亂了他淡紫色的鬆軟捲髮,臉頰曬得紅紅的,眼睛瞇成一條線;

夏威夷風格的花襯衫和短褲,打著赤腳興奮得跳來跳去,笑得純真燦爛。

一瞬間,熱浪襲捲住整個空間,奪取了視線。心跳得好快、好快、好快...........

如果夏威夷是天堂,那麼他,就是我的天使吧。

 

可是天使也是會惹人生氣的啊。

明明說過太頻繁更換髮色對頭髮很傷,看看赫宰哥就知道了,頭髮乾躁得跟稻草一樣。

在他頭髮還是深紫色時,我想既然是為了專輯而做的新嘗試、紫色又是他最喜歡的顏色,偶一為之也沒有什麼不行;結果這人像換衣服一樣的更換髮色,一下藍、 一下橘、一下粉、一下金,根本是在跟赫宰哥比誰會先禿頭。

唸了他幾句,他卻噘著嘴說:「所以如果我沒有頭髮你就不喜歡了嗎?你好膚淺。」然後把我趕出房間好幾天都不讓我進去。

什麼嘛,我是關心你耶。

不過算了,反正頭髮是他的,後來我們也和好了。

可是音樂劇那件事我真的很生氣。

工作上的事我們一向不互相干涉,親密接觸甚至是BOBO,只要是工作需要都沒關係。

但是BOBO就BOBO,為什麼在親完之後還要跟女主角相視而笑?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那雙水一樣清澈明亮的眼睛有多好看,輕眨幾下,鋪在眼瞼上的睫毛又長又密,像是可以把魂吸進去似的。

我想他是知道的,所以每次吵架的時候都會用那副無辜的眼神看我,讓我沒辦法不心軟。

所以我才生氣的嘛。

因為這件事我們冷戰了好一段時間。

雖然不願意先讓步,但我還是忍不住先示好。

某天,他正煩惱著要怎麼清潔那隻粉絲送的巨型長頸鹿,我自告奮勇的幫著他一起替長頸鹿洗澡。那天,他對我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前陣子去北京,他和哥哥們在舞台上一起捉弄著作MC的我,證明他氣消了。

雖然是有驚無險的結束了這場僵持,但總覺得心情不舒坦。

是不是該做些什麼,取回主導權呢?

 

 

 

結束拍攝後回到飯店房間,幾個溼溼的腳印從門口一路延伸到浴室門外的地板上。

門裡頭除了水聲外還夾雜著愉悅的歌聲,看來他心情很不錯,度假一般的氛圍讓他整個人放鬆下來。

放鬆到連門都忘了鎖。

轉開門把、輕而易舉的進入浴室。洗手台裡泡著沾了泥沙換洗下來的衣物,霧面浴簾後是那人若隱若現的背部線條,曬成小麥色的肌膚在蒸騰的水氣裡顯得格外迷濛。

不禁口乾舌燥了起來。拍拍腦袋,告訴自己不要亂想,得先辦正事才行。

拿出手機,對準眼前毫無防備、那副美好的軀體,調整好焦距..........

喀擦—  喔某,我忘了把快門的聲音關掉。

那人馬上轉過頭來,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隻受到驚嚇的小動物。

接著是一陣驚天動地的驚叫,大小不一的瓶罐猛地朝我飛來。

匡噹—  這次我是真的暈了。

 

「把照片交出來。」整個晚上他不斷重複這句話,臉臭得很。

「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就交。」頭上被砸到的地方還在痛,卻不影響我計策成功的好心情。

哼哼,現在主導權回到我手上了吧。

其實我的要求也沒有很過分,只是要他別再隨便對女演員笑,我們的小師妹LUNA也不行。

而且我壓根沒想過把照片給別人看。他的身體只有我可以看,其他人就算是哥哥們也不行。

他卻輕易的相信了我的威脅,緊皺著眉、滿臉苦惱的樣子,讓我想更過分一點的壓榨他。

「都說了是工作。你還不是有在音樂劇裡..........」

「那怎麼會一樣。我可是一次都沒跟對方對到眼啊,完全把她們當石頭。」

「我又沒怎樣.........」

「有,你這樣。」我湊過去,捧住他的臉吻上「這樣對她笑。」然後學著他羞澀靦腆的笑容。

「呀!我才沒笑得這麼噁心。」他把我推開還順便瞪了我一眼。

看他又氣又羞的模樣,我壞心眼的想再繼續捉弄他,不過看他好像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最後還是不忍心的妥協了。

 

 

 

隔天在出發去機場的車上,他把我的包包搶了過去,說什麼要檢查手機以外的其他電子產品裡有沒有偷存昨天那張照片。

欸欸,這人疑心病會不會太重,都當著他的面刪除了不是嗎。

一直到下車前,他還執著的刷著平版電腦,鷹一般的眼神將相簿裡的照片一張張掃射、檢視,連經紀人哥喊他都沒聽到;我拿起他的包包,告訴他我們交換,等上了飛機隨他檢查。

九個多小時的航程中,他緊緊抱著我的包包,不管是吃飯或睡覺,連上廁所都是揹著去的。

只要我一靠近他的座位,他就會立刻驚醒,然後露出警覺的眼神。

那模樣活像隻炸毛的刺蝟令我不禁失笑,換來的是他兇狠的白眼。

 

出了機場,他趕著去錄KTR,上了保母車匆匆離開。

這個傻子,KTR的腳本在我這裡啊。而且他這人有『不塗BB霜不能露臉』的堅持,化妝品保養品什麼的也都在他原本的包包裡啊。

沒辦法,只好作一回貼心好情人了。

 

看見我帶著他的包包過來,他沒有像早上一樣板著一張臉,而是漾著淡淡的微笑。

跟工作人員打過招呼後,他拉著我到洗手間,關上門後輕輕擁住我。

他說,本來想著到夏威夷可以好好享受度假時光,結果又跟在韓國的時候一樣起了爭執,他覺得很難過也很抱歉;我摟緊他的腰,告訴他我也很抱歉好好一個假期搞成這樣,等下次真正放假的時候再像去年一樣一起去國外玩。

他把頭埋在我的胸口,小聲的說:「我們圭不要生氣了喔。」

我吻著他的髮,笑著。每次他甜甜的喊著我的單名,都會讓我感到心頭一陣酥麻,然後融化,哪還記得要生氣呢。

當他抬起臉向我索吻時,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他拿起手機瞄了一眼,臉瞬間垮了下來。

我的直覺是:我死定了。

 

發件人:最強昌珉

『厲旭啊,昨天圭賢發了一張加密的照片給我,要我好好保管,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看到,特別是你。我覺得那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是把它交給你吧~先這樣囉,改天再約喝酒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