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跟著我。」金厲旭白了眼走在自己身後,那笑嘻嘻滿臉不正經的人。

「出去的路就這條啊,怎麼只有你能走嗎。」曹圭賢憑藉著身高差,投以一個斜眼。

這樣的對話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在公司的大廳上演。

「停車場不是往這邊走吧。」

「車子送修了。真是的,好歹也是高級進口車啊,才買沒幾年就壞了,你說誇不誇張.......」

不理會曹圭賢的喋喋不休,金厲旭逕自走到大門口。

「我走了,明天見。」頭也不回的邁開步伐。

行進了好一段路,那熟悉的氣息依舊圍繞在四周。金厲旭轉過頭,發現曹圭賢靜靜的跟在自己後頭,眼角溢著柔和與寧靜。

「呀!還說沒有跟著我?!」

「不是說了我沒開車嗎,只能搭公車回家了啊。」曹圭賢把手搭在金厲旭肩上「吶,什麼時候我們厲旭變得那麼自戀,整天妄想著別人在跟蹤自己啊?」

「我怎麼知道你住的地方這班公車也有到。」金厲旭煩躁的撥開那隻壓住自己的手「還有,我最討厭比我高的人搭我的肩。」

「抱歉。」曹圭賢識趣的鬆開手「不過,要找到比你矮的男人好像很困難耶。」

「呀!!!」

 

 

 

 

上了車,金厲旭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位子;本來打算一屁股在臨近座位坐下的曹圭賢,在被金厲旭狠狠瞪了一眼後,只能撇撇嘴,乖乖的坐到另一頭去。

掛上耳機,金厲旭閉起眼,讓思緒沉澱。

再次見到這個人,心裡面說不清是什麼感覺。不至於是完全抗拒接觸,卻沒辦法雲淡風輕,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模式相處。

想著不如維持工作上的關係就好,那人卻總像從前一樣的纏著自己。

可自己已經沒辦法將那人像從前一樣對待了啊。

嗡嗡— 突然震動的手機讓金厲旭嚇了一跳,在看見螢幕上亮起的發件人姓名時翻了個白眼。

『睡著了?』

『有話幹嘛不當面說,傳什麼訊息啊。』

『因為你不讓我坐你旁邊嘛。』

『所以你有什麼事?』

『剛才開會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你問這什麼問題,當然是在想開會討論的內容啊。』

『我看你一直盯著那個小師弟,以為你腦袋裡產生了什麼不純潔的思想。厲旭啊,那可是我們即將要合作的對象,就算骨子裡是頭狼也不能動歪腦筋啊!』

『管好你自己就好。』

『噢,難道真的被我說中了嗎?』

金厲旭抬起眼,再次朝座位那頭狠狠瞪去。接收到這個眼神,曹圭賢裝著害怕的露出了一臉無辜。

『我只是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某人的蠢樣。』

『某人不會是指我吧。』

『自己想。』

接著好一段時間沒有動靜。

正當金厲旭打算繼續閉目養神時,螢幕又亮了。

『伯父伯母還好嗎?』

『不當偶像後,多了時間陪他們,全家人一起出國散心什麼的,挺好的。曹爸爸曹媽媽呢?還有雅拉姐,他們都好嗎?』

『好到不能再好了。』

『嗯,那就好。』

『厲旭啊。』

『嗯?』

又是一陣沉默。只有響起的下車鈴和乘客的腳步聲和交談聲在空間裡並列交錯。

想起好幾次曹圭賢都是這樣欲言又止,這次金厲旭沒有表現出不耐煩,選擇安靜等候。

即將到站時,訊息抵達。

『我們,還是不是朋友?』

 

 

 

 

「呀曹圭賢,難得出來聚聚,你擺著一張臉是什麼意思啊?!」有些微醺的李赫宰用不小的音量吆喝著。平時鮮少喝酒的他,在接到曹圭賢的邀約電話後,便決定好好喝上一輪。怎知到了飯館,邀約的人整晚沒幾句話,獨自喝著悶酒,反倒是金厲旭挺來勁的拉著自己灌了好幾瓶燒酒。

「抱歉啊哥,最近晚睡精神不太好。」

「欸咦~原來是這樣啊。」李赫宰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湊過去低聲說「父母想抱孫子,催你了吧?」然後賊賊的笑著。

「不是啦哥。」曹圭賢有些尷尬的站起身「我去洗把臉再回來。」

「喂,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啊?」感覺氣氛有些不對,李赫宰悄聲問道。金厲旭只是搖搖頭,拿起桌上的酒瓶,替兩人的杯子斟滿酒。

「當初聽到你們要一起合作的消息,我差點沒嚇傻。現在看來,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吧。」

「赫宰哥,你說,和舊情人,還有沒有可能做朋友?」就這麼忽然的丟出一句。

李赫宰一驚,握住杯子的手微微顫動了下。不過很快的恢復鎮定,舉起杯子一口飲盡。

「有啊,但前提是你已經放下對那個人的感情了。」

「果然是這樣啊。」望向不遠處從洗手間出來,眉角和瀏海都還滲著水珠的人,淺淺苦笑著「我想,我們一輩子都無法回復到那樣子的關係吧。」

 

『我們不是朋友。是作曲家跟歌手的關係,不會再更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 的頭像
EC

You Are My Endless Love ♥

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